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入门功法

混元真火小说:第30章 入门功法

编辑:无限诗情更新时间:2021-07-22 21:50:19
混元真火

混元真火

一个“失去记忆”的男子,在悬崖绝壁下醒过来;一本“九元通关”详细图解,传说也可以使人超凡入圣;两块奇妙的死恶夜令牌,拥用着不可思议的魔力。一个神秘的的代号--“长生四号”,竟再过几分钟,他就要穿越回到两千年前的明月大陆了,那里究竟会是怎样的情景,会发生些什么,能否成功找到并带回“九元通关”图解,完成伟大元首交给他的光荣任务,石小陵心中丝毫也没有底。。

作者:吕小丰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石侯希白通过这两天跟余家人的一些交谈和私下里深度阅读东尼大木的那本记事儿小册子,了大体深入了解到现如今明月大陆上的高手都有简言之底蕴的独门内功,武技招式诚然最重要的,但大家好像都更“自己身体内时不时涌动的那股火热能量也许也是内功的一种吧。”石子陵这么想着便先挑了一本修炼内功的书看了起来。。...

精彩章节

石子陵通过这两天跟余家人的一些交谈以及私下阅读加藤鹰的那本记事小册子,已经大致了解到现今明月大陆上的高手都有所谓深厚的独门内功,武技招式固然重要,但大家似乎都更看重内功心法的修炼。

“自己身体内时不时涌动的那股火热能量也许也是内功的一种吧。”石子陵这么想着便先挑了一本修炼内功的书看了起来。

他手上的这本书中记载,余家的内功心法源自于三清道教,余家的先祖本是三清教华山分教下的的一名俗家弟子,虽然资质平平学无所成,但毕竟也是玄门正宗一脉。这本典籍收录的正是三清教入门的功法,名为《真元运行法》,是三清弟子入门必学的功课之一。

这门功法简单易学,长久练习下,有固本培元强身健体之功。功法从最基本的呼吸吐纳方法讲起,配有绘满人体各大经脉穴道的图示,简单明了一看就懂。

石子陵粗粗翻看了一下,感觉很是欢喜,暗想照书中所写,自己身体里那股不时出现的热流应该就是所谓的真元无疑了,正要继续细看时,余大福推门而入。

余大福笑着对石子陵说道:“子陵,我问过老爷了,老爷说这几本典籍都只是些入门的基本功夫,并无大用的,你如果有兴趣的话尽管拿去看就是了,什么时候看完了再还回来就可以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些是祖传之物,其实送给你也是无妨的。”

石子陵大喜,说道:“那真是多谢了,三天后我们去松湖城之前,我一定如数归还。”

余大福笑道:“没事没事,那这几本典籍你就拿去看吧。你也真是奇怪,这些都是余家入门的粗浅功夫,你这位高手倒偏有这么大的兴趣。”

石子陵暗想自己其实是个太过莫名其妙的“高手”,连最基础的入门功法也完全想不起来,现在能有这样一个机会从头学起实在是求之不得,且看能否从中找回一些失去的记忆。

他拿了那本《真元运行法》,又挑了一本拳谱和一本剑谱,剩下的什么刀谱、点穴法、提纵术等都没有动,料想一时也看不了那么多。

正要回房时,余大福叫住了他,问道:“子陵,你还没挑好兵刃吗?”

石子陵一愣,这才想起自己是来挑兵刃的,忙把三本书往怀里一揣,走到那个放剑的柜子前挑起剑来。

只是他心里想着早点回房看书,对挑剑一事本就不怎么放在心上,稍稍看了几眼后,见有一把样式古朴的短剑看起来颇为顺眼,就随手拿了起来。

这柄剑比一般的三尺长剑要短一些,剑柄上刻着两个小字“破冰”。石子陵将剑拔出来一看,见剑身也比一般的剑要窄一些细一些,虽无什么出奇之处,但入手的感觉还是不错。

石子陵也懒得再挑三拣四,反正剑好剑坏他也不懂,便转头问余大福道:“大管家,我想要这把剑,可以吗?”

