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9章

悍女驯夫小说:第29章

编辑:对酒眉更新时间:2021-02-23 23:05:39
悍女驯夫

悍女驯夫

在江宁府最最有名的千百年古刹凌烟寺里,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正艰苦的爬着阶梯,而这位女子是我们的女主角夏过,夏过实际上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是二十一世界最更年轻的考古学一位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艰难的爬上了最高的台阶,双手撑着已经直不起来的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白色的雾气从嘴里散出来。抬头望着雄伟的大殿,看着匾额上“凌烟寺”三个大字,一脸喜悦:“我的个亲娘啊,总算上来了,累死我了。”。

作者:忧葛雪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他们又坐上马车,夏过一脸身心愉悦地跟他讲鬼老头的事,不多久一个大客栈掉入眼中:“我们就住这儿吧,顺道弄点儿吃的。”刘斯曜看了看感觉是家非正规的客栈便点了点点头:“好的。刘斯曜看了看感觉是家正规的客栈便点了点头:“好的。柳贤弟,我们就这儿落脚吧!”。...

精彩章节

他们又坐上马车,夏过一脸愉悦地跟他讲鬼老头的事,不多久一个大客栈落入眼中:“我们就住这儿吧,顺便弄点儿吃的。”

刘斯曜看了看感觉是家正规的客栈便点了点头:“好的。柳贤弟,我们就这儿落脚吧!”

柳岩祉看着夏过和柳思尧一路开心的说笑,心里又隐隐的不舒服,又想起孙翼珩的话,他侧过头看着黄枝倩:“枝倩,要不我们先吃点儿东西就这儿落脚吧!”

枝倩满脸喜悦点头:“嗯!”

“长贵!停车,我们就在这儿落脚了。”柳岩祉便对着赶车的长贵喊了一声。

长贵听话的放慢了速度转弯:“好的!”

君悦客栈前停了马车,几人从车上下来。门前的伙计忙接过长贵手里的车,赶到一旁。

迎客的小二忙堆着一脸笑容迎上来:“几位里边请。打尖还是住店?”

“住店。但是先要吃点儿东西。”夏过回应。

六人进店,小二也是有眼力劲的人,看着来人衣着讲究,定也是有钱的主,便忙往楼上引:“几位楼上请,楼上有雅间,不会让旁人叨扰到您几位。”

“安排个靠窗风景好的座儿就行,不用去雅间。”夏过忙拦了。

“好勒。”小二脸上的笑容很热情,忙将他们领到窗边,麻利给他们倒好花茶,“几位爷,往外瞧,有水有桥有花有柳。”

夏过真的往窗外看,果然有条河。河水从这间客栈后面流过,河里还有些船,对面还可以看到一些房屋。灯光下还隐约可见河两边种了些柳树,迎风飘扬。

“几位想吃点儿什么?我们这儿的烧乳鸽,可是招牌菜,要不来一份?”小二极力的推荐。

“好啊!”夏过端起茶应了一声,目光扫过桌上的茶水,这小哥厉害,杯杯都一样多。

眼睛从茶杯上离开,搜索着旁桌的客人吃的什么?什么菜点的最多。他们是外乡人这里好吃的菜她们可不知道,只能参照旁人的了。

“还来点儿什么?”小二见一直都是夏过在说话,便猜想这群人里,他说话最有份量,便又问他。

夏过遥指着旁桌的菜:“那个,那个,还有那个,你再随便上个你认为最好吃的上来。”

“得了!要不要来点儿酒,我们这儿的春风酿很有名的。”小二又继续推荐。

“好!来一壶。”夏过又应了。

小二的眼笑得可眯成了一条缝,这桌客人真不错:“好勒!几位稍等。”

夏过继续端着茶喝了一口,目光落到窗外。船上也渐渐飘起了炊烟,她不知道船上住的什么人,是不是女人愉快地做着饭,一旁的男人和孩子幸福地看着她。

柳岩祉不说话,黄枝倩也不说话,长贵和草儿就更不敢说话。

刘斯曜的目光也随之落在窗外:“夏过,在看什么呢?”

夏过回过头,不知道为什么有股莫名的惆怅:“看那船上的炊烟。”

刘斯曜看着那炊烟,眸光一闪,心里一惊,忙岔开话题:“把我爹帮你抄的那个小册子借给我看看,我好像记得有关于船的。”

说到那个册子,夏过一下子回了状态:“对呀!我翻给你看。”她忙拿出册子翻了几页,“喏,你看,这个叫滑轮装置,装在船上,起网的时候,会省力很多。你记性真好。”

刘斯曜重新看到夏过的笑容,心里也舒服多了。柳岩祉看着他们开始讨论着那小册子上的东西,又忽略了他的存在,不悦的表情又出现在脸上。

“表哥,我们还去博浪屿吗?”黄枝倩果真是玲珑心,看到柳岩祉脸上的不悦,忙分他的心,让他的目光从黄花菜身上挪开。

“算了不去了,我看明天送你回江宁吧!”柳岩祉嘴里虽然回答着黄枝倩,但是眼睛却没有从夏过和刘斯曜身上挪开。忽然觉得孙翼珩教他的完全不起作用,还是早些将枝倩送回江宁,免得影响夏过的心情。

黄枝倩心里一急,还没开口说话,草儿便开口了:“是呀!你一个大姑娘跟着一群男人在一起也不像话啊?你又不是柳公子的娘子。”

