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5章

悍女驯夫小说:第25章

编辑:对酒眉更新时间:2021-02-23 23:05:36
悍女驯夫

悍女驯夫

在江宁府最最有名的千百年古刹凌烟寺里,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正艰苦的爬着阶梯,而这位女子是我们的女主角夏过,夏过实际上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是二十一世界最更年轻的考古学一位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艰难的爬上了最高的台阶,双手撑着已经直不起来的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白色的雾气从嘴里散出来。抬头望着雄伟的大殿,看着匾额上“凌烟寺”三个大字,一脸喜悦:“我的个亲娘啊,总算上来了,累死我了。”。

作者:忧葛雪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在松县竟然有这种要胁。”县令大人忙将不解的声音提升了八度。县令大人无可奈何他也明白这些学子都还也没真正的步入官场,更有甚者也没怎么接触到社会,他们未明县令大人无奈他也知道这些学子都还没有真正进入官场,甚至没有怎么接触社会,他们不明白官场上的事,只知道读圣贤之书,只知道学习孔孟之道。看来今日是敷衍不过去了。。...

精彩章节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在松县居然有这种要挟。”县令大人忙将疑惑的声音提高了八度。

县令大人无奈他也知道这些学子都还没有真正进入官场,甚至没有怎么接触社会,他们不明白官场上的事,只知道读圣贤之书,只知道学习孔孟之道。看来今日是敷衍不过去了。

“大人,现在不只孙翼珩一个人在说受过要挟,还有其它人。看来是真有人背后捣鬼想要控制赛诗会,一定要严查。”县令身边的师爷忙在一旁又补了一句,当然这句话也是说给一旁的学子们听的,就是给大家说明一下,县令大人是不知道这件事的,这样的事也是县令大人不允许的。

“当然要严查。”县令大人无奈只是如此坚定的回答。

夏过就等着王大人这句话了:“诸位,曾受过要挟的学子们趁大人在这儿,都赶紧讲心里的委屈说出来吧。不论是今年还是往年,只要王大人这位青天在此,都会还大家一个公道的。”

王大人无比怨念的眼神看了一眼夏过,但是脸上的表情还是一副坚定不移要为大家主持公道的模样。

夏过这一句话真的很起作用,不论是今年还是往年,受过要挟的人那心里的一股憋屈这会儿全都倒了出来。顿时又一片混乱。

衙役忙又控制场面,师爷在那里喊着:“都不要乱,不要乱。有什么委屈一个一个的来说。大人都会为你们主持公道的。”

所有的学子慢慢安静下来。等待着县令大人就地办案。

轩墨书院的学生忙搬来桌椅与文房四宝,县令大人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接受一个个学子的诉说。师爷忙一个一个的记录。

王大人面上挂着威严的笑容。他本心里气愤不已。却不曾想就因为这一次,他在江州学子中获得了好名声,当他被调离江州之时,万名学子送行,青天之名传颂许久。从那以后感悟颇深,他便真的开始做了一名地地道道的清官。当然这是后话了。

夏过朝刚刚那个痛哭的学子微微颌首,二人也忙点头回礼,这一切也落在了柳岩祉眼里。轻声附耳:“那两个人是你找来的吧!”

夏过神秘一笑,不作回答。而草儿则一脸笑容及得意,一切都向着小姐预想的那样发展。

只是她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一点。没有想到居然有学子借着这次机会替家里或亲戚申冤,无论事情大小,不管是被骗了一头牛,还是辅子被人收保护费。都一一上前申诉。

虽然如此,却丝毫不影响赛诗会黑幕之案。最终证据确凿当即便把林山书院查封了,一些涉案人员都被抓了起来,而也还了轩墨书院清白,更重要的是轩墨书院被县令特别关照过,不会再有人敢起心思毁了轩墨书院。

他们一行人准备离开的那天,苗婶煮了好喝的糖水及干粮给他们带着路上吃。孙翼珩送他们出城,说了很多感激和珍重的话。最后上马车时,他轻声在夏过的耳边说了一句:“夏小姐,柳贤弟是个不错的男子,从他的眼神里看得出来他喜欢的是你,不是枝倩小姐,好好珍惜。”

夏过顿时脸红了,她没有想到孙翼珩居然看出她是女扮男装的,不免有些尴尬。然而孙翼珩却只是微微一笑,对着马车一拱手:“一路平安,保重。”

柳岩祉刘斯曜拱手道别。马车又继续朝前走,所有人都很兴奋,只有夏过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偷偷打量柳岩祉。旁人都看得出来他不喜欢黄枝倩,难道真的是她想多了?一直以来都是黄枝倩一厢情愿?

正这么说服自己之时,黄枝倩一双美目正直勾勾的看着柳岩祉,还伸手从他肩上捻下一根头发。那个动作那么自然,旁人看着也无比亲昵。更可气的是柳岩祉居然没有任何想避开这种亲昵的反应。

夏过有些不悦,拉开车窗帘将脸再一次转向车外,她才不要去看他们两个表演亲密呢?柳岩祉暗中打量着夏过,看着她拉开窗帘的动作很大,有点儿用力过猛。不禁微微一笑,她吃醋了?

