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9章

悍女驯夫小说:第19章

编辑:对酒眉更新时间:2021-02-23 23:04:45
悍女驯夫

悍女驯夫

在江宁府最最有名的千百年古刹凌烟寺里,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正艰苦的爬着阶梯,而这位女子是我们的女主角夏过,夏过实际上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是二十一世界最更年轻的考古学一位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艰难的爬上了最高的台阶,双手撑着已经直不起来的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白色的雾气从嘴里散出来。抬头望着雄伟的大殿,看着匾额上“凌烟寺”三个大字,一脸喜悦:“我的个亲娘啊,总算上来了,累死我了。”。

作者:忧葛雪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柳岩祉吓得闭了眼,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即,两人的刀都落在了地下,抱着伤的手臂,一阵惊叫。地上一把匕首在太阳光下闪闪会发光,手柄是金色的上面镶着些红色的宝石,一看就名柳岩祉倏地睁眼,没有感觉到身上有痛疼感,惊谔的回头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精彩章节

柳岩祉吓得闭了眼,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即,两人的刀都落在了地下,抱着受伤的手臂,一阵惊呼。地上一把匕首在太阳光下闪闪发光,手柄是金色的上面镶着些红色的宝石,一看就名贵无比。贼匪看了一眼伤他的匕首,顿时便记住了。

柳岩祉倏地睁眼,没有感觉到身上有痛疼感,惊谔的回头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刘斯曜已经跃了过来,对着两名贼匪胸口猛踹了几脚。将二人打倒在地,又借势一转身将刚刚纠缠柳岩祉的贼匪打倒在地。

看着倒在地上哀嚎的五个贼匪,刘斯曜大吼了一声:“滚!”

五个贼匪没有想到他们这几个人看似文文弱弱,还暗藏高手。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得连滚带爬的从地上起身,落慌而逃。走时还不忘丢下一句狠话:“老子胡三刀会记住你们的。”

柳岩祉不曾想多年后他们真的会再度交锋,而此时小小的贼匪将来居然会成为一股强大的势力。

他们一走,夏过忙推开趴在她身上的柳岩祉,一脸紧张的问:“你没事吧!”

柳岩祉木然的摇了摇头:“我没事。你没事吧!”眼神时充满了紧张与关怀。

夏过有些不知所措,她没有想到危急时刻柳岩祉会以身相救。虽说一直觉得他是一个大烂人,在这一刻,她却无比感动。还好刘斯曜出手及时,如若不然她将如何回报他的救命之恩。

草儿和长贵忙跑过来扶起地上主子,一脸的后怕:“小姐,吓死我了。这里怎么会有贼匪啊。”

刘斯曜捡起地上的匕首,擦干净了沾在上面的血迹,放在鞘里。然后捡起落在地上的烤鸡和烧兔,把皮一揭,又放在火上继续烤。神情淡定得好像刚刚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

“吃点儿吧!还估计得一时辰才能到另外一个城。”刘斯曜拆了一个鸡翅膀给夏过,为了缓解刚刚那一场惊慌,他便说,“虽然没蜜糖,但总不至于要喊壮士开刀。”

夏过接过鸡翅膀,咬了一口,除了香真的没其它味道,不过光这香味足已盖过其它了。

“什么壮士开刀啊?”四双眼睛茫然的看着他。

刘斯曜一边将手里的东西分给他们,一边讲了一个故事:“从前有个人最大的梦想就是做厨子,但是他做的东西实在是太难吃了,没人肯吃他做的东西。他伤心之余他便做了贼匪,这一日他劫了一个秀才,然后秀才向他求情希望能放了他。

他看着这个秀才他也动了恻隐之心,但是他就这么放了他不好向其它兄弟交待,便对秀才说:那好吧!放过你也可以,但是你要吃完我做的菜。秀才想也没有想就答应了。然后这个贼匪非常高兴,忙做了一道拿手菜给他。秀才尝了一口,然后跪到地上大喊:壮士开刀。”

刘斯曜一讲完众人大笑。吃着只有香味的天然野味大喊:“壮士开刀。”

顿时大家心里的后怕都消失了,坐在马车里一路朝前走。只有夏过每次迎上柳岩祉的目光时都变得不自在,她也不知该如何去表达自己的感激。只是从那一刻开始,她放下了所有对他的成见,重新开始用一种新的眼光去看他。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能让他用身体为她挡刀?她只是他名义上的妻子。

偷偷的打量着柳岩祉,他依旧淡定如常,好像刚刚那件事跟本没有发生一样。她觉得她还是需要向他道声谢的:“刚谢你们俩救了我。”

柳岩祉也只是淡淡的一笑:“谢我干什么?又不是我打跑那些贼匪的。要谢谢刘兄,我也要谢他,要不然我肯定被他们砍死。”

刘斯曜微微一笑:“小事一桩。”他其实很想说,你最该谢的人是柳岩祉,是他用身体替他挡着砍过去的刀。虽然我出手及时没伤他半毫,但是这样的举动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但是他不能说。

“不管谢谁了,反正是你们救了我。也是我自己太爱惹事儿,仗着你武功高强,也以为自己会两下,所以才会去惹怒那些贼匪。”夏过有些自责,如若不是她说话太放肆,他们也不会动手吧。

柳岩祉忙安慰她:“其实不论开不开口说话,他们都会动手的,他们是贼。不达到目的怎会罢休?”

