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悍女驯夫小说:第24章

编辑:对酒眉更新时间:2021-02-23 23:04:55
悍女驯夫

悍女驯夫

在江宁府最最有名的千百年古刹凌烟寺里,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正艰苦的爬着阶梯,而这位女子是我们的女主角夏过,夏过实际上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是二十一世界最更年轻的考古学一位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艰难的爬上了最高的台阶,双手撑着已经直不起来的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白色的雾气从嘴里散出来。抬头望着雄伟的大殿,看着匾额上“凌烟寺”三个大字,一脸喜悦:“我的个亲娘啊,总算上来了,累死我了。”。

作者:忧葛雪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从王大人的反应,夏过更是确认那赛诗会的黑幕王县令是明白的,更有甚者还参与其中其中。倘若一个父母官听见在他的治理下有这种丑陋污秽的事突然发生,并且还牵涉到了自己,他肯定会动怒“是呀!王大人,大晔朝最容不得贪污行贿之事发生。”夏过的语气变得异常强硬。。...

精彩章节

从王大人的反应,夏过更是确定那赛诗会的黑幕王县令是知道的,甚至还参与其中。如若一个父母官听到在他的治理下有这种丑恶肮脏的事发生,而且还牵扯到了自己,他一定会发怒。而他只是惊讶。大有问题。

“是呀!王大人,大晔朝最容不得贪污行贿之事发生。”夏过的语气变得异常强硬。

此时花厅里的气氛诡异且严肃,王大人愣了半秒忙应声:“在本官的制理之下松县官员不会出现这种事,这一定是个误会。”

“我就说是个误会啊!但是现在轩墨书院已经被众人包围,如若大人不出面解决的话,怕是要出大问题啊!如若有人闹到瑞王那里后果就更严重了。”夏过忙附和。

王大人听到这里就有些敷衍,瑞王从来不管这些事:“那本官派人过去看看。”

“大人,您还是亲自过去吧!您威信高。那围着的人可不少,万一要是打了起来,引起什么动乱就麻烦了。您想想江州是瑞王的封地,他的封地上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朝庭一定会知道。到时候闹大了,大人的前程可就毁了。”夏过无论怎样都要他亲自过去一趟。

王大人没有想到柳华青的儿子这么逼他,他只得答应:“说得也是,那本官带齐人马过去看看。”

夏过忙拱手感谢:“那谢大人了,在下先退下了。”说着便领着草儿离开了王大人的家里。她之所以直接去县令的家里而不是去衙门,是因为去衙门就变成告状了。今儿县令一去衙门就得赶着给他办这件事,不用等着他先去忙别的事。

“小姐,你不怕那个王大人骗咱们,说去又不去?”草儿有些担心。

夏过微微一笑:“三座大山在他面前压着他不敢不去。”

“什么三座大山?”草儿不禁疑惑。

“皇上、瑞王、柳华青。哈哈哈。”夏过得意的一笑。

草儿还是有些不解:“小姐,你怎么知道那些人会听话的去轩墨书院闹啊?”

“人类的劣根性。”夏过脸上挂着笑,坐着马车朝轩墨书院赶去。

“可是你确定会按照你所想的那个方向发展吗?”草儿其实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她害怕那些人真的把轩墨书院给砸了。

夏过忙做出一个惊吓的表情:“是呀!你倒提醒我了,如果没有按照我们想的那样进行怎么办?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诶。”

草儿瞬间吓得面呈土色:“那怎么办啊!那轩墨书院不就……”草儿话未说话便看到小姐笑得花枝乱颤的,但知上当,一脸的嗔怪,“小姐,你刚差点儿吓死我。”

夏过拍了拍草儿:“放心啦!小姐我自有打算。”

当二人来到轩墨书院时,轩墨书院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大多都是各个学院的学子,而轩墨书院的学生也都与之对峙着。没有发生打砸事件,她就知道是这样,那些个书生深受圣人教诲是不会做出太过失礼失仪之事的。

柳岩祉看到夏过来了,忙站过去:“你怎么才来,刚刚这群学生真是太疯狂了。酸不拉唧的话说了好一车。说得轩墨书院的学生都无地自容。”

“那现在不是没说了吗?”夏过微微一笑朝孙翼珩看了一眼,对付这群酸秀才,他只需要三成功力就行了。她忽然有些遗憾没有看到孙翼珩舌战群儒的精彩画面。

“那还不是孙兄口才了得。把他们都说得答不上话来,但是有什么用呢?他们就是不走。”柳岩祉有些无奈。

夏过轻轻笑了一下:“喂,等会县令大人来了,别说你是柳岩祉的儿子,我才是。知道吗?”