看来孙翼珩没有说错,适当的对她若即若离让她吃吃醋,她才会知道其实他在她心里很重要。

到了午时,他们在路边一家小店旁停了马车。这家小店前面是一个大棚子,摆着四张桌子,供路人歇脚吃东西用的。茶水很便宜两文钱一壶。

这类小店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东西吃,无非就是些小菜,最好的就是卤牛肉。主食一般也就是馒头、包子、大饼什么的。这种东西方便带着路上吃。

夏过一行人进了棚子,小二上前招呼了一声,他们就在最外面的那张桌子前坐下。

柳岩祉很是绅士的帮枝倩拉开凳子,然后一脸笑容的看着她。枝倩看着这贴心的动作,不禁心里一暖,那含羞带媚的眸子,不禁看了一眼柳岩祉。

这是红果果的眉目传情啊!夏过顿时是将脸撇向一边。小二给他们倒好茶,便去后面准备他们的饭菜。

柳岩祉帮枝倩用茶水清洗着筷子,枝倩一脸愉悦的道谢。

草儿见小姐脸色不对,便伸手帮夏过,夏过拦下了:“不用了,我自己有手会洗。”说这句话时面无表情,而且动作也非常猛。也不禁斜睨了柳岩祉一眼。

柳岩祉嘴角还是挂着那样的笑容,忽然之间他好像特别喜欢看夏过这种表情。

小二上了几道普通的家常菜,再上了两盘馒头:“各位,这山野小店没有什么好吃的,将就一下。”

出门在外不比在家里,当然讲不得吃喝了。更何况夏过随夏老爹几乎走遍全国,什么苦都吃过,一个星期吃压缩饼干的日子她都过过。她根本不挑食,吃什么都无所谓。当然,有美食她也不会错过。

当大家都将就着吃着,刘斯曜有些疑惑,谁都知道山野小店一般不会卖什么精致的吃食,他何必还解释呢?一般他们上完菜只会说一句:客官,慢用。

不禁回头打量着那个小二,那小二在一旁擦着桌子,但是余光却瞟向他们。心里不禁多了份提防。

刚吃了一口菜就觉得不对,忙吐出来叫了一声:“大家别吃,有毒。”

众人一惊,忙吐出嘴里的食物,然而除了柳岩祉和刘斯曜,其它人都感觉头晕晕的,视线也变得模糊,刚想站起身,却全身无力的倒在桌上。

柳岩祉一脸惊慌,他刚刚算好还没动筷,忙摇了摇身边的夏过和枝倩:“夏过,夏过。枝倩,枝倩。”夏过试着再起身,却怎么也支不起沉重的身体。

而这时周围突然出现十来个人,一脸邪笑的看着他们:“没想到你们两个还没事,不过没关系,反正你们很快就会跟他们一样,一起去见阎王。”

刘斯曜和柳岩祉忙站到一起,一脸警觉的看着面前的人。刘斯曜压低了声音跟柳岩祉说:“我拖住他们,你想办法把他们带走。”

“你怎么办?”柳岩祉有些不放心,以一挡十,悬虚太大了吧。看了看一旁的马车和趴在桌上的几个人,又看了看刘斯曜有些犹豫。

“我没事,你带他们走,我一个人对付他们十个这样的绰绰有余。”刘斯曜眼睛盯着面前的十个人。

柳岩祉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是没有多少时候再给他思考了。刘斯曜把那把镶着红宝石的匕首给他:“拿着。”

“你们在那里嘀嘀咕咕说什么?告诉你,说什么都没用,你们今天休想逃出我们的手掌心。”领头的一人一脸蔑视的看着他们,“上。”

柳岩祉只得接过匕首,叮嘱了一声:“小心。”便顺手将夏过抱起来,送进一旁的马车。

刘斯曜目光盯着冲上来的人群,忙勾住凳子踢出去,一个人被打倒。他又顺手抽出桌上的一把筷子,运功射了出去,又三人被射中眼睛,倒在地上哀嚎。

其余的人冲上前,他忙挡在柳岩祉的前面。不让他们靠近防碍他将晕倒的人送上马车。

刘斯曜一直缠着面前的人,以一敌六,确实有些吃力。奋力夺过一人的刀,将其击倒在地。有武器在手自不比赤手空拳那般被动,他的攻势也变得强大起来。

柳岩祉已经将他们四人都送到了马车上,便赶着车,喊刘斯曜:“快上车。”

刘斯曜想跟着上车,可是一直被那五个人缠着,一直摆脱不了他们:“你先带他们走,我一会儿跟来。”

柳岩祉看着那五个凶神恶煞的人,紧张不已。他真的没有那么乐观的认为刘斯曜可以摆脱他们,一时间又犹豫了。

“快走!”刘斯曜又喊了一声。

那领头之人看了一眼柳岩祉忙大喊了一声:“别让他走了。”

一瞬间,便有两个人朝柳岩祉冲过去。

“走啊!”刘斯曜大吼了一声,奋力将面前的人砍倒在地。柳岩祉看着冲过来的人,又听刘斯曜这么一喊,不得已只得一扬鞭赶着马车往前逃。

二人追了一段没追上,便又跑了回来,而待他们跑回来。他们其它的同伴都被打倒在地上,痛苦的蠕动着。有些怯意的看着刘斯曜,他手里的那把刀还滴着血。

“说!什么人派你们来的?”刘斯曜没有杀他们意思。

二人有些害怕,看了看地上领头的人,又看了看刘斯曜,眼神慌乱得不知所措。刘斯曜嘴角闪过一丝笑容,将手里的刀飞出去,划过他们的右手腕:“不说我也猜到了。”

二人按住喷涌着鲜血的手腕,恐惧的看着朝他们越走越近的刘斯曜:“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