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悍女驯夫小说:第26章

编辑:对酒眉更新时间:2021-02-23 23:05:37
悍女驯夫

悍女驯夫

在江宁府最最有名的千百年古刹凌烟寺里,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正艰苦的爬着阶梯,而这位女子是我们的女主角夏过,夏过实际上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是二十一世界最更年轻的考古学一位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艰难的爬上了最高的台阶,双手撑着已经直不起来的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白色的雾气从嘴里散出来。抬头望着雄伟的大殿,看着匾额上“凌烟寺”三个大字,一脸喜悦:“我的个亲娘啊,总算上来了,累死我了。”。

作者:忧葛雪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刘斯曜看了看面前的人露着未知的恐惧的神情,而已淡淡的回了一句话:“不想死,把毒药拿出。”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当先的人忙从怀里掏出毒药递过来刘斯曜。刘斯曜拿了桌上一个馒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领头的人忙从怀里掏出解药递给刘斯曜。刘斯曜拿了桌上一个馒头塞到他嘴里让他吃下去。那人吞下馒头后,眼睛充满了恐惧看着刘斯曜手里的解药:“求你,给我解药。”话音一落跟夏过他们的症状一样。。...

精彩章节

刘斯曜看了看面前的人露出恐惧的神情,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话:“不想死,把解药拿出来。”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领头的人忙从怀里掏出解药递给刘斯曜。刘斯曜拿了桌上一个馒头塞到他嘴里让他吃下去。那人吞下馒头后,眼睛充满了恐惧看着刘斯曜手里的解药:“求你,给我解药。”话音一落跟夏过他们的症状一样。

刘斯曜打开看了看,倒出一颗让领头的人吞了。然后轻轻一笑,这是解药不用怀疑了:“你们走吧!”

刘斯曜将解药塞进怀里,延着柳岩祉离开的那条路,一直朝前追。走出不多远目光却瞥见了一个身影,不由得一惊,忙跟了过去,在一片荒野无人的地方停了下来。

“庄主。”刘斯曜拱手行了一礼。

卿辰公子转身:“破狼,她在松县做的事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刘斯曜从公子的语气中也听得出来,他好像不太高兴:“她是不是防碍了庄主的事。”

卿辰公子微微一笑,轻轻的吐出几个字:“她毁了林山书院。”

刘斯曜一惊,心里有些慌张,他知道他的性格,拦他者死。想起那十个杀他们的人,他不禁背脊发凉:“那十个人是庄主安排的?”

“离开久了,变得不了解本公子了。”卿辰公子脸上还是那淡淡的神情。

刘斯曜忙低头:“属下惭愧。”他也是一时着急判断错误,庄主不会派这样身手的人做事,更不会用这么下三滥的招术。想必只是林山书院养的人吧。

“她如此聪慧,让她毁个小小的林山书院玩玩也无妨。”卿辰公子想起她的模样就不禁露出一抹笑容,他当初只看到她的一面,现在看来她是越来越有趣了。林山书院是他培养人才以备将来用的,现在毁了就毁了吧,只要她高兴,“事情有进展吗?”

刘斯曜现在真的猜不透庄主在想什么了,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不会因为任何事而放弃黄婳婇。听到这个问题他忙回了一句:“有进展,柳岩祉的姨妹追随他来了。现在相安无事,不过也开始有些火苗。相信过不了多久,黄小姐会问柳岩祉要休书的。”

柳岩祉赶车一路朝前逃,终于摆脱了那两个人。过了许久也不见他们追上来,便渐渐的放慢了车速。在附近的一个小村庄里找来了一个郎中。

柳岩祉撩开车帘看着晕过去的四个人,心纠得紧紧的。

那郎中把了把脉又看了看几人的面色,轻轻的摇了摇头:“中毒了,这毒我解不了,最多我只能控制毒性,让它发作得慢点儿。”

柳岩祉整个人都呆了,解不了?那他们不是都得死吗?看着眼前他最亲近的人,忙问郎中:“那谁能解这毒?我去找他。”

“我就是一个乡下郎中,我哪儿知道谁会解啊!我给你几颗解毒丸,先让他们服下吧!唉!”说着郎中便掏出几颗解毒丸递给柳岩祉。摇了摇头走了。

柳岩祉看着手里的药丸,整个心都沉了下来。他绝不能让他们死,忙将手里的解毒丸喂给他们吃。正在慌乱不知下面该如何之时,那个郎中忽然转身:“小兄弟,我想起来有个人也许能解,你不妨去找找他。”

柳岩祉这时像抓到了根救命稻草,忙上前:“快告诉我,他是谁?住在哪儿?”

那郎中指了指不远处的一片竹林:“他就住在那片竹林里,他真名叫什么没人知道,不过他有个绰号叫鬼老头。独自一人住在林子里,你去试试吧。”

柳岩祉鞠躬致谢:“多谢,多谢。”心里燃起了一丝希望,只要是一点儿可能性,他也不会放弃。

郞中挥了挥手便走远了,嘀咕了一句:“到时没命出来别怪我就好。”

柳岩祉虽然觉得这句话有些不对劲,但是他没有多想。便赶着马车朝竹林子里走去,竹林里只有一条路马车能走过去,而且这条路还不好走。马车越往里,路越窄也越崎岖,到了一处马便自己停了下来,无论怎么赶马都不往前走了。

柳岩祉警觉得打量着四周,竹林里渐渐飘来一层薄薄的雾气,紧跟着一阵蟋蟋洬洬的声音传来。套在马车上的两匹马更是不安的嘶叫起来,蹄子一直在地上刨着。

柳岩祉的心顿时紧张起来,他的心提到嗓子眼了,眼睛盯着声音来源的方向,手里紧紧地握着刘斯曜给他的匕首。那蟋蟋洬洬的声音由远而近,越来越近。

“啊!蛇啊!”柳岩祉生平最害怕的东西就是蛇,最讨厌的东西是老鼠。看到十来条蛇朝他游过来,他不禁惊叫起来,那两匹马挣扎的动作更是大了起来。他忙拉着缰绳稳住两匹马,那十来条蛇好像受人训练不再往别的地方去,只是将马车的前方围住,不断的缩小范围。

柳岩祉生平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蛇,而且那蛇的颜色各异,是他没见过的品种。心里开始发慌,心剧烈的狂跳,额头也开始渗出细汗,怎么办?

