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悍女驯夫小说:第22章

编辑:对酒眉更新时间:2021-02-23 23:04:53
悍女驯夫

悍女驯夫

在江宁府最最有名的千百年古刹凌烟寺里,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正艰苦的爬着阶梯,而这位女子是我们的女主角夏过,夏过实际上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是二十一世界最更年轻的考古学一位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艰难的爬上了最高的台阶,双手撑着已经直不起来的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白色的雾气从嘴里散出来。抬头望着雄伟的大殿,看着匾额上“凌烟寺”三个大字,一脸喜悦:“我的个亲娘啊,总算上来了,累死我了。”。

作者:忧葛雪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柳岩祉也没提问而而已笑容,在夏过身边坐定,语气变的非常柔和,眸子里多了几分柔情:“要喝点儿什么糖水?”夏过对他这样说话的的语气有些不自在的生活,虽然她也没过激行为的举动不是而一旁的黄枝倩看到柳岩祉这样的眼神,心里一颤。这样的眼神为何从来没有给过她?她清楚的明白,他看她的眼神是干净的,平和的,是朋友之间的眼神。而他看黄花菜眼神却是温柔的带着淡淡的情意。。...

精彩章节

柳岩祉没有回答而只是微笑,在夏过身边坐下,语气变得十分温和,眸子里多了几分柔情:“要喝点儿什么糖水?”

夏过对他这样说话的语气有些不自在,但是她没有过激的举动而是轻声回了一句:“随便啊。”

而一旁的黄枝倩看到柳岩祉这样的眼神,心里一颤。这样的眼神为何从来没有给过她?她清楚的明白,他看她的眼神是干净的,平和的,是朋友之间的眼神。而他看黄花菜眼神却是温柔的带着淡淡的情意。

“那来碗杏仁茶好不好?”柳岩祉仍旧那样看着她,语气仍旧温和。

夏过越听越觉得别扭,倏地抬起头看着柳岩祉:“你怎么这么罗嗦啊!说了随便了。”

柳岩祉一怔,随即一笑:“这样才像你嘛,刚刚那样我有点儿不习惯。”

夏过丢给他一个白眼,嘴里发出一个嘘声:“嘁!有病。不吃了。走啦!”说着猛得起身。

她刚一起身就听到“咚!”得一声。听到声音猛得回头,一脸惊讶。

柳岩祉摔到地上。那长凳就是这样,一端的人起身,没了重力压着保持平衡,另一端坐着的人如果脚下没有支撑着身体的重心,一定会摔到。

长贵和枝倩也一惊:“少爷。”说着便上前去扶他。夏过就站在那儿,本想去扶一下,但是看着长贵和枝倩去扶了,她便也懒得去凑热闹。

柳岩祉被扶起身眼睛看向她,她便双手交叉的抱着胸前,露出得意的笑容,摆着一脸看戏的表情。

“黄花菜,你是不是故意的。少爷哪里得罪你了?”长贵有些气愤,这个黄花菜总是这么欺负少爷。

夏过轻哼了一声,一脸不屑:“是又怎么样?我就是故意的,怎么了?你打我啊!”

长贵松开柳岩祉,瞪着夏过朝他面前冲过去:“你……”

柳岩祉忙拉住长贵:“没事了。走吧!看这天色我们估计今天到不了博浪屿了。找个客栈落脚吧!”

刚刚夏过惊讶而略带关心的眼神他是看到了,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就换成了一幅看戏的模样,但是他知道,那不是如她自己说的那般是故意的。心里不禁又闪过一丝暖意。

“是呀!先找个地方住一宿吧!”刘斯曜也忙点头。

这么决定了,便都上了马车,延着马路朝前赶。马车里的气氛比先前还尴尬,夏过看着对面坐着的黄枝倩,想起以前黄家她在她面前说过的话,越看就想上前揍她。

“这马车里坐得无聊,我出个题目给你们做吧!”夏过看着刘斯曜和柳岩祉等着他点头。

刘斯曜以为夏过刚刚看了赛诗会意犹未尽,便点头:“好呀!不要太难了,我才学有限。”

夏过一笑:“放心啦,不会太难的。”

“那好吧!你且出来我试试。”刘斯曜做好了认输的准备。

“那我出题了。从前有母女三人,母亲死了,姐妹俩去参加葬礼,妹妹在葬礼上遇见了一个很帅的男子,并对他一见倾心。但是葬礼后那个男子就不见了,妹妹怎么找也找不到他。后来过了一个月,妹妹把姐姐杀了,为什么?”

刘斯曜一怔,挠了挠了头:“为什么呢?她思念成狂疯了。”

夏过摇了摇头:“不是!你再猜猜。”

刘斯曜想了很久,就是想不到:“我想不到,妹妹为什么无缘无故的要去把姐姐杀了呢?难道那个男的喜欢她姐姐?”

夏过摇了摇头:“不是。再猜猜。”

柳岩祉看着夏过:“怎么出这么怪的题。世上怎么会有妹妹杀姐姐的事呢?不可能。”

夏过目光落在黄枝倩身上,然后回了一句:“是呀!你说为什么呢?妹妹为什么要杀姐姐呢?”

黄枝倩脸一阵红一阵白,脸色十分难看,就是不说话。

这时长贵喊了一声:“少爷,前面有家客栈,我们就住这儿吧!”

刘言之撩开窗帘看了一眼,感觉还不错,便答应了:“好。”

长贵这么一打断,都忘记去问那道题的答案了。只有黄枝倩的脸色非常不好,眼神都变得闪躲,不敢去看夏过。

长贵赶着马车过去,来到门前便跳下马车,询问了几句,然后垂头丧气的回来了:“少爷,客满了。”

“那算了,再往前走找找吧!”刘言之有些失望,但也无奈,这一行六个人总不可能在车上过夜吧!

