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2章

悍女驯夫小说:第12章

编辑:对酒眉更新时间:2021-02-23 23:04:13
悍女驯夫

悍女驯夫

在江宁府最最有名的千百年古刹凌烟寺里,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正艰苦的爬着阶梯,而这位女子是我们的女主角夏过,夏过实际上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是二十一世界最更年轻的考古学一位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艰难的爬上了最高的台阶,双手撑着已经直不起来的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白色的雾气从嘴里散出来。抬头望着雄伟的大殿,看着匾额上“凌烟寺”三个大字,一脸喜悦:“我的个亲娘啊,总算上来了,累死我了。”。

作者:忧葛雪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长贵头稍稍低了一下,像是不太不愿意说,但最后但是张口了:“嗯!是!那是因为他跟先生对话,让先生不开心了。”“哦?想来听一听。”夏过倒挺爱听的。“少爷问先生,什么是人“哦?说来听听。”夏过倒挺想听的。。...

精彩章节

长贵头稍微低了一下,好像不太愿意说,但最终还是开口了:“嗯!是!那是因为他跟先生对话,让先生不高兴了。”

“哦?说来听听。”夏过倒挺想听的。

“少爷问先生,什么是人生第一等事?先生说,只是读书举进士而已!少爷听后不以为然,当即就反驳先生,举进士恐怕不能算第一等事,而读书学做圣贤才是头等大事。”

夏过听到这句话,脸上的笑容忽然僵住了。她再一次听到他说他要做圣贤,而这个人生目标却是从小时候就定好了。

不看重登第做官,而有志于读书学做圣贤,那么小已经开始关注学习目的,探索人生价值了。她是该继续嘲笑他异想天开,还是重新审视一下这个看似很任性的大男孩儿。

长贵看到夏过的表情就知道,又多了一个人要取笑少爷了,忙解释:“其实,自从夫人去世后,少爷改了很多,再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了。”

夏过不禁一愣:“夫人去世?”忽然想到柳岩祉跟他说过的话:还是没有血缘关系的表姐。

“是,夫人在少爷十岁那年去世了。第二年老爷娶了黄氏做填房,黄氏起初对少爷不好。后来少爷捉弄了她一回,后来就不敢对少爷不好了。”长贵说完忙把嘴捂上,暗自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黄氏好歹是这根黄花菜的姑姑,怎么能将这话说出来呢?

夏过不禁一笑:“这事跟我没关系,你不用那么紧张。”回过头再看看柳岩祉,难怪他会当她是她娘,缺少母爱的孩子。虽然不知道他娘亲怎么去世的,不过从他刚刚的话中她猜想应该跟他有关。

长贵眼里还是带着丝丝的不安,忙起身:“少夫人,奴才去忙去了,有事儿喊一声。”

夏过是个普通女人,跟大多女人一样,最大的毛病就是心肠软。看着如熟睡的柳岩祉,忽然觉得他挺可怜的。十岁没了母亲,继母对他又不好,若非他机灵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

相信黄氏对他的好都是表面的,从来没有真心待过他吧!这黄老爷子一个地方官都每天忙碌不堪,更何况柳华青是朝庭重臣,可想而知能给他带来多少关爱?

忽然明白为什么柳华青要替他找一个比他大的女人做老婆,这样可以好好照顾他、好好包容他吧!估计柳华青终日忙于国家大事,对这个独子也倍感歉疚才会如此煞费苦心的为他着想。

好吧!既然运命安排她来照顾他,那么她就好好照顾他吧!伸手再摸了摸他的额头,烧还没有退下来依旧那么烫手。这样下去不行的,再烧下去别把人给烧傻了。

忙打了温水替他擦拭四肢,一开始她还是有些尴尬,但是想想当他是个大孩子也就克服了那股心里障碍。虽然这种物理降温的方法不一定能完全退烧,但是可以降低身上的温度,不至于烧坏脑子。

温水擦过后,又拿了一壶很烈的酒,淋在棉巾上继续给他擦拭。酒精擦身是可以降温的,但是这里没有酒精,只能用酒精含量高的酒来试试的,希望能有效。

一翻折腾过后,夏过累得半死便趴在床前睡着了。不知是她物理降温的方法见效了还是药起了作用,柳岩祉的烧慢慢退下去了。柳岩祉整个人也清醒了很多,看着趴在床前的夏过不禁有些疑惑,她怎么在这儿?

伸手推了推夏过:“喂,黄花菜!醒醒,要睡,回你房间去睡。”

夏过被摇醒了,轻轻抬起头看到柳岩祉精神好多了,便站起身。摸了一下他额头,退烧了。便一脸淡然:“你没事儿了吧!没事儿我回房去了。”

“喂!你怎么在这儿?”柳岩祉看着离开的夏过问了一句,“不会是你一直在这儿照顾我吧!”

夏过头也懒得回:“嘁!懒得理你。”说着便出了房门,肚子饿得咕咕叫。

草儿见小姐出来,便忙迎上去:“小姐,姑爷没事儿了吧!”

“他?没事儿了。不过你小姐我饿了,有吃的没?”夏过神情有些懒慢,端进屋子里的早餐早就凉透了,没法吃。

“当然有了,奴婢知道小姐今儿早上没吃饱,特地去厨房给小姐蒸了虾饺,还热着呢?”草儿一脸的笑容,“小姐你先回房,奴婢给你端去。”

夏过揪了一下草儿的红润的脸:“就知道你疼我。”草儿刚离开,她忙喊了一句,“草儿,端这里来就行了。”她肚子都饿了,何况是柳岩祉呢?她好歹早上还吃了几口,柳岩祉可除了一碗药汤,什么都没有吃呢?