“啊?为什么?”柳岩祉忙问。

“你哪儿来那么多问题,记住就好了。”夏过不耐烦的瞪了柳岩祉一眼。说着便听远处有嘈杂的马蹄之声,探个身子望了望,县令大人带队来了。

忙跑到孙翼珩那里,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便走开了。

孙翼珩面色一怔,胸中一团怒火,突然出声:“诸位,我孙翼珩光明磊落,也不怕那旁人诬蔑。今日我倒是要看看在这么多学子面前有没有公道。想以如此丑恶的谣言来毁我轩墨书院的声誉,我们决不答应。我倒是要揭揭赛诗会背后的黑幕。”

就着便拉开自己的衣服,露出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淤痕:“我身上这些伤都是因为我没有亵渎赛诗会的精神而落下的。赛诗会,是多么神圣又风雅的活动。天下才子齐聚一堂,互相切磋,互相学习,却不曾想让那些嗜名利之人所玷污了其本质。

我知道我们中间还有很多我这样的人,被逼着退下了会场。江州学子,岂只如此实力?今季孙某侥幸获胜,只因真正有实力的人被邪恶势力逼下了场。众人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么几年来,江州学子对赛诗会下的黑幕敢怒不敢言。

轩墨书院因为拿了今年的头名而惹来贿赂之言,大家这么义愤填膺的来到轩墨书院,说明各位都厌恶这样的黑幕,真是令在下倍感欣慰……”

“县令大人到……”一个通传的声音打断的了孙翼珩的话。

而围在书院的众位学子,都自觉的分站两边让出一条道给县令及一些官差。县令大人下了马。大晔朝没有文官坐轿、武官骑马的规距,但凭各人喜好。

王大人整了整衣衫便朝孙翼珩走过去,他的话他听了大半。虽然明知道赛诗会里有猫腻,但是他不能说,说出来他就是失职。

下面也议论纷纷,都很好奇县令大人怎么会到这里来?但是即然县令大人来了,就是证明他关心江州的学子,对这件事重视,能查明赛诗会背后的黑幕。那么今天当着众人的面,他们就无所顾忌了。

“参见县令大人。”除了有举人身份在身的人可以免跪礼而行拱手礼,其它众人齐跪行礼。

“诸位学子免礼。”

众人起身,等县令大人训话。

“赛诗会至昨日圆满结束,本是件大喜事,却不曾想又闹出这么些风波。有谁可以告诉本官,谁人可以证明轩墨书院有贿赂评审及官府的行为?”

其中有个学子拿出一张字条:“我们在自己的客房里看到的。”

“我们是在书院里看到的。”又一个学子递上字条。

县令大人看了一眼字条,上面写着:轩墨书院为夺回江州第一书院的荣誉,不惜重金美女贿赂评审及官府。

不禁皱眉:“就因为这一张来路不明的字条?”

“我们本不信,但是整个城每家住着与会人员的客栈都有这张字条,城内的各大书院都有。而本季赛事原本就有许多蹊跷,很多江州有名的书院与会之才子都没有进入决赛。倒是这个名不见经卷,三等书院出身的孙翼珩拔得头筹,本就让人意外。”

听到这样的评论,中间也有人站出来:“孙翼珩决赛当日,确实表现很好,才思敏捷文采出众。”

“正因为如此才更奇怪,竟有人反应灵敏到那种程度,不是串通好了是什么?”又有人站出来提反对意见。

“是啊,是啊!肯定是串通好的。”附和的声音越来越多。

王大人只得伸手示意大家安静,整个会场又渐渐安静下来:“世间才智聪慧的大有人在。今日我也将几位评审请来了,当时赛事记录都在这儿。”王大人说着拿起身边一叠记录给大家看,“诸位可以取去任意翻查,如有疑问可以当面询问本官及几位评审。”

当然没有人敢去翻看,那些记录都是明面上的东西,看也看不出个什么。所以谁都没有去翻查。王大人也料到会是这样,所以才故意讲得这么光明正大。

夏过碰了一下柳岩祉,让柳岩祉开口。柳岩祉微微一笑站出来:“这些东西,我们都可以不看,但是把赛诗会晋级图拿出来,让大家瞧瞧也可以一目了然。”

王大人一愣,但是当着这么多的学子面前,他也不能拒绝,便点头:“好!”

当衙役把晋级图展开时,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图上。从这晋级图上最能看出问题。赛诗会现场也许大家都没有觉得不妥,这图一拿出来,便引来一片哗然。

除了轩墨书院只有孙翼珩一个人参赛,其它书院多则五人,少也有两人。总共参赛学子有六十名。第一轮一过,林山书院五人参赛五人晋级。第二轮十人晋级,林山书院占了三个。第三轮五人晋级中有两人是林山书院的,一人排第二,一人排第五。

再看看林山书院学子的对手,实力也是不俗的。这样一张图摆出来,让人起疑的不是轩墨书院而是林山书院。

顿时下面议论纷纷,都在说着当时的情况。一个学子忽然气急败坏的动手打了身边的学子:“我说当日你怎么那么简单的对子对不上,原来你给林山书院的放水。你记不记得我们出来的时候,老师是怎么跟我们说的。今年我们好不容易拿到参赛资格,哪怕拿不到前三名,能进前十也是荣耀。你明明可以的,明明可以的。”

被打的学子一脸羞愧与委曲,不禁哭起来:“我能怎么办?他们拿我妹妹要挟我,如果我不输,他们就要把我妹妹卖到青楼去。”

这样的对话犹如一枚深水炸弹,让众人不禁万分惊讶。顿时炸开了锅。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