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悍女驯夫小说:第27章

编辑:对酒眉更新时间:2021-02-23 23:05:37
悍女驯夫

悍女驯夫

在江宁府最最有名的千百年古刹凌烟寺里,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正艰苦的爬着阶梯,而这位女子是我们的女主角夏过,夏过实际上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是二十一世界最更年轻的考古学一位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艰难的爬上了最高的台阶,双手撑着已经直不起来的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白色的雾气从嘴里散出来。抬头望着雄伟的大殿,看着匾额上“凌烟寺”三个大字,一脸喜悦:“我的个亲娘啊,总算上来了,累死我了。”。

作者:忧葛雪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柳岩祉全身上下也拿不出五百两银子,他爹两年的俸禄也就五百五百两银子。他哪里去弄这么大笔银子赔给他。望着鬼老头一步步的朝竹林深处走,他心急如焚。这时候被打死他,他都看着鬼老头一步步的朝竹林深处走,他心急如焚。这时候打死他,他都拿不出这么大笔银子啊!但是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他能救他们。真是左右为难,怎么办才好。。...

精彩章节

柳岩祉全身上下也拿不出一千两银子,他爹一年的俸禄也就一千五百两银子。他哪里去弄这么大笔银子赔给他。

看着鬼老头一步步的朝竹林深处走,他心急如焚。这时候打死他,他都拿不出这么大笔银子啊!但是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他能救他们。真是左右为难,怎么办才好。

鬼老头仍旧暗自数着:“六,七,八,九……”原本兴奋的心情越来越没底,他还不叫住他,难不成他真没有一千两银子?走了十步,还是不见他喊住自己。内心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转身回去了。

“唉!算了,给你打个折五百两,你赔了钱我就救他们。”鬼老头一脸很不乐意、割肉般的表情。

柳岩祉没有想到他会回来,心里燃起了一丝希望。然后听到这个出价,他又愣住了:“可是我连五百两都没有。你行行好,救救他们。”

鬼老头真是想不到,赶着双马车的人,居然连五百两也拿不出来:“四百两,再不能少了。”

柳岩祉看着鬼老头儿自个在这儿降价,忽然明白了,那五条蛇没他说的那么珍贵吧!而且这个鬼老头明显就是在这里敲竹杠。从怀里拿出十两银子,一脸可怜:“我全身上下就这么多了。你行行好吧!哦,我这里还有一块玉坠,也可以换三五两银子。”说着还忙解下玉坠恭敬的递给鬼老头。

鬼老头看着十两银子和一个玉坠,那表情失望到底,但是看着到手的钱不拿,那不是他的风格。十两银子虽然少了点儿,但总比没有好,便伸手接了钱:“真是遇到个冤孽,他们人呢?让我看看。”

柳岩祉就知道这个是这个结果,这鬼老头本就是诈他的。看他拿了钱心里就放心了。伸手撩开帘子:“他们四个不知道是中了什么毒,附近村子里的郞中看过了,他解不了就只给他们吃了解毒丸拖延毒发的时间。然后让我来找找您。”

鬼老头诊了诊长贵的脉,然后看了看眼耳口鼻,从怀里掏出银针帮他们四扎了几针。四人幽幽转醒。

柳岩祉不由得一喜,一时间太激动了,不由得抓住夏过的手:“太好了,你们终于醒过来了。”

夏过只是虚弱的看了他一眼,又打量了一下四周,使劲的回想着发生的事。她依稀记得好像是吃了路边小馆的东西就成这样了。现在整个人一点儿劲都使不上来,浑身都软绵绵的,胸口闷得慌。

被柳岩祉握着的手无力抽回,还传来丝丝暖意,然而为何不见刘斯曜,心里闪过一丝不好的感觉:“刘兄呢?”

柳岩祉的眼神有些闪躲:“他在后面,一会儿就赶来。你别激动,休息一下,很快就没事了。”忙安抚夏过。

“别高兴得太早,他们身上的毒还没解。随我来吧。”鬼老头说着便在前头带路。

柳岩祉松开夏过:“没事的,你们都会没事的。不要太担心了。”他不知道这句话是在安慰夏过还是在安慰自己。

缓缓坐到车头,赶着马车跟在鬼老头的身后。

不过半刻钟便到了一座木屋前,这座屋子四周全都是竹子,屋子门前的篱笆也全都是用竹子围起来的,篱笆内左右都放着一格格用竹子搭成的小槽。一条条蛇在里边蠕动着,这样的场景让柳岩祉毛骨悚然。不敢再朝前踏进一步。

“还不赶紧把你的朋友们扶进屋来?”鬼老头看着他那满眼恐惧的样子,眼珠不由得一转,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柳岩祉看了看夏过他们,便硬着头皮从马车上下来。把他们都朝屋子里扶,安置在屋子里的大通铺上。

“需要我做什么吗?”柳岩祉看这屋子里只有鬼老头一个人,便询问。他在想他可以为他们做些什么?

鬼老头看到他眼里对蛇的恐惧,不禁一笑:“去抓四条小青蛇出来给你朋友炼解药。”

柳岩祉一惊,指着自己:“我抓?”

“不是你抓还我抓啊!要活的。我去取另外要用的药材。”鬼老头说着便朝内屋里走,走到一半回头,一笑,“要我抓也可以,十两银子一条,抓四条,四十两。”

柳岩祉瞥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屋外那些蠕动的蛇,想花钱了事。但是一想,刚刚明明就已经说了只有十两银子,要是这会儿再把钱拿出来。那不是找机会让他再敲诈吗?便问了一句:“那蛇有毒吗?会不会咬死人?”

