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0章

悍女驯夫小说:第10章

编辑:对酒眉更新时间:2021-02-23 23:04:02
悍女驯夫

悍女驯夫

在江宁府最最有名的千百年古刹凌烟寺里,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正艰苦的爬着阶梯,而这位女子是我们的女主角夏过,夏过实际上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是二十一世界最更年轻的考古学一位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艰难的爬上了最高的台阶,双手撑着已经直不起来的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白色的雾气从嘴里散出来。抬头望着雄伟的大殿,看着匾额上“凌烟寺”三个大字,一脸喜悦:“我的个亲娘啊,总算上来了,累死我了。”。

作者:忧葛雪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夏过望着他又一脸正儿八经的样子,人都要笑肚子抽筋了:“做圣贤?好!好!有理想,够脑残。”柳岩祉对于夏过的嘲笑不为所动:“总有一天你会看见的。”夏过站站起身拍了拍柳岩祉的肩柳岩祉对于夏过的嘲笑不为所动:“总有一天你会看到的。”。...

精彩章节

夏过看着他又一脸正经的样子,人都要笑岔气了:“做圣贤?好!好!有理想,够脑残。”

柳岩祉对于夏过的嘲笑不为所动:“总有一天你会看到的。”

夏过站起身拍了拍柳岩祉的肩膀:“年轻人有高尚远大的理想是好的,但要切合实际。圣贤那玩意儿是好,可是从古至今产量太低。”

“大晔朝一定会出一个,那个人就是我。”

柳岩祉眼里的自信和坚定不由得让夏过怔了一下,忽然之间她笑不出来。他目光里充满着正能量,那股力量能将人征服。

夏过正在失神之际,柳岩祉忽然又一脸嘻笑的坐下来,讨好的叫一声:“姐,你说说要想做圣贤第一步该干嘛?”

夏过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刚真被他唬住了,以为他突然一下子长大了。现在终于看清,他还是一个小屁孩。

“想做圣贤,找一个先贤做偶像,然后效法一下先贤是怎么做的。”夏过真的相当无奈,一想到这个小屁孩是自己的丈夫她就一个头两个大。

“对!这个主意不错,我先想想封谁做我的偶像。”柳岩祉一副深思的模样。

夏过摇了摇头,继续看书。手里这本书写了很多当朝的人和事,里边居然还找到了柳华青的名字,看来是最接近她生活的时事杂志了。

柳岩祉沉思了小半个时辰,倏地一抬头:“算了,我还没有想到,明天再想吧!睡了。”

夏过一惊:“睡觉?你回你房间去。”

“舅舅说了,我今天晚上不能出这个房间。我困了,我真的想睡了。”柳岩祉没有理会夏过直接走到床边倒了下去。

夏过一把拉起他:“你睡这儿,我睡哪儿?爹他早就休息了。”

“姐,哦,不对!娘子,我们是夫妻,可以睡一张床的。而且这床真的够宽。”柳岩祉看上去真的很困了。

“你……”夏过一时语结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指着柳岩祉,“可,可是,可是我,我是你姐呀!你不觉得别扭吗?”

“是表姐,而且还是没有血缘关系的表姐。”柳岩祉还是那嘻笑的表情,“一起睡吧!我不碰你。等我想要个儿子的时候我们再圆房。”

夏过无奈得连发脾气的欲望也没有了,说他是个小屁孩儿吧!这事儿他还挺懂。说他是个大人吧,做的那事儿、说的那话,哪样像个大人。

任性且被宠坏了的大男孩儿,这是夏过最终给他的评价。既然他只是个大孩子,就只能用孩子的办法来对付他了。

“明天就要离开黄府了,你准备先去哪里?”夏过试着套他的话。

“先去江州拜访理学家刘克贞老前辈,我爹常提起他。江州和江宁只隔了一条江,两三天就能到刘老前辈那里。”柳岩祉躺在床上回了一句。

“刘克贞?”夏过在脑子里思索了一下,“他好像蛮老了。如果现在还活着,估计都七十了吧!”

柳岩祉回应:“对啊!七十一了,听说他肺不太好,老咳。”

“那我们去拜访他,不需要准备点儿什么见面礼吗?”夏过问。

“当然要啊!”柳岩祉忽然从床上坐起来,“送什么好呢?”