余大福当然满口说好,石子陵于是便拿了破冰剑,向余管家道谢一声后就回自己房间了。

回到房中,石子陵随手把破冰剑放在桌上,就拿出了那三本余家的家传秘籍。

他想了一想,决定还是先看那本《真元运行法》。这本书的内容并不多,而且浅显易懂,石子陵很快就看完了,当即就照书中所写练了起来。

所谓的真元运行,首先当然是在自身的丹田之内将真元一点一滴的积聚起来,积聚到一定程度,才能按指定的线路在身体经脉中运转开来。

按书中所述,要把真元在丹田中积聚壮大,直到足以在身体内运转开来,至少也需要一年以上的修炼功夫。石子陵依法调息,却是很快就将身体内的那股热能运转了起来。不过与书上所记载的不同,他身体内的这股热流在丹田中似乎很难积聚久留,反而都自然而然的流向了胸口的膻中穴。

而依法修炼后,原本体内常常涌动的这股炙热暖流很快就在膻中穴中大幅积聚成型,并大有跃跃欲试呼之欲出之感。石子陵也不多想,当即便照着书中图示上所画的经脉线路试着运转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石子陵缓缓站起身来,心中很是欢喜。他已然可以确认,自己身体内的那股强大热能必定是真元无疑。自己以前一定是修炼过内功的,而且一定下过多年的苦功,不然绝不会有如此强大的真元。

照这本典籍中所述,要想让真元在全身的经脉中穿梭运行毫无停滞,非得几年甚至十几年以上的修炼不可,而且必须修炼更高层次的功法才能做到,光练这本最基础的《真元运行法》是不可能做到的。

这本书中讲的都是一些真元运行的最基本的要领,普通人再怎样依法修练,也只能把自身的根基筑得更稳固深厚而已。若是将其用在武技招式上,虽然也可以增加一些威力,但要想突破身体里经脉中的层层天然阻碍,达到随心所欲的地步,则必须先把真元逐渐强化壮大,而这就需要修炼另外更加高层的功法了。

然而石子陵刚才却确确实实的做到了。在从头到脚依照典籍上所示意的真元运行路线试着演练了一遍以后,现在他已经能轻松地指挥体内的真元走通任何一条经脉,无论是手指头还是脚趾头,甚至是头发丝,只要他意念所至,真元立刻便可贯注其中。

这一切,当然不是因为他修炼了这本《真元运行法》,而是他本来就已经拥有了这样的能力。

这本典籍只不过明确地告诉了他真元运行的基本原理,然而一理通百理通,石子陵身体内的真元强大程度似乎远远超过了书中所描述的境界,书中所述的那些很难达到甚至不可能达到的程度,刚才他都一一轻易做到了。

一时间,石子陵甚感兴奋。按书中所述,深厚的真元是一切武技发挥威力的基础。现在的他已经能收发由心地控制身体里强大的真元了,如果再能配合上适当的武技,想来自保应该是没有问题了。想着想着石子陵又把目光投向了桌上的拳谱和剑谱。

接下来的几天里,石子陵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对余家家传武学典籍的钻研中,余家的这些家传武学典籍并不高深,却都是玄门正宗的入门基础功法,每本典籍都把武学的基本要义解释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对石子陵而言,这些典籍犹如开启宝藏的钥匙,每每试演之下都会触发他的灵感,一招普通的余家拳法,石子陵每次使出便会自然而然地想到很多书中没有的后招与变化,仿佛他对这路拳法已精研了多年似的。

