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悍女驯夫小说:第28章

编辑:对酒眉更新时间:2021-02-23 23:05:38
悍女驯夫

悍女驯夫

在江宁府最最有名的千百年古刹凌烟寺里,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正艰苦的爬着阶梯,而这位女子是我们的女主角夏过,夏过实际上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是二十一世界最更年轻的考古学一位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艰难的爬上了最高的台阶,双手撑着已经直不起来的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白色的雾气从嘴里散出来。抬头望着雄伟的大殿,看着匾额上“凌烟寺”三个大字,一脸喜悦:“我的个亲娘啊,总算上来了,累死我了。”。

作者:忧葛雪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几人听着这话,登时都傻了眼,六千两银子哪里去找啊!但望着眼前这个鬼老头儿,明白不付账就走不了,并且他所说的这屋子里倒处是毒,也肯定也不是吓他们的。一个不当心要不然再一个不小心要是再中毒了,他们算是集体死在这里了。长贵有些怨念的看了夏过一眼:“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跟他说那些,我们怎么可能走不了?”。...

精彩章节

几人听着这话,顿时都傻了眼,四千两银子哪里去找啊!但看着眼前这个鬼老头儿,知道不付钱就走不了,而且他所说的这屋子里倒处是毒,也绝对不是吓他们的。

一个不小心要是再中毒了,他们算是集体死在这里了。长贵有些怨念的看了夏过一眼:“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跟他说那些,我们怎么可能走不了?”

柳岩祉看了一眼长贵,以示警示。但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如若夏过不是那么博学,他们是不是现在已经可以走了?

夏过知道自己惹的祸得自己去解决。便走到鬼老头面前:“老伯,我们四个人的命,怎么可能只值四千两,你要得太少了。”

鬼老头一惊,回头看着夏过:“哦?那你的意思是?”

“人的生命当然是无价的啊!所以一定要用无价的东西才能交换嘛!”夏过微微一笑:“我这里就有无价的宝贝哦。”

鬼老头来了兴趣:“哦!拿来看看。”

“看不到,但是能感受到。就是朋友。所谓情谊无价,从现在开始,我夏过愿意做您的朋友。”夏过镇定的微笑着。

“朋友?情谊?”鬼老头儿有些疑惑。

夏过点头:“是的。你救了我们,我们感激不尽。在我们眼里你是恩人,是朋友。如果你收了四千两,那就是诊金,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是医者和病人的关系没有情谊,只有金钱的交易。或者强留我们几天,我们也不会开心,我更加不会像刚刚一样与你畅谈。

如若我们是朋友,就会彼此联系,以后还会有很多相聚的机会,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心甘情愿的告诉你。你觉得多几个朋友和四千两比,哪一个比较划算?”

鬼老头看着面前这个女扮男装的小姑娘,突然觉得她着实不简单,有朝一日她必成大器。微笑着点头:“说得有道理。好吧!那就依了你。那我们就是忘年交的朋友了。”

夏过微微一笑伸出一只手:“当然。击掌为盟。”

鬼老头和夏过一击掌,柳岩祉他们瞬间松了一口气。看来他们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既然是朋友,那一定要喝一杯了。丫头去弄点儿吃的,我去拿蛇酒。”鬼老头看着枝倩说了一声。

枝倩有些无措,她真的不会弄吃的。草儿看出来了,便站在一旁得意的笑起来。夏过也猜到枝倩这个黄府二小姐是不会做吃的,她只想早些结束和鬼老头的纠缠,便朝草打了一眼色:“草儿,你陪枝倩去做吧。”

枝倩看到有台阶下,她便乖乖地和草儿一起朝厨房走去,草儿就用厨房现有食材做了几道菜。枝倩看到厨房一旁有道门,便走了进去。里边全是一些瓶瓶罐罐,还有一面墙的药柜。她走近一个个的查看,她记得他说这里到处都是毒药,不小心碰到会死人的。

“二小姐,端菜啦。”草儿喊了一声。

枝倩应了一声,鬼使神差的将一个小瓷瓶塞进怀里,从那间小房间里走出来。端起做好的菜走出厨房放在桌上。几人落坐,便喝起了鬼老头泡的蛇酒。

喝完酒,鬼老头送他们出竹林。告别时鬼老头叫住了夏过:“你过来一下。”

夏过听话的走过去:“怎么了?不是要留点儿什么见面礼给我吧。”

“臭丫头,能不能不要这么机灵?”鬼老头虽然嘴里骂她臭丫头,眼里却带着笑。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里边有很多小瓷瓶,“以备不时之需。上面都有名字,也有其效用。你一看就明白。”

夏过本想推辞,但是最终想想还是留下了:“谢你了,我都没有什么好送你的。不过我一定记得给你写信。”

“没什么好送,那就送银子给我吧。”鬼老头儿一脸的笑容,最后还是轻轻说了一句,“有时间回来看看老头子我。”

“一定。”夏过把小盒子收好,便挥了挥手跟他道别。

长贵延着官道一直往前赶,但是速度却不快:“也不知道刘公子他赶过来没有。”

“是呀!我们怎么汇合呢?”柳岩祉也有些无奈,也怪当时情况危急,没有来得及约好哪里见。

夏过回了句:“我们就在城门边等吧!他要进城一定要走城门经过。”

“我们中间去鬼老头儿那儿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天都擦黑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进城了。”柳岩祉有些担心他。

“刘兄也不是那么没大脑的人,他如果进城了,一定会问守城门的人看到过我们没有。如果发现我们还没进城,他一定会在城门口等我们的。”夏过回了一句。

柳岩祉点了点头:“说得也是。长贵赶快点儿,我们到城门口和刘兄汇合。”

长贵便加快了赶车的速度:“驾。”两匹马便在路上奔跑起来。

柳岩祉心里些许不安,当时走得急,都不知道刘斯曜到底有没有脱离危险。现在想起都有些后怕。看了看车里的人,他又不敢说出来让他们担心。一直在安慰自己,那山上的五个贼匪轻而易举的被他打败,那几个人也一定不是他的对手。

正在思索之中,夏过突然问了一句:“喂,你为什么那么怕蛇?”