一路遇到几家客栈都客满,不禁有些疑惑:“为什么都客满啊!客栈生意这么好吗?”

“小哥,这不赛诗会吗?所以很多地方的人都到这儿来了。这几天几乎家家客满。实在是抱歉。赛诗会结束了,估计明天会好些。”

长贵真的很无奈,看着天色也晚了,再找不到客栈落脚,他们真的只能住在马车里了。如若只有他们三个男的还好,这不还有三个女子,这样肯定不行。

“我饿了,那儿有个面馆,我们去吃碗面吧!”夏过看着那面馆飘着热气,阵阵肉汤的香味飘过来,真是让本就有点儿饿的她,更饿了。

“好吧!我也有些饿了。”柳岩祉回了一句,其实他倒没有感觉特别饿,只是听到夏过说饿了便附和了一声。

长贵停了车,几人正准备进面馆。

忽然一个身影从面馆里跌出来,紧跟着几个凶神恶煞的人走出来,对着跌倒在地上的人踢了几脚,打完之后便是警告声。

“你小子再不听话,就等着轩墨书院从江州消失吧!”说着便转身离开。

地上的人艰难的爬起来,没有说话,只是用袖子擦着嘴角的血迹,看着那几个人的背影,目光里全是愤慨与蔑视。转过身拖着受伤的腿一瘸一拐的离开。

夏过目光落到他的身上,不禁一愣,他不是孙翼珩吗?拿了头名,不是应该跟朋友或者那些大官们一起吃宴席吗?怎么在这里还被人打。便忙在身后喊了一声:“孙翼珩。”

孙翼珩听到有人叫他,便转过头,打量半天。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们六个人,他确定他不认识他们。有些疑惑的指了指自己:“你们叫我?”

夏过走了过去:“是呀!怎么回事儿?他们为什么打你?”

孙翼珩看着面前这个瘦小的少年,不禁一笑,原来是看热闹的:“这好像跟你没关系。”

“是跟我没关系,但是我对我所欣赏的人身上所发生的事就特别上心,特别八卦。”夏过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傲气,语气便开始变得无赖起来。

孙翼珩眼里透着疏离:“抱歉,我没功夫也没有兴趣去满足你的好奇心。”说着便转身就走。

“孙翼珩,你敢不敢跟我赌一把。你赌赢了,我转身就走。如若是输了就告诉我他们什么人,为什么要打你?”夏过就是见不得人多欺负人少,她之所以没有直接去打抱不平,就是想弄清楚什么回事儿。

“无聊。我为什么要跟你赌。”孙翼珩不屑的一笑,连头都没有回。

夏过微微一笑:“我知道你今天在赛诗会上赢了所有人,但是你却没有遇到实力与你相当的对手。胜利对于你来说一点挑战都没有,这样的胜利很无趣。”

孙翼珩听了这句话,忽然停了脚步,他没有想到他一下说到他心里去了,但他还是冷冷的回了一句:“那又怎样?”

“所以,你要跟我赌一把,挑战那个与你实力相当的人。”夏过相当自信的回了一句,她相信他会接受的。

听到这句话,孙翼珩果然回头:“好!我答应你。怎么赌?”

“很简单!依旧是对对子,既然是我挑战你,那么你先出题。”夏过那是相当自信,她知道如果她对不上,还有柳岩祉那个小神童。

“好,骑奇马,张长弓。”

夏过一听,拆字联,她的强项,轻轻一笑:“伪为人,袭龙衣。”

孙翼珩忙接口:“骑奇马,张长弓。琴瑟琵琶八大王,王王在上。”

“伪为人,袭龙衣。魑魅魍魉四小鬼,鬼鬼犯边。”夏过瞬间接口。

孙翼珩心里一惊,没想到还真遇到个才思敏捷之人:“骑奇马,张长弓。琴瑟琵琶八大王,王王在上。单戈成战。”

“伪为人,袭龙衣。魑魅魍魉四小鬼,鬼鬼犯边。合乎即拿。”夏过面不改色应对自如。她身后的五个人不禁张大嘴巴,半天合不拢。太意外了。

黄枝倩更是意外,死而复生之后的黄花菜不仅性情大变,才思也比以前敏捷。

孙翼珩听完他的下联,不禁面露喜色,那种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夏过当然把这些看在眼里,微微一笑:“该我出上联咯?”

“请!”孙翼珩眼神忽然变得神彩飞扬,激动万分。

“很简单五个字:五月黄梅天。”

孙翼珩本想开口应对,忽然咽下去了,他觉得不妥。五月黄梅天,五个字把一副烟雨江南美丽的画卷表现在眼前,又是一美酒之名。就单从字面,又是数字,又是天文,又是颜色,又是植物……这么一个上联,不说能不能对得出下联,能出这样的上联也算是世间难寻。真可谓千古绝对。

想到这里不得已只得一拱手认输:“千古绝对,在下甘拜下风。”

夏过轻轻一笑:“即然你认输了,那就告诉我我想知道的吧!”

孙翼珩本来整个人有些激动,但是一听到这句话,脸上的表情变得尴尬起来:“说来话长,如不介意,到寒舍坐坐吧!在下再慢慢道来。”他邀请他至家,其实也同样是欣赏其才华,这样的人他还是想认识一下。

“好啊!反正我们没有找到客栈住,你若不嫌麻烦上你家也不错。”夏过嘴角微弯,开了句玩笑话。

“那有何不可,只要不嫌弃在下房屋简陋。这几日客栈都住满了,相必你们也不太好找住的地方。”孙翼珩大方的回了一句,“我家就在后巷,转过弯就到。”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