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悍女驯夫小说:第30章

编辑:对酒眉更新时间:2021-02-23 23:05:40
悍女驯夫

悍女驯夫

在江宁府最最有名的千百年古刹凌烟寺里,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正艰苦的爬着阶梯,而这位女子是我们的女主角夏过,夏过实际上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是二十一世界最更年轻的考古学一位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艰难的爬上了最高的台阶,双手撑着已经直不起来的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白色的雾气从嘴里散出来。抬头望着雄伟的大殿,看着匾额上“凌烟寺”三个大字,一脸喜悦:“我的个亲娘啊,总算上来了,累死我了。”。

作者:忧葛雪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刘斯曜趁没人特别注意到他便偷偷的的离开了了君悦客栈,落在了河里的那条飘着炊烟的船上。卿辰公子一袭白衣坐在船舱里,淡然地饮着面前的酒。望着刘斯曜前去,挥手示意他坐定。刘斯曜坐卿辰公子一袭白衣坐在船舱里,淡然地饮着面前的酒。看着刘斯曜前来,示意他坐下。。...

精彩章节

刘斯曜趁没人注意到他便偷偷的离开了君悦客栈,落在了河里的那条飘着炊烟的船上。

卿辰公子一袭白衣坐在船舱里,淡然地饮着面前的酒。看着刘斯曜前来,示意他坐下。

刘斯曜坐下问:“庄主。找我?”

卿辰公子点头:“是!两个人都喝多了,有什么打算?”

“属下觉得是个机会。”刘斯曜如实回答。

卿辰公子淡淡的回了一句:“那就好好利用。”

“是,那个黄枝倩心仪柳岩祉,为了他不惜从黄家偷跑出来,她会听话。相信黄婳婇明天一早起床就会问柳岩祉要休书的。”刘斯曜把自己的打算告诉卿辰公子。

卿辰公子嘴角微微一弯:“柳岩祉不会写。你现在要做的是帮黄婳婇制造一个机会,一个让柳岩祉非写休书不可的机会。”

刘斯曜一时间想不到什么好点子,看着卿辰公子忽然想到另一件事:“属下愚钝,请庄主指点。”

卿辰公子微微思索过后,嘴角微扬递给他一个小瓷瓶:“给柳岩祉或者黄枝倩。”

刘斯曜接过小瓷瓶,打量着上面的字:“合欢散?”心里一惊,他十分清楚这个药是起什么作用的。

“谢庄主。”刘斯曜拱手过后,便有些好奇的问,“庄主,你为什么不去见黄小姐呢?我相信她见到你自然会跟你走的。”

“她不会跟我走的,甚至不会见我。”卿辰公子淡淡的语气回应,但是眼里却透着一丝无奈。

如今她的身份是柳岩祉的妻子,她怎么会跟他走?哪怕见到他,她也会装做不认识。他也不想让她处在这么尴尬的境地。等有一天她不再是别人的妻子,他就会出现在她面前。他相信这个时间不会太久。想到这里又不禁微微一笑。

刘斯曜虽不是很明白,但是与夏过相处这么几天来看,她对柳岩祉好像没有男女之情。虽然她从未向旁人提过半句庄主,但是他相信她心里应该只有庄主。

柳岩祉睡下了,黄枝倩便从房间里走出来。刚一出门便看到刘斯曜在门外。她对这个人没有什么好感,所以也装做没看见与他擦身而过。

刘斯曜一笑:“黄小姐,也许我们可以坐下来聊聊。”

黄枝倩从一开始就认定他是黄花菜那边的人,所以也不太愿意跟他接触:“我想我们没什么好聊的。”说着便往玄字五号房走去。

刘斯曜没有拦他而是回了一句:“如果我能帮你得到柳岩祉呢?”

黄枝倩忽然停了脚步,但是没有回话。她跟他可谓素不相识,她凭什么相信他的话?但是她又不想错过任何机会。

刘斯曜看她停下脚步就知道她对他的话感兴趣了。但是他的话还缺少可信度,便微微一笑走到黄枝倩对面:“我喜欢黄婳婇。”

黄枝倩不是一个傻子,虽不完全相信他的话,但是这个理由却十分充分。便微微一笑:“呵,她可是柳岩祉的妻子。”

“没有夫妻之实的妻子。”刘斯曜轻轻的吐出一句话,然后又继续发出邀请,“现在我们可以坐下来聊一聊了吗?”

黄枝倩同样的笑容回应过去:“有何不可。”说着便微微示意了一下,二人进了玄字五号房。

刘斯曜在桌前的椅子上坐下,黄枝倩倒了一杯茶给他:“说吧,有什么打算?”

“黄小姐,快人快语,好!今天夜里我会把柳岩祉弄到你房里来,下面的事你知道怎么做了?”刘斯曜眼里露出一抹笑容,然后将合欢散放在桌上。

黄枝倩不禁脸红,她从黄府跑出来就没有回头路了。虽说如此她也想知道他的全盘计划:“那你呢?不会是跑到她的房里对她下药吧!”

“我的事你就不用管了,反正你在屋子里等着我把柳岩祉给你送过来便是。”刘斯曜一笑,“明天,黄婳婇看到柳岩祉在你的房间里,你说她会不会问柳岩祉要休书呢?”

