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0章

悍女驯夫小说:第20章

编辑:对酒眉更新时间:2021-02-23 23:04:49
悍女驯夫

悍女驯夫

在江宁府最最有名的千百年古刹凌烟寺里,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正艰苦的爬着阶梯,而这位女子是我们的女主角夏过,夏过实际上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是二十一世界最更年轻的考古学一位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艰难的爬上了最高的台阶,双手撑着已经直不起来的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白色的雾气从嘴里散出来。抬头望着雄伟的大殿,看着匾额上“凌烟寺”三个大字,一脸喜悦:“我的个亲娘啊,总算上来了,累死我了。”。

作者:忧葛雪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柳岩祉明白他的话答话,黄花菜会越说越过分,干脆已不再张口。黄枝倩何其很聪明之人,毕竟明白她这个时候什么话都不能够说。刚一进去也没跟黄花菜父子相认,现在的就更不能够认了。她微她微垂着头偷偷打量着对面的刘斯曜,为何这个男人要帮黄花菜?他是什么人?。...

精彩章节

柳岩祉知道他如果回话,黄花菜会越说越过份,索性不再开口。黄枝倩何等聪明之人,当然知道她这个时候什么话都不能说。刚刚一进来没有跟黄花菜相认,现在就更不能认了。

她微垂着头偷偷打量着对面的刘斯曜,为何这个男人要帮黄花菜?他是什么人?

马车里四人相对无语,只有马蹄落在地上、车轮辗过路面的声音,马车摇摇晃晃一路朝江州府的风景名胜之地前去。

夏过目光不愿去看黄枝倩,便撩开窗帘看向外面,欣赏着延途的风景。到了另一个城,一个搭着高台、用红色绸带来装饰的台口,周围围了很多很多的人。

台上后方坐着七个年纪各异的男人,而台上左右各站着一名青年男子。他们身穿直缀,头戴方巾,一看就是的文弱书生。

夏过好奇的一问:“他们在干嘛!”

刘斯曜往外一瞧便明白了:“这是赛诗会。每个地方都有的,由当地官府主办,由各个书院挑选优秀的学生来这里参赛。得前三名的书院除了会得到官府的奖励之外,更多的是可以赢来好的名声。”

“哦,好像很有趣。我们去看看吧!”夏过刚刚不太愉快的心情变得激动起来。这可是传说中的赛诗会啊!不去亲眼看看太对不起来这一遭了。

刘斯曜看向柳岩祉:“柳兄,去看看吗?”

“好!”柳岩祉点头,难得看到夏过又露出笑脸,怎么着也得满足她。

黄枝倩看了看那边,整个会场没有一个女子,便有些为难:“表哥。那里没有女子观看。”

“那你留在马车里吧!我们三个去看看。”柳岩祉微微一笑,对着前面赶车的长贵喊了一句,“长贵,停车。”

长贵忙停了车:“怎么了,少爷?”

“你们在这里陪二小姐,我们去看看赛诗会。”柳岩祉、夏过和刘斯曜走下马车。

“哦!好的!那我把马车赶到那棵大树下,等你们。”长贵看了一眼前方不远处的大树,那在大树下还有一个买糖水的小摊,两张小桌子,四条长凳。

草儿忙从马车上跳下来:“我要跟着我们家小姐。”

夏过敲了一下草儿的头:“叫公子,还叫小姐。”

草儿吐了一下舌头:“一着急就忘了。”

“走吧!”夏过甩了一下头,便让草儿跟着一起去了。

黄枝倩只得看着他们四个人朝那赛诗会的现场走去。她多想跟着一起去,可是她这样真的不方便出去。便只得坐在马车里。

“二小姐,要不下来喝碗糖水吧!”长贵把马车停下后,便在糖水摊前坐下。

黄枝倩看了一下四周,卖糖水的是位大婶,便下了马车在摊前坐下:“好吧!那就给我来一碗红豆沙吧。”

“好!小姐。稍等。”糖水大婶便给盛了一碗给她端过来,“小姐,慢用。”

糖水大婶又问长贵:“小哥,你要什么?”

“我?来碗芝麻糊吧!”长贵应了一声,然后将钱交到糖水大婶的手里。

枝倩舀了一勺递进嘴里,味道很好。红豆熬得很烂很细腻,而且都去了皮了。看来是熬得很用心也费了不少时:“大婶,你的红豆沙熬得很好吃。”

糖水大婶听到别人的夸赞不禁笑得眼眯成了一条缝:“好吃常来。”

正在他们吃得津津有味之时,两位公子走过来,一位十几岁,一位二十几岁。十几岁的那位少年公子带着一脸笑:“是吗?这里的红豆沙很好吃吗?”

目光落在枝倩身上,枝倩忙低下头,不去看她们二位,只是轻轻的回了一句:“公子尝尝便知。”

少年颇感兴趣的打量着枝倩,不禁微微一笑:“长得真漂亮。”

“二位公子要不来两碗尝尝?”糖水大婶忙打断他,一看两位公子的穿着打扮,就知道是有钱人家的公子,而这位少年公子一看就是那种纨绔子弟。不想招惹他们,更不想得罪他们。但是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对一个姑娘出言调戏。

“那就来两碗吧!”少年公子要坐下,那位年长一点儿的公子忙帮他拉开长凳。

还小心的提醒了一句:“小心点儿,坐中间,要不会翘起来。”

那少年公子刚落坐,屁股没掌握好重心,整个人往后倒过去,年长公子忙将他扶好。刚一扶好,他就出言抱怨:“这是人坐的吗?这么窄,怎么坐。差点儿摔到本……公子。”

这时糖水大婶心里一惊,生怕他们找茬,还好坐稳之后便没有再说其它话。忙将红豆沙端了上来:“二位尝尝。”

少年公子舀了一口:“嗯,是挺好吃的。甜而不腻,棉软柔滑。东亭,你也尝尝。”

庄栋庭也舀了一口尝尝:“嗯,味道是不错,各地糖水做法不同,各有各的特色。”

糖水大婶听着他们二人称赞,也没有继续纠缠那位小姐,悬着的一颗心算是落地了。看来不会找她什么麻烦了。

二人吃着红豆沙,少年公子抬头看着不远处搭着的台子:“东亭那是什么?”