“是呀!不要自责了,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所有人毫发无伤。”刘斯曜也忙开导。

夏过只得回以微笑。

长贵忽然身后响起马蹄的声音,马蹄声很快也越来越近,长贵便扭过头往后看,一辆马车朝他们靠近。不禁皱眉,赶这么快,看来有急事儿。忙将马车往路旁边赶了赶,让个道给后面的马车。

后面的马车跟了上来,在他们身边放慢速度拦住他们,长贵不得已只得将马车停了下来。跳下马车正准备责问对方。

“你怎么赶车的,不是让道给你了吗?”

车里的三个人感觉车停了下来,柳岩祉忙撩开窗帘询问:“长贵,怎么了?”所有人都有些紧张,生怕又遇到坏人。

“有人挡道了。”长贵回了一句。

这时那辆马车里下来一个女子,给了赶车的钱,便冲着柳岩祉喊:“表哥。”

那赶车的拿了钱便又赶着车离开了。

柳岩祉看着跑过来的女子,惊讶不已:“枝倩?你怎么来了?”

夏过不禁晦涩地一笑,朝外看了一眼,她又错了。

从他决定带她离开黄府那一刻开始,她以为他跟黄枝倩算是彻底没关系了,她以为她可以跟他好好的和平的相处下去,没想到原来不是这样。收回目光又看向柳岩祉。

“还不下去会你的情妹妹。人家都追来了。”语气有些酸酸的。

柳岩祉想说什么,可是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便下了车。夏过就坐在车上懒得下去,真没想到这个黄枝倩这么痴情,居然追过来。

刘斯曜看着夏过说话的语气不对,忙关切的问:“那个女子是什么人?”

“柳岩祉的情妹妹咯。”夏过似无所谓的回答到。

长贵看到枝倩倒是一脸的笑容,好像十分高兴。而草儿却没有好脸色给枝倩,叫都没叫她一声。

“枝倩,你怎么来了?你一个人吗?”柳岩祉打量了一下她身后,没见其它人。

枝倩点头:“嗯!我一个人。表哥,我来找你的。我赶去刘府的时候你们已经走了,后来打听才知道你们要去博浪屿,我便一路追过来了。还好我认得黄府的马车。”

“你来找我干嘛?赶紧回去,舅舅知道吗?”柳岩祉好心的劝慰着。

听着柳岩祉责备的语气,忽然眼泪就掉下来了,又一副我见忧怜的模样,轻轻摇了摇头:“我爹他不知道。表哥,不要赶我走。我只想跟你在一起,你去哪里我便跟到哪里?我不要名分,我只要跟着你就可以了。”

柳岩祉看着枝倩的眼泪整个人都慌乱无措起来,伸着袖子给枝倩擦眼泪:“别哭了,别哭了。我送你回去。”

枝倩哭着摇头:“我不回去,我不回去。我回去我爹会打死我的,我这次偷跑出来我就没有想过回去,我只想跟着你。无论你到哪里我都跟着。”

柳岩祉看着哭得更厉害的枝倩,整个人都手足无措,紧张的打量着四周,生怕被人看见:“枝倩,你先别哭了,我们慢慢再说好吗?”

枝倩见柳岩祉没有继续让他回去,便渐渐地收住哭声,可是整个人还是微微擅动着:“嗯,你让我不哭我就不哭,我听你的。”

柳岩祉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先上车吧!”最终还是他妥协了。

草儿不禁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还不忘丢了一个白眼:“不要脸。”

长贵瞪了草儿一眼:“你怎么骂人啊!”

“我骂了怎么了,她就是不要脸。哼!”草儿别过头懒得看长贵。

柳岩祉扶着枝倩上了马车,夏过就坐在那里懒得答理他们。枝倩本想着看到黄婳婇该怎么打招呼,毕竟表哥在身边,总不能太过失礼。

谁知道黄花菜一身男装,而车里居然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想了想正好不用假惺惺地打招呼,只是礼貌的微微颌首算是打过招呼了。

“柳贤弟,这位是?”刘斯曜毕竟出身书香门第,该有的礼貌他还是不会漏。

“她是我表妹黄枝倩。”柳岩祉有些尴尬但还是礼貌的回答。

刘斯曜看到夏过脸上不悦的表情,忽然想为她出口气:“哦?与弟妹同姓,莫非还是你姨妹?”

柳岩祉尴尬的笑笑:“是。”眼睛看向夏过,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夏过解释了。

“贤弟好福气啊!娘子生得貌美如花。这……姨妹也同样娇俏可人。”配上刘斯曜戏谑的眼神,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得出他的弦外之音。

夏过听到这话不由得噗呲一笑,虽然心里非常不舒服:“是呀!这等齐人之福,旁人只有羡慕的份,你说是吧刘兄?”既然你黄枝倩看我一身男装,装作没有认出来,那么我为什么不把自己当局外人呢?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