柳岩祉瞬间回神:“我哪有怕蛇?”

“算了吧!别装了,我又不是白痴。说说呗。”夏过一脸嘻笑。

“你真想知道?”柳岩祉问。

夏过点了点头:“嗯!非常好奇。”

“好吧!我告诉你吧!我十一岁那年夏天,开着窗让风吹进屋纳凉。后来睡着了,一条蛇从窗子外爬进屋里。它哪儿也不去,偏偏往我床上爬。那时还小又是夏天,衣服穿得少,蛇身上冰凉凉的我睡梦里觉得很舒服,便转身去抱那蛇。

就在这时,我爹进来了,一看吓得惊叫,我也被叫醒了。睁开眼看着怀里抱着条蛇整个人都吓得大哭起来,那条蛇也受了惊吓,便咬了我一口。家丁帮忙把那条蛇打死了,那被蛇咬的地方瞬间就变得乌紫。我爹吓得不知所措,而我又怕又痛吓得一直哭。还是一个家丁反应灵敏,把桌上的瓷茶杯摔破了,捡起一块尖尖的碎片,对着被蛇咬的地方一阵成扎,那乌黑的血迅速流出来。

等大夫来时,他一直在说幸好有那个家丁用瓷片把伤口扎开,让毒血流尽,要不然他也没办法救活我。至今我还记得那瓷片扎进肉里的感觉,钻心的痛,不过好在我保住了一条命。后来我一看到蛇就害怕,也许是那个痛太刻骨铭心了吧。”

夏过本想取笑柳岩祉一番,但是听到这个原因,便一点儿也笑不出来。一般蛇是不会随便进屋的,那条蛇为什么会跑进屋子里?

“你的房间是不是离着花园很近?窗下是不是有很多杂草,且又很潮湿?”夏过问。

“不是,我的房间离花园远着呢?再说家里有家丁怎么可能允许我窗下有很多杂草呢?潮湿就更不会了。”柳岩祉不明白夏过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但是他还是如实回答。

“那不可能有蛇爬进屋子里,窗台诶,至少离地面有这么高吧!”夏过比划了一下,“我看有人把蛇抓到你屋子里还差不多。”当她说完这句话时,脑子里立马想到柳黄氏。不是她把人想得太坏,是事情太过蹊跷。

柳岩祉一愣,随即轻轻一笑:“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不想了。”他后来回想起来,何偿不是有这样的怀疑呢?只是他命不该绝,活了过来,他也就不想去计较。只是提醒自己多加保护好自己。

“不想也好,一切朝前看。包括害我们中毒的人,我想他们如果还活着,夜里一定睡不好觉。”夏过其实是在安慰柳岩祉,柳黄氏这么多年夜里一定睡不好觉。

“那你觉得给我们下毒的是什么人?”柳岩祉问。

夏过一笑:“这还用猜吗?肯定是林山书院的啊!我们又没有得罪过别人,除了林山书院。”

“说的也是!我也感觉是他们。”柳岩祉越来越觉得这根黄花菜不一般,像一个谜一般。她只有十七岁,而她处事却很成熟。更奇怪的是她似乎什么都懂,似乎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她不知道的事情。她真的是黄婳婇吗?

马车忽然停了下来:“少爷,到了。”

柳岩祉一干人等下车,忙跑到城门旁问那些值勤的士兵。将刘斯曜的形象形容了一遍,然后问他们见过他没有。

“没有,没有!今天下午都是我在这儿值勤,我没有见过他进城。”

“谢谢。”柳岩祉道了声谢,心情跌落到谷底,刘斯曜不要出事才好。

夏过看到柳岩祉的表情就猜到,刘斯曜还没有到。心也跟着纠起来:“我们先在这儿等一下,毕竟我们赶车,他是走路。”她也不知道是在安慰柳岩祉还是在安慰自己。

柳岩祉拉起夏过的手拍了拍安慰:“是,他武功高强,一定不会出事的。”

夏过这一刻竟没有反抗,那一丝温暖仿佛在传递着一份信念刘斯曜不会出事的。

这一幕也被枝倩看在眼里,他好像开始喜欢上黄花菜了,那样温情的眼神为何从不曾在她面前出现过。

刘斯曜手里拿着几个大包子,从一旁走出来,看到他们顿时一喜:“等你们许久了,现在才到。夏过,你没事吧!”

夏过忙将手抽出来,脸上瞬间露出笑容,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太好了,你没事,你真的没事。”

“我怎么会有事,我拿到解药了。”刘斯曜忙将解药递给夏过,忽然觉得不对夏过他们好像都没事了,“你们的毒已经解了吗?”

夏过忙点头:“是呀!走吧!天都黑了,进城找个地方住吧!后面的事慢慢再告诉你。”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