“哎,好的。”草了应了声便一路小跑着往厨房去。

夏过转身又进了房间,柳岩祉已经起身了,脚步有些迟缓,向桌前走。她忙跑过去搀扶:“你干嘛下床啊!你烧刚退。”

柳岩祉一副相当无辜的模样看着夏过:“我渴了,我想喝水。”

夏过丢给他一个白眼:“你渴了,不会喊人啊!回去躺着。”

“哦!”柳岩祉听话的应了一声,眼里带着几分戏谑,“你还是很关心我嘛。”

“多话。坐好了,我给你倒水去。”夏过扶柳岩祉坐好,便去倒水。把水杯猛得递到柳岩祉面前,脸上没有一点儿表情,“给!喝吧!”

柳岩祉接过水杯,脸上还是挂着那样的笑容:“其实你没这么凶,不用刻意装成这样。”

夏过瞟了他一眼,懒得理他。这时草儿端着虾饺进来了:“小姐,赶紧吃,放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夏过应声,走过去挑了一些放进碗里递给柳岩祉,“你也饿了吧!”

草儿见小姐居然把虾饺给柳岩祉,一阵风似的冲到他们面前,在柳岩祉之前接过碗,一脸愤怒的看着柳岩祉:“这是我蒸给小姐吃的。你!没份。”

夏过不禁一笑,这个草儿这么护食儿的:“草儿,这还有。我吃不了这么多的。”

“小姐吃不完,也不给你吃!”草儿眼里还是透着那愤愤的光,死死盯着柳岩祉,“活该你挨饿,活该你掉荷花池里。”

柳岩祉和夏过面面相觑,一脸的茫然,这是发生什么事儿?这么一脸愤愤不平:“怎么了?草儿发这么大火。”

“你问他啊!哼!亏得小姐早膳都没有用就来照顾你。自己没吃先想着你,你太没良心了。”草儿气呼呼的模样真的把夏过逗笑了。

柳岩祉听草儿的话,一愣。脑子里闪过一些模糊的画面,给他喂药的是黄花菜?给他擦拭的也是黄花菜?不禁抬头打量着夏过,是她让他再次体会到娘亲给他的温暖。

“看什么看?你敢说你昨天半夜不是去会二小姐了?是不是还想着跟二小姐一起私奔。”草儿气得脸都绿了。

柳岩祉面色一沉:“草儿,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的。”

“我哪句话乱说了?你敢说你昨天夜里在花园里没有看到二小姐?你敢说要不是杏儿带着家丁找到你们,你们不是已经偷偷私奔了?”草儿毫无惧意的瞪着柳岩祉。

夏过一愣看向柳岩祉,昨天那么听话的去采露水,难道真有隐情?

柳岩祉看着夏过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不得不解释:“是,我昨天夜里去花园采露水是遇到过枝倩,可是她只是睡不着去花园走走,我们碰巧遇到。跟本就没有所谓的私奔这回事。”

“哼!那花园里的包袱怎么解释啊?早上林伯打扫花园的时候,在荷花池边的草丛里发现了一个包袱。那包袱里除了金银首饰还有二小姐的衣物。无缘无故的,二小姐的衣物怎么可能出现在那里?

而且那旁边的草也有被压过的痕迹,你是从那里掉进荷花池的对不对?而且大力他们昨天随杏儿去找二小姐,听到有落水声。当时他们就看见有两个身影就在那里,可是待他们走近了就只发现二小姐一个人。这世上有那么多的巧合吗?”草儿越说越生气。

夏过听着这些话,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凝重。她忽略了即使柳岩祉和枝倩没有苟且之事,那也不代表他们没用私情。枝倩陪他练习书法的事总是真的吧!连黄老爷了都惊动了。

他们本来就是有私情的,所以临离开黄府之前他们想一起离开,但是不巧却被杏儿他们发现,所以就掉进荷花池里让自己生病拖延时间,恐怕是不想离开枝倩才对吧!

“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婳婇你不要误会,昨天采露水是你提议的对不对?我跟枝倩真的只是无意中遇到,真没别的事。”柳岩祉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向黄婳婇解释,如若是以前他只会对这样的谣言嗤之以鼻,给两个字:无聊。

夏过看着那个向他解释的柳岩祉,太多巧合了吧!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耻的。他倒底想做什么?一边跟枝倩谈情说爱,一边又在她面前装无辜。

夏过倏地接过草儿手里的碗,顺手就是一耳光抽过去:“无耻!跟我解释什么?跟我有关系吗?走了,草儿!”

夏过面色顿时沉了下来,转身就走,没有给柳岩祉反应的时间。拿着碗里的虾饺一只接一只的往嘴巴里塞。

太过份了!他原本就是个大烂人。真是被他所谓的圣贤理想,所谓的可怜童年给欺骗了。从他逃婚这事儿就该知道他就是一个大烂人。

不禁暗骂了自己一句:你以为你是圣母啊!用得着你爱心泛滥吗?哼!白痴。

草儿把桌上的虾饺全部拿走了,跟着夏过一起回了房间,临走了还瞪了柳岩祉一眼,嘴里发出一声轻哼。

柳岩祉看着主仆二人离开,摸着被抽过的脸,满眼无辜:“又打我?”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