看着越来越近的蛇,他脑子里一片空白,那两匹马好像也知道逃不掉了,便渐渐的安静下来,鼻孔里吐着的气息也渐渐缓下来。

紧紧地握着匕首指甲不禁都嵌进了肉里,那细汗结珠顺着太阳穴流了下来。

“冷静,冷静,不要慌,打蛇打七寸,打七寸。”柳岩祉这么说服自己,只是那握着匕首的手好像也变得不知如何运作。

所有的蛇在离马车一尺的地方停了下来,对着他吐着红芯。柳岩祉看着不再前进的蛇好像瞬间回了神,从马车上跳下来,离他最近的那条蛇瞬间仰起头,对着他张大的嘴巴,就在这一刹那,柳岩祉挥动着匕首朝它的七寸挥斩了过去。

那条蛇瞬间成了两段,落到了地上。柳岩祉还来不及惊讶这把匕首的锋利,旁边的四条蛇已纷纷朝他跃了过来,其余的蛇瞬间逃走。柳岩祉不禁惊谔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四条蛇朝他冲了过来,他心里一慌也顾不得寻找七寸之位,只是本能的闭上眼,胡乱的挥动着手里的匕首:“啊……去死吧,去死吧!”

只听见匕首划过蛇身的声音,那些蛇便都化成一段段的落在地上。柳岩祉仍旧不停得挥动着匕首,嘴里惊叫着。半晌过后,好像没有感觉匕首碰到东西,便慢慢的睁开眼,挥动匕首的手也慢慢停下来。看着面前的蛇变成一段段的,整个人松了一大口气,无力的往马车上一靠,轻轻擦擦额头上的汗,重重的吁出一口气:“吓死我了。”

低下头看了看手里那把刘斯曜给他的匕首,多亏了它。柳岩祉想看看它倒底有多锋利便朝一旁的竹子划了过去,顿时竹子断成两截,再看看那切口,整齐平滑。顿时惊讶不已,这么锋利无比,吹毛即断,真是一把好匕首。多亏有这样一把匕首防身。

正在感叹之即,一个花白须发的老者怒气冲冲地走过来:“是你小子杀了我的蛇?”

柳岩祉一惊,打量着面前的老者,不修边幅。花白的发头挽了一个髻,用根竹枝插着。花白的胡须辫了一个小辫,上面还扎了一根红蝇。

“老伯,这些蛇是你养的?”柳岩祉问。

“好小子,你居然敢杀我的蛇?你知不知道我的蛇多值钱啊!”鬼老头一脸的怒气,看起来凶狠得厉害。

柳岩祉有些无措但是一想起来他居然把养的蛇放出来咬人,那就气急了:“老伯,那蛇既然是你养的,就该好好把它们关起来,别让它们乱跑出来伤人。”

“我不跟你废话,你杀了我五条蛇,赶紧赔钱你知不知道蛇毒有多珍贵。”鬼老头不依不饶,非让柳岩祉赔钱。

柳岩祉也有些怒了:“你到底讲不讲道理啊!是你的蛇跑出来咬人,我这自保杀了它们而已,你居然还要我赔钱?”

“我的蛇是不会主动咬人的,除非你先想伤害它们。还有这五条蛇一次至少可以取三钱蛇毒。你知不知道蛇毒多金贵?比黄金都贵啊!没什么好说的,快赔钱。”鬼老头把手一伸等着柳岩祉给钱。

“真是不可理喻,我没功夫跟你纠缠,你要去找鬼老头儿救我四个朋友。”柳岩祉说着就坐到马车上,把车往里赶。

鬼老头儿一笑,摸了摸下巴下的小辫:“鬼老头儿是不会帮你的朋友的,别白费心思了。除非你肯把钱赔给我,也许还有一线希望。”

“哼,你怎么知道鬼老头儿不会救我的朋友?”柳岩祉说出这句话时,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不会眼前这个老伯便是鬼老头儿吧!忽然想起那郞中说鬼老头儿一个人住在这竹林里。心里便开始犯虚。

“我就是鬼老头儿。哼。”鬼老头儿摸着下巴下的小辫一脸得意。

柳岩祉忙从马车上下来,曲膝一跪:“在下有眼不视泰山。还请前辈见谅,我有四个朋友中毒了,请你救救他们。”

“现在求我啊!那好吧!先把钱赔给我,然后我再考虑考虑要不要救他们。”鬼老头看着跪在面前的柳岩祉再一次把手伸了出来。

“好,我赔,你要多少银子。”

鬼老头伸出一个手指:“一千两。”

“一千两?”柳岩祉一惊,倏地从地上站起身,“你这分明是敲诈。”

“是呀!你看出来了?我就是在敲诈。不给拉倒。”鬼老头说着便不以为意的转身就走。摸着小辫,暗自数着数字,不出十步,他一定得叫住他。

“一,二,三,四,五……”鬼老头越数心里越兴奋。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