石子陵在惊诧之余,更加肯定自己曾经在武学上下过苦功,将来要想恢复记忆,也许从武道方面可以找到相关线索。

不过他却不敢太多的回想过去,因为每当他试图回忆过去寻找自己失去的记忆时,依然会头痛欲裂痛苦不堪,严重时还会全身瘫软没有一丝力气,好半天都恢复不过来。

还好每当他握住那块“死恶夜令牌”的时候,痛苦就会有所减轻,让他不至于昏死过去。但就算这样,也并没有能让他找回失去的记忆。

即使是在武功方面,石子陵也不敢刻意去回想过去,只是依着余家典籍中所阐述的要义加进一些自己认为可行的变化加以演练而已,至于威力究竟如何,他心中并没有多少底。

三天一晃而过,已到了余家护送贺礼去松湖城的日子。石子陵不但已把最初的那三本武功典籍还给了余大福,还抽空看完了武库中余下的几本,感觉收获良多。

余大福对他在三天内看了那么多本武学典籍倒是一点也不奇怪,在他看来,既然石子陵可以打败磐安县的第一高手牛正英,那这几本记载着余家粗浅入门功夫的典籍又怎会在他眼里呢,估计石子陵也就是闲着无聊随便翻翻而已的。

这次的送礼队伍由余老爷的长子余正田与长孙余德平带头,加上二十来个护卫,牛正英和石子陵都在其中。

临行前,余老爷特意把牛正英与石子陵两人拉到自己的房间叮嘱道:“这次的贺礼除了一些土特产和一些玉石珠宝外,最重要的是我前些年去北方做生意时得到的一支百年何首乌。据牛师傅所说,凡有高手届临冲关破壁的关键时刻,有这样一支何首乌服下,定会颇有助益的。”

“现在时局动荡,盗贼丛生,本来我是很担心路上会有意外的,所以特地贴榜招人希望能多招几位帮手,所幸能有子陵这样的少年英雄相助,让我放心不少。”

余老爷又道:“我那位亲戚陈公照陈大人这次是五十大寿,说是亲戚,其实他只是我小老婆娘家的一个远房表亲而已,我跟他并不熟络。只是我在松湖城还有很多生意需要他关照,不得不巴结他而已。”

“现在的世道,像陈大人那样既能在叱咤榜上排到前百位的绝顶高手,又是松湖城城守苏大人的得力助手,巴结的人一定多了去了。子陵,我和牛师傅相交几十年,他选人的眼光我是绝对信得过的,这次路上还要请你多多费心才好。”

石子陵肃容道:“余老爷请放心,石子陵一定会尽力而为的。”

余老爷点头道:“对了,听大福说,你对武库中几本余家的祖传武学典籍很有兴趣,不知道看完了没有?需不需要再看几天?这几本虽不是什么秘籍宝典,倒也是‘三清教’的正宗嫡传,我自己觉得对修身养气是很有帮助的。你看我,七十几岁的人了,又不是什么高手,大家都说我看上去才不过五十多岁,哈哈……”

石子陵一想果然,余老爷面色红润身材挺拔,连头发都没有几根是白的,虽然比牛正英还要瘦削,但确实一点都看不出是个七十几岁的老人了。

石子陵说道:“余老爷你一定是从小就练那个《真元运行法》的吧,我也觉得那套功法虽然简单易学,但长久修炼,肯定会对身体益处多多。另外,书里写的一些武学的基本要义,让我有豁然开朗之感,说起来真是多谢你了。对了,这个‘三清教’一定是很了不起的名门大派吧?”

“有什么好谢的,”余老爷笑道:“你这位高手能看得上我们家传的粗浅功夫是我的荣幸才是。至于这‘三清教’么,唉,听说很久以前有所谓‘三清弟子遍天下’之说,可惜,数百年前与魔教在天门决战后两败俱伤,现在三清教早已不复存在了。”

石子陵心中暗道一声可惜。这几天他沉浸在余家的武学典籍中,深感这些虽只是三清教的入门基础功夫,却宏大方正,似乎与自己原先所学极为相合,好似打开了心中尘封的武库之门,自己与这三清道教有所渊源也不一定。既然有“三清弟子遍天下”一说,那自己以后应该多多留意才是。

此时余老爷的长子余正田走了进来,告诉他们外面的车队已经准备妥当了,余老爷又对儿子叮嘱了一番,这才把众人送出了门外。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