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3章

悍女驯夫小说:第23章

编辑:对酒眉更新时间:2021-02-23 23:04:54
悍女驯夫

悍女驯夫

在江宁府最最有名的千百年古刹凌烟寺里,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正艰苦的爬着阶梯,而这位女子是我们的女主角夏过,夏过实际上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是二十一世界最更年轻的考古学一位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艰难的爬上了最高的台阶,双手撑着已经直不起来的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白色的雾气从嘴里散出来。抬头望着雄伟的大殿,看着匾额上“凌烟寺”三个大字,一脸喜悦:“我的个亲娘啊,总算上来了,累死我了。”。

作者:忧葛雪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夏过轻轻一笑点点头,的确他是一个性格直爽人。几人回到孙翼珩的家里,果真很是破旧,但是书籍却很多。夏过上下打量了周围也没意外发现其它人,有些很好奇:“你的家人呢?”“我们家就剩几人来到孙翼珩的家里,果然很是简陋,不过书籍却很多。夏过打量了四周没有发现其它人,有些好奇:“你的家人呢?”。...

精彩章节

夏过微微一笑点头,看来他也是一个直爽人。

几人来到孙翼珩的家里,果然很是简陋,不过书籍却很多。夏过打量了四周没有发现其它人,有些好奇:“你的家人呢?”

“我们家就剩下我一个了。”孙翼珩微笑着回应,但从笑容里却看得出几分苦涩,“几位坐吧!我去倒茶。”

孙翼珩拎了一下茶壶,表情有些尴尬。

“别忙了,我们都不渴。”夏过估计这时候孙翼珩家里还没有热水,毕竟他去参加赛诗会去了。从赛诗会现场到这里也有些路程,他即使走捷径也比他们快不了多少,哪有时间烧水。刚刚在面馆里遇到他,估计他是去那里吃面的。

“逸恒,你回来了吗?”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

孙翼珩忙出门迎接:“苗婶,我回来了。今天的糖水卖得好吧!”

“好,今天还有两个公子赏了我五两银子。”苗婶说着便从袖子里把银子掏出来递给孙翼珩。

孙翼珩忙推辞:“苗婶,你每天卖糖水都很辛苦了。把钱存着给小虎读书吧!”

“一直都是你在教小虎读书,一文钱都没有要,那笔墨纸砚你也要花钱买啊。再说要不是你教我这几天把糖水摊摆在那里。这些天的生意也不会这么好。”苗婶一脸的笑容,进了屋才注意到夏过他们几个,“有客人在啊!都还没吃吧!我去给我们做饭。”说着便将银子塞到孙翼珩的手里。

长贵才看清这个大婶就是在大树下卖糖水的大婶,忙凑过去:“大婶,要做饭啊,我去帮把手。”

苗婶才认出长贵,他今天在她摊子前坐了很久,还帮她收拾碗筷。没想到在这儿又遇到:“是你啊!好,好,帮我去打下手。小伙子贼机灵的。”

草儿也忙站出来:“我也去。”

“好啊!多个人多把手,很快就有得吃了。”苗婶爽朗的笑着。

孙翼珩看着手里的银子很是不自在,想塞还给苗婶,苗婶已经和长贵、草儿出去了。有些不好意的看着夏过他们。

“苗婶是我的邻居,我娘生前跟她很要好,他看我一个人没人照顾,所以总是帮我做饭、浆洗衣服什么的。她的儿子今年十二岁,家里穷一直没有送去学堂。我有空就会教教他。”孙翼珩解释了一下苗婶与自己的关系。

“你真是幸运啊,有这样一个好邻居。你今天拿了头名,官府奖赏给书院和个人的是什么东西啊?有奖杯什么的吗?”夏过有些好奇奖赏是什么?

孙翼珩轻轻摇了一下头:“赏给书院五百两的建院津费和一道旗帜。而个人除了五十两银子,还有这个。”他拿出一个红锦帛的硬面本,看上去很像荣誉证书,“这些都是荣誉的象征,但是这些荣誉都不及江州第一书院的那块匾。”

夏过来了兴趣:“哦,那怎样才能得到那块匾呢?”

“蝉联头名三次的书院,那块匾便会挂到哪个书院。但是十多年了,那快江州第一书院的匾一直挂在林山书院里。所以林山书院成了江州最大最有名气的书院。”

“我记起来了,今天的第二名好像是林山书院的。”柳岩祉回了一句。

孙翼珩点头:“是,今天台下给我出难题的都是林山书院的。”

“你今天在面馆被人打也是因为林山书院吧!我听到打你的人说了一句要让轩墨书院从江州消失的话。”夏过猜测应该是跟书院有关。

“夏贤弟真是洞察力非凡。是的,是跟书院有关,这么些年林山书院越来越有名气,也是因为那块匾。江州书院众多,年年都是他们拔得头筹。其实他们在暗地里做了很多事,买通评审和与会才子。林山书院才会一路过关斩奖走到最后的决赛。”孙翼珩说到这里嘴角出现了一道鄙夷的笑容。

“打到决赛之时,知道今年林山书院最大的敌手便是我轩墨书院,便前来贿赂于我。我没有答应就改成了威逼,然而却发现我家里就我一个人,连个要挟我的对象都找不到。所以便又以书院存亡相要挟。轩墨书院是我老师一生的心血,我定是不会让他们毁了。”

夏过一惊:“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敢拿第一名。”