庄栋庭看了一眼,便也知大概,少年时他也参加过这样的赛诗会。虽说是叫赛诗会,其实不光是作诗,还有对对子,论辩之类的。

“那是赛诗会。公子有没有兴趣去看看?”庄栋庭问司徒楚昭。

司徒楚昭对什么新鲜事物都有兴趣:“当然要去啊!”说着放下红豆沙的碗起身,“东亭,这红豆沙好吃。赏。”

庄栋庭忙掏出五两银子给糖水大婶:“给!”

糖水大婶看着一大锭银子顿时傻了眼:“公子,我们小生意,这么大锭银子找不开啊。两碗红豆沙,十文钱就够了。”

“公子赏你的。”庄栋庭放下银子,便跟着司徒楚昭离开的糖水摊朝赛诗会台口那边走去。

枝倩轻轻舀着碗里的红豆沙,目光也不由得跟着刚离开的那两位,感觉他们有些与众不同。

糖水大婶看着那一锭银子半天不敢伸手拿,眼睛一直看着他们两人消失在人群中。

长贵开着玩笑:“大婶,你再不把银子收好,小心被贼人抢了去。”

糖水大婶忙收起银子看着长贵笑起来:“青天白日的哪来的贼人?”

“那可说不准,不过有贼人来了,我也帮大婶给打走。”长贵嘻笑着。

糖水大婶看长贵碗里的芝麻糊快吃完了,便又打了一勺给他添进去:“看你小嘴甜的,再给你来点儿。”

“谢谢大婶。”长贵一脸的笑容。

庄栋庭和司徒楚昭挤到最前面,看着台上正在对对子的两个人。二人都只弱冠之年,左边那位身上带着一股子儒雅,那份儒雅中又透着几分英气。

“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左边那位出联。

右边那位沉思半晌便回:“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台下一片叫好声,右边的那位出联:“富贵如龙游尽五湖四海。”

“贫穷如虎惊散九族六亲。”左边那位神情泰然自若的对应,又是一联脱口便出,“春读书,秋读书,春秋读书读春秋。”

右边那位嘴里默念了许多遍,硬是没有想出下联,只得拱手认输:“孙兄,李某甘拜下风。”

“承让。”孙翼珩拱手回礼。

台下的庄栋庭微微一笑:“这个姓孙的,才思敏捷,应对自如,神情淡定,不错!是个人才。”

台上七位评审,相互点头:“嗯,这次赛诗会头名非孙翼珩莫属了。”

主持人得到评审的一致认同,便上前宣布:“本次赛诗会的头名便是轩墨书院的孙翼珩。第二名是林山书院的李进,第三名是……”

司徒楚昭看着都到尾声了一脸失望:“唉!我们来迟了。只看到最后这么一点儿。”

“公子别急。宣布排名之后,便是斗诗的环节了。这台下的人等着的就是为了这个环节。”庄栋庭忙解释给司徒楚昭听。

“哦?接下来是什么?”司徒楚昭来了兴趣。

“就是参赛的所有才子们都站到台上接受台下人的挑战。当然台上的人也可以不接受挑战,但是今天能站到台上的都是各书院的精英,所以他们是不会不接受的。下面更精彩。”庄栋庭当然知道台下的人会出很多生怪的题给上面的才子们。

庄栋庭正在给司徒楚昭解释却突然听到一旁有个声音传来:“其实,刚刚孙翼珩的那个对子不难对。”

庄栋庭不由得朝声音传来的人看去,身材瘦小,长相清秀,声音更是清脆。如若不是一身男装,他一定会误认为是个女子。

刘斯曜和柳岩祉听到夏过的这句话都好奇的看着她:“你能对出来?很难的。”

“当然,要不要对给你们听听:东当辅,西当辅,东西当辅当东西。”夏过一脸的得意。

庄栋庭一愣,这个小伙子真是厉害,他都想半天才想到下联,没想到他倒是先对出来了,不由得朝他们走近了几步。听听他们说什么。

“对呀,很工整。季节对方位。夏过,你真厉害。”柳岩祉忙夸了她一句。

夏过得意的一笑。

刘斯曜忙说:“等会儿斗诗,你去对对那个孙翼珩怎么样?”

“我才不会做这种事呢?无聊死了。”夏过撇撇嘴一脸不感兴趣。

庄栋庭不禁对这个瘦小的男子另眼相看,作风低调。司徒楚昭也感觉到了庄栋庭对那个小个子感兴趣,便也凑了过去。

“是不敢去挑战吧!”司徒楚昭一脸挑衅的看着夏过。

夏过看着走过来的少年,那样的眼神她非常不喜欢。这是哪里冒出一个吊儿郎当的公子哥。

“是呀!有问题吗?”夏过微微一笑藐视地瞥了司徒楚昭一眼。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