黄枝倩微微一笑,但是心里却跟明镜一样,她可以接受他这个安排,但是也许她还需要做点别的事。跟黄婳婇生活了十几年,她什么秉性她比他了解。无论柳岩祉做了什么,她也不会让柳岩祉写休书的。即使柳岩祉写了休书,她也不会再嫁给别人的。

“那祝你好运了。”黄枝倩的笑容里参杂了几分嘲弄。

刘斯曜微笑着回应,便离开了她的房间。

黄枝倩却另有打算,即便如此柳岩祉真的娶了她,她也是做妾。柳岩祉不可能休妻的,只有黄婳婇真的消失了,她才有可能成为柳岩祉的妻子。嘴角不禁闪过一丝阴冷的笑容:上次弄不死你,这次看你还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打开包袱,掏出那个从鬼老头儿那里顺来的小瓷瓶打量着,眼里透着阴冷的光:“对不起了,我的好姐姐。”塞进衣服里朝后厨房走过去。

“醒酒汤煮好了,端出去。”厨师在里边喊了一句。

小二忙将刚煮好的醒酒汤端在手里,往外走正好看到枝倩:“姑娘,厨房重地,外人不得入内的。有什么需要吩咐一声便可。”

“哦!我就来看看醒酒汤好了没有,就是玄字二号和四号屋里的。”枝倩忙回应。

小二指了指手里的汤:“喏,这两碗就是!小的正准备送去。”

“要不我替你端过去吧!”枝倩忙热情的接托盘。

小二没松手:“那哪能劳烦姑娘啊!”

枝倩无奈总不能硬抢,那也太明显了,便只能微笑:“那真是麻烦小哥了。”

“没事儿,我们天天就是做这事的。”小二觉得这姑娘还蛮好说话的,便与她聊着天,“姑娘是那住玄字四号房的娘子吧!”

枝倩听着这话心里高兴,脸也不禁羞红了。小二一笑:“姑娘,别害羞,我们看人准着呢?那二号房屋里住着的两位都是姑娘,装成男装而已。”

枝倩没想到这小二眼睛这么尖:“小哥,可真是好眼力。”

说话间二人就到了玄字四号房,敲敲门长贵开门,二人便进去了,小二端了一碗放在桌上,招呼了一声便转身往外走。

枝倩吩咐:“长贵,把你们少爷扶起来。”

长贵转身扶柳岩祉。

枝倩忙掏出小瓷瓶在汤里下了点儿药,看着正要出门的小二:“小哥,换一碗吧!”

小二有些不解,但是还是听话的走近:“怎么了?”

“看他醉得这么厉害,把那碗多点儿的给他吧!”枝倩把桌上的那碗放进托盘里,然后拿了另一碗。

小二看着这两碗隔了一点点几乎是一样多,干嘛要换来换去,但是人家要换他也没话说。便端着碗朝玄字二号房里走去。

草儿接过醒酒汤道了声谢:“多谢小哥,这一碗不用全喝下去吧!”

“不用全喝下去,醒酒汤嘛!喝一点就可以了。不是说醉得越厉害就得喝得越多。你们一起的那个小姐非得换多的那一碗。”小二回了一句。

“哦?这醒酒汤,被那位小姐换过?”夏过问,脑子里有些疑惑。

“是呀!没有其它的事,小的先退下去了。”小二说完便走了。

草儿端着汤坐到床边:“小姐,喝点儿醒酒汤吧!”

夏过看了一眼那汤:“这么大一碗,不喝了!我又没醉。”

“小姐,听话,喝了吧!喝了人会舒服点儿。”小草仍旧在一旁劝着她。

夏过看着那碗汤,眉头一皱。又一脸乞求的看着草儿:“我可不可以不喝啊!肚子真的装不下了。”

“喝一点儿啦,就一点,不用喝完的。”草儿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夏过。

夏过无奈只得接过碗。

黄枝倩服侍完柳岩祉便朝玄字二号房走去,还未走近便听到里边传来黄婳婇的声音,那声音透着几分醉意:“草儿,喝!我们继续喝!拿酒来。”

“好好。我去拿酒。”草儿的声音又传来。

黄枝倩把窗纸戳破一个洞,偷偷往屋里看。正好看到草儿端着装醒酒汤的碗走到床边,“酒来了,快喝吧!刚说烫,现在不烫了。”

草儿扶着夏过喂她喝醒酒汤,她喝了几口,便推开:“这酒味道不好,不好喝,你喝!”说着就往草儿嘴里倒,一边倒还一边笑,“我们一起喝,哈哈,一起喝。”

黄枝倩不禁嘴角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因为她看到两人喝过那醒酒汤之后,面容变得扭曲,痛苦的捂着肚子,随之二人便倒到床上。

两个人一起死,想必黄泉路上也不寂寞。

夜色正浓,整个客栈静悄悄的,刘斯曜起身拨开玄字四号的门闩。点了长贵和柳岩祉的睡穴。

将柳岩祉扛到了黄枝倩的房间:“我点了他的睡穴。他一时半会儿醒不了的。”刘斯曜邪恶的一笑,语气十分的轻桃,“好好享用。”说完便快速消失了。

刘斯曜话虽很难听,但终究算是帮了她一个忙。手段有些卑鄙,可只要达到目的便可。那嘲弄的话她也不放在心里。

关上门回头满眼柔情地看着睡着的柳岩祉,轻轻走过去。心跳也不禁快了节奏,他此刻正安安静静的躺在她的面前。

伸手抚过他的眉毛微微一笑,柔软的指尖轻轻下移抚过他的脸庞。他生得真是俊俏。指尖轻碰着他的唇,脑子里浮现那日在后花园,那温润的感觉犹记于心。

合欢散。缓缓起身,拉上帐缦,轻解罗衫。屋子里微弱的灯光,映在那褪下来的衣衫之上。男人的、女人的一件件的散落到地上。

芙蓉帐暖,一室春光。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