“当然有毒啊?每种蛇都有毒,只是毒性大小不一而已。去不去抓?要不花四十两,我帮你抓?反正四十两又不多。”鬼老头儿看他在那里犹豫就知道他肯定身上还有钱,这也就是为什么他肯接他十两银子的原因,慢慢再敲。

柳岩祉又看了看那些在格子里爬来爬去的蛇,他就不信他能见死不救,他养这么多蛇,肯定有解这些蛇毒的药。而夏过有些不解的眼神看着他。

“你怕蛇?”夏过问了一句。

“谁说的,我,我自己抓。”柳岩祉好像生怕被夏过看出他这一弱点一样,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声。

鬼老头不禁皱眉,难不成他身上真没银子了?他也不能让他去送死是吧!丢给他一个长柄的铁弯钩:“拿这个去抓。”

柳岩祉接过长柄弯钩:“用这个?”

“当然啦,难道你真用手去抓啊!笨啊!”鬼老头说着便往屋子里走,心里真是在泣血。怎么就遇到这么个穷鬼。要费他四条蛇还要一些药材,居然只拿到十两银子。不行,这买卖太亏了。

柳岩祉拿着长柄弯钩,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朝那些蛇走去。他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生平最怕的就是蛇。现在居然要让他面对这么多的蛇,心都快跳到嘴里来了。眼睛朝屋子里看去,又盯着那小青蛇,一步步的靠近。

一不做二不休,他就不信他一个大男人,对付不了几条小青蛇。七寸,蛇的弱点。记住了。用那铁钩先碰了碰里边的小青蛇,小青蛇感到被外物碰触,身子忙快速地游动起来,柳岩祉吓得后退了几步,还好那青蛇没有朝他游过来。

他定了定神,最终下定决心,快速地按住他的心脏,再钩住蛇身拖出那些小槽,一把按住它的头,那蛇尾巴摆动了几下便不再动了。这一刻他高兴极了,他居然捉住了一条蛇,捉住了自己曾经最怕的东西。

“我抓住了,抓住了。”柳岩祉高兴且兴奋的将蛇送到鬼老头面前。鬼老头迅速拿了一只碗放在蛇的牙齿边。那条蛇对着碗不停的咬,蛇毒便延着碗沿流到碗里。

“好了,放它回去吧!再去抓。”鬼老头将碗小心的收好,吩咐了柳岩祉一句。

柳岩祉听话的点点头:“哦!好的。”这一刻他好像不再怕蛇了。走到那些方格槽子前抓蛇,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如法炮制,很快就抓了三条蛇,取其蛇毒。

鬼老头把其它的药材煎好,分别倒进四只装有蛇毒的碗里:“给他们喝了吧!喝了之后毒就解了。算好你们及时找到我,过了两个时辰神仙也难救了。”

柳岩祉忙道谢:“多谢鬼神医。”说着便给夏过他们喂药。

“神医?呵,我不是神医,我是毒医,我专门炼毒的。告诉你啊!我这屋子里的东西你别乱碰,毒死了我可不负责。”鬼老头对神医这个称呼似乎不太感兴趣。

“毒医?”柳岩祉有些不解,这世上怎么会有人专门炼毒?忙疑惑地问,“毒不是害人的东西吗?你为什么要炼?”

鬼老头听他这么说便指着柳岩祉:“是呀,我是害人的毒医。那药你别给你朋友喝啊,毒死了我可不管。”

柳岩祉给夏过喂药的手突然停了下来,看了看手里的药汤,有些犹豫。

夏过轻轻一笑:“不碍事,喂我喝。我信他。”

柳岩祉看着夏过坚定的眼神,便不由自主将药喂给了夏过。夏过吞咽着药汁,没有感觉有另外的不适。一碗下肚,胸口闷闷的感觉好了许多。不过几分钟,身体也渐渐恢复了力气:“我没事了,感觉好多了。快喂给他们喝吧!”

鬼老头一笑:“小姑娘,你怎么那么相信我鬼老头?”

“所谓用人不疑,既然你肯答应救我们,你又怎么会加害于我们呢?”夏过虽然有些吃惊她又被识破身份,但还是微笑着,“何况老伯你用了那么珍贵的蛇毒来救我们。”

鬼老头一听来了兴趣:“小姑娘,你也知道蛇毒很珍贵啊。”他这一说法是没有人相信和赞同的。今天好不容易有人相信,他真的很高兴。

“那当然啦!且不说蛇毒难取又稀少。就单说这蛇毒的作用那也是非常大的。”夏过回应了一句。

鬼老头越听越来了兴趣:“是呀,是呀!小姑娘你也知道这些?你还知道什么?”

“这蛇毒的毒素分四类:血液循环毒素、神经毒素、混合毒素和细胞毒素……”夏过就把自己对蛇毒所了解的知识讲给鬼老头听。

鬼老头听得津津有味,有些他也没有弄明白的东西,夏过一句一句的讲给他听。到了最后鬼老头非得夏过留下多住几天,不让她走。

“不行,我们真的得走了,我们还有一个朋友在找我们。”夏过忙拒绝。

鬼老头是真的舍不得夏过走,便一脸耍赖的表情:“你们想走也可以,付诊金。一人一千两。”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