“我曾经也想过依了他们,但是据老师所说十几年前江州第一书院的匾是挂在轩墨书院的,后来林山书院出了一个大才子,便夺了那块匾。林山书院便一举成名,林山书院拉走了轩墨书院当时最好的几位老师。当时对轩墨书院真是一个天大的打击,再后来慢慢的轩墨书院成了一家三等书院,老师最大的心愿便是再将那块匾夺回来,所以我最终决定还是不退让。”孙翼珩眼神很是坚决。

“你真的不怕他们毁了轩墨书院吗?这样做是不是太冒险了?想必林山书院不会就此罢休的吧。”刘言之忙问了一句。

孙翼珩眼里闪过一抹无奈:“那就只能看瑞王治理下的江州,是不是那么暗无天日了。轩墨书院如若此次真的在江州消失了,也只能说我这一赌赌错了,而我也无愧于心,没有助长其不正之风。”

“今天他们打你,就是因为你最终还是没有让林山书院对吗?我记得他们还说什么你小子再不听话之类的,他们还要求你做什么吗?”夏过忙问。

孙翼珩轻轻点了点头:“让我今年乡试不得中举。”

“岂有此理,太过份了!凭什么要去阻人前程?”夏过有些愤怒了。

“我如若今科乡试不中,而李进中了,大家都认为我只是一时运气好得了头名,而非是真正的实力。他们林山书院便不会因此次赛诗会影响声誉。”孙翼珩淡淡的回了一句。

夏过很是气愤:“太过份了。林山书院也未必太嚣张了吧。”说到这里她便暗自沉思了片刻,然后询问了很多林山书院和轩墨书院的事。

还有那个瑞王和松县县令大人的事。松县是江州最大的一个县,虽瑞王府不在松县,但松县却很繁华,江州府的重大活动一般都在松县举办。

这时才知道江州的县令换得真是勤,隔不了一年就得换一个。不知道是朝庭的原因还是江州的原因,在这松县做县令就是做不长。

“我要想个办法治治林山书院。”夏过听完了孙翼珩的介绍,便吐出这句话。

“哦?夏贤弟有什么良策?”孙翼珩来了兴趣。

夏过微微一笑:“我闻到饭菜香了。”

果不其然,苗婶、长贵和草儿端着饭菜出来。苗婶还客气了一句:“没什么好招待的,几位慢用。”说着便走,孙翼珩强留也留不住,“我去给小虎和他爹做饭去。”

夏过本来早就饿了,中途又说事儿没感觉到饿,这一桌子菜端上来,肚子里的馋虫都给勾出来了。齐一下筷子。

“孙兄,我不客气了啊!”说着便对着面前的饭菜大快朵颐。

孙翼珩看着夏过这么大方直率,不禁又多了几分欣赏,他也不喜欢那种扭捏作态之人,看着夏过开心的吃着,不禁脸上露出笑容。

刘斯曜和柳岩祉相视一笑,夏过的直率不是人人都有的。

晚餐在很愉快的气氛下用完了,柳岩祉家虽简陋,但是还是有两间卧室的。出门在外也不能太过讲究。

枝倩一个女孩子也不好跟着一屋子男人住,便住到了苗婶家里,夏过、草儿住了一间,其它四个人挤了一间。

夏过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样才能让林山书院不敢对轩墨书院使坏呢?想了想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有了。不禁笑起来:“哈哈哈,就这样。”

草儿一愣:“小姐,你半夜里笑什么?”

“草儿,起来,拿纸笔来,做事。”夏过忙将草儿拉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孙翼珩的同窗便急匆匆的赶来:“孙兄,快去书院,出大事儿了。”

孙翼珩一听整个人惊住了:“出什么事儿了。”

“别问了,你一去就知道了。”同窗说着就拉着孙翼珩往书院跑。柳岩祉他们也忙跟上。

夏过嘴角露出一抹不被人察觉的笑容,他们都跟过去了,而她和草儿却跑到县令的家里,坐在花厅里喝着茶。

王县令慢慢从旁边走了出来,夏过和草儿忙起身行礼。王县令打量着二位,都生得极其俊秀,轻轻说了一声:“免礼。”语气很平和但有几份威严在里面。

“谢王大人。”夏过和草儿起身。

王县令看了看柳华青的名贴,又看了看面前的两个人:“哪位是柳大人的公子啊。”

“在下便是。”夏过微笑拱手。

王县令目光落到夏过的身上,脸上多了份笑意:“果然少年才俊。不知柳大人有什么吩咐下官的?”

“其实这事也真不好劳动县令大人,您也知道我爹他是吏部尚书,掌管着全国官吏的任免、升降、调动等问题,总得避避嫌。但是在下真的是别无它法,只得请大人出面帮帮忙,在下感激不尽。”夏过这句话给了王大人两个讯息。第一,他要他帮忙解决只有他能解决的问题。第二,柳华青是会记得他的好的。

王县令一听顿时心里一喜,忙询问:“是什么事让公子这般焦心,如若本官能解决的,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昨日赛诗会,我一好友拔得头筹,孰料人还未至家便被人暴打一顿,还扬言要毁了他所在的书院。”夏过说这句话时眼睛一直看着王大人。

王大人一听这话,眼神便开始有些闪躲,手还不禁摸了摸胡子。夏过嘴角闪过一丝笑意,看来这个王大人是知道的。

夏过装作没有注意到王大人的表情,而是接着说:“本以为那些输了的才子们只是心生妒忌所以打了他一顿。孰料今早书院便被众人团团围住,说是书院贿赂评审及官府,才会让一个毫不出众的轩墨书院拿了今年的头名。”

王大人听到这话,人没有立即发怒,而是装作惊讶的回问了一句:“竟有此事?”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