黄枝倩看到草儿搭腔,心里一阵火飘,这么几天草儿说话一直都是这样,一个下人竟然敢这么说话?但是她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不悦的表情,淡淡的吐出一句:“这是谁家的下人,如此不懂规矩。”

草儿是没有任何心机的人,单纯得如一张白纸一般。顿时被顶得说不出话来。

这时夏过倏地抬头:“哟!表小姐,你真没长眼。他是我家的兄弟,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下人了。”

这几天相处柳岩祉也是看出来了,黄花菜可从来没有当草儿是下人,见她们二人杠上了,忙解围:“好了,好了。误会,误会。”

夏过对着柳岩祉轻蔑一笑:“误会?是,我们家兄弟贱命,被人白训斥了。人表小姐多金贵啊!黄府二小姐。未出阁的哦!”说着便捂了嘴,假装失言,“唉呀!我多嘴了多嘴了,柳公子,你可不能辜负人家这穿城过县追随你的一片痴心。”

柳岩祉知道这根黄花菜不好惹,没想到还是没压住火苗。她这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想必临桌的几位可听得清清楚楚。

黄枝倩知道这个黄花菜跟以前不同了,这大庭广众之下,她说什么都是她吃亏。毕竟在旁人看来,一个女孩子跟五个青年男子在一起总是不好的。她此时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黄花菜不进雅间。

“夏过,够了。”柳岩祉忙出言阻止。

夏过耸耸肩无所谓,不说就不说,反正她也觉得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必要,她已经达到她的目的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要是犯到她头上来了,她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

正巧小二端着酒菜上来了。夏过看着柳岩祉帮枝倩心里真是不舒服,端着酒壶先给刘斯曜倒了一杯,然后又给自己和草儿满上。接着将酒壶放在一边:“思尧、草儿,来,走一个。”

柳岩祉真的被夏过的无视弄得很不舒服,但是看了看旁边的黄枝倩,他也只得忍着。枝倩在身边,还为他偷离黄府。如果说他们之间没有私情,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何况是黄花菜呢?

他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忽然之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跟黄枝倩什么关系了。心里乱成一团麻,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中间有事耽搁了,明天一定送枝倩回黄府。

长贵忙端起酒壶给柳岩祉和黄枝倩满上,他却没有给自己倒酒。

柳岩祉端起面前的酒,一仰脖子全倒进嘴里,拿过酒壶又倒了一杯。黄枝倩只是轻轻抿了一口。

“表哥,喝慢点儿。”黄枝倩看他这样喝急酒真的有些心疼,忙压住柳岩祉又抬起的手腕。

夏过放下酒杯,一脸的享受:“嗯,这店小二果然会推荐,这酒真不错,清冽甘醇。来,咱们要多喝几杯。”说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最后,这一壶酒基本上是夏过和柳岩祉两个人分了。夏过离开桌子时人还很清醒,没有觉得有醉意,但是人走了几步便觉得头重脚轻,有些站不稳。

草儿见小姐脚下有些浮,忙上前搀扶,夏过微微一笑觉得草儿小题大作:“没事儿,这点儿小酒儿算不了什么?以前我跟老爹一起去漠河,都喝很烈的酒驱寒,我都没醉过。”

草儿真的觉的小姐喝醉了,她跟了她六年,她和老爷什么时候离开过江宁啊。嘴里应着但没有松手:“是,是,你没醉,我扶你回房间。”

小二忙领着他们去了玄字二号房里:“这春风酿入口甘醇,可后劲足。小的给爷准备醒酒汤去。”

草儿忙道谢:“那多谢小哥了。”

草儿将夏过扶到床上躺下:“小姐,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奴婢也是。二小姐太讨厌了,这样不顾名声的跑出来找姑爷。现在姑爷不想收她也得收了。”

夏过躺在床上看着帐顶,其实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使劲灌酒。她一直觉得自己不在意柳岩祉收不收黄枝倩。但是直到枝倩追来,这几天的相处,她越看越碍眼,他们之间真的没情吗?鬼都不信。柳岩祉干嘛总是在她面前装无辜,仿佛他和黄枝倩真的什么事儿都没有一样。

“草儿,别看我站不稳,可我脑子清醒着呢!柳岩祉他收不收枝倩跟我没有多大关系。我从来都没有觉得我和他是夫妻,在我眼里他就像个小弟弟一样。”

草儿看她今天一杯接一本的喝酒,她以为她心里难受,然而现在听着这话真的不像是醉话,是心里话。她也知道为什么小姐与柳岩祉有夫妻之名,也会如此淡然的去看姑爷和二小姐的事,因为她的心只给卿辰公子留着。

“小姐,草儿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看到小姐开心,奴婢本以为你即然嫁给了表少爷,又把以前的事全忘了是件好事儿。可是现在我看来,小姐虽然忘记了一些人,可是心里的那个位置却还为他空着。”

夏过微微一笑:“草儿,这个世界上最奇妙的便是命中的缘份。既然老天让我忘了一些人,那就说明那些人跟我是无缘的。我的心为自己留着。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一句话:宁可失身也不可失心,失心便无自我。”

说到这里夏过又不禁笑起来:“何况现在对于我来说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她不想在这个世界有太多牵绊,她只想快点儿找到上古石刻,然后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去,回到夏老爹身边去。

长贵扶着已经醉了的柳岩祉回了玄字四号房,黄枝倩也跟了过去。刘斯曜看着各自忙碌,不禁嘴角闪过一抹笑容。

这是一个契机。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