夏过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他不是老咳吗?我记得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个偏方,不妨试试。”

“你不是想送药过去吧!”柳岩祉摇了摇头,“我觉得不合适。”

夏过微微一笑走近:“当然不是啦!那个方子上说,取早春之露水然后炖冬天之雪梨,调已冰糖每日服用两次,可以治咳嗽的哦!很有效的。”

“你是说,我们可以做这道甜汤给他喝?”柳岩祉问,心里觉得这个不错,毕竟刘老前辈德高望重,又是有名的理学家,送些俗物也不好。便觉得这个方法可行。

“嗯!不过……就是这早春的露水不好收集。马上到春分了,春分之后的露水又没用。”夏过一脸的犹豫。

“没事儿,这几天我多收集一些。我现在就去。”柳岩祉说着就从床上起来,拿着小瓷瓶出去了。

夏过心里笑翻了,这么容易上当。这个方子是可以治咳嗽没错,但是真的没必要用早春的露水。

脸上假装露出关心之色对着已走出门外的柳岩祉叮嘱:“外面冷,多加件衣服,还有加件披风在身上。别染风寒。”

“知道了,知道了。”柳岩祉头也没回的就朝花园方向去了。

夏过看着柳岩祉的背影消失在黑夜中,得意的关上门,拍拍手:“搞定!”

走到那梨花床边,重重的倒下去,完全感觉不到床板,比草儿在思过斋搭的那个床舒服多了:“哇!真柔软。这褥子这被子……太享受了。”

夏过不禁把一旁的被子抱在怀里,这都是上等的面料和里料,摸在手里柔滑舒适:“这黄老爷子太疼他女儿了吧!这哪是当普通人家的女儿养,这完全是当公主养!一个地方官有这么多钱烧吗?”懒得去想这个问题了,好不容易把柳岩祉骗出去,她可以独享这张床了。

柳岩祉拿着小瓷瓶在花园里一直很用心的收集露水。时间长了,就感觉越来越冷。但是想到可以治刘克贞老前辈的咳嗽,就继续坚持下去。

忽然一阵蟋蟋洬洬的声音传来,柳岩祉不禁侧耳倾听,那声音突然间又没了。柳岩祉不禁一笑,可能自己听错了。然后继续采集露水。然而那声音又来了。

柳岩祉定住身子警觉的问了一声:“谁?”

那声音又没了。柳岩祉打量着四周,他是不相信有鬼神之类的东西,所以肯定不是有人就是有什么活物。

“别躲了,快出来。”柳岩祉试着再警告一声。

没有动静。

柳岩祉便试着朝声音来源的方向走去,他就不相信这黄府的花园半夜还能进贼,肯定是哪个家丁:“你现在快出来啊!别让我抓到你,抓到你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黄枝倩听到是柳岩祉的声音,她早就想现身。但是,她身上背着包袱,他看见了怎么解释呢?看着越来越近的身影,她只得将包袱丢进草丛中。然后倏地站起身。

“表哥,是我!”

柳岩祉一惊:“是你?你这大半夜的跑这里来做什么?”然后本能的朝后退了两步。

“我,我睡不着,来花园走走。不巧却碰到你在这里。”黄枝倩注视着柳岩祉,她到现在还不相信他对她一点感觉没有。

“哦!这么晚了,你还是回去休息吧!这更深露重的,小心感染风寒。”柳岩祉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劝她回去。

黄枝倩没动,心里闪过一丝温暖:“你还是关心我的,对吗?你昨天说的那些话都只是对我爹说的对吗?”

柳岩祉忙否认:“不,不,不是……”话音未落一个柔软温热的身子扑过来。顿时惊谔得睁大眼睛,手里的瓷瓶不禁掉到地上,定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下一秒,本能地推了推枝倩。

“芷、枝倩,别,别,别这样。让人看见不好!”

枝倩手里的力道更重了,整个人紧紧的贴着柳岩祉:“这里没人,表哥,别拒绝我。”微微抬起头,在月光下满目含情,双眸里透着几分乞求几分深情。

柳岩祉愣住了,也没有继续推她,枝倩身上淡淡的清香飘过来,那一刻他有些迷乱了。月光洒在枝倩娇俏的脸上,如月宫的仙子一般。

枝倩见柳岩祉没有拒绝,便微微掂起脚尖,大胆地朝柳岩祉的双唇贴过去。她不会放弃的,她不相信柳岩祉对她没有爱意。

温热柔软的唇落在他的唇上,一股电流袭来,全身都跟着一阵苏麻。无措的双手也不由自主的抱住面前的女子,刚刚触到她身体的那一刻,他整个人都清醒过来。倏地推开枝倩,又后退了两步,孰料被绊到了,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掉到荷花池里。

“表哥!”枝倩一脸惊慌,忙探身上前想去拉他。

“别,别,别过来。我自己能上去。”柳岩祉从水池子里站起身摇手拒绝。好在水池里的水不深,才刚没过他的腰。

枝倩站在那里看着柳岩祉一边用警剔的眼神看着她,一边狼狈得从池子里爬起来。

“表哥,你那么讨厌我吗?”枝倩的眼神里透着伤感。

柳岩祉好不容易爬起来,全身都湿了:“不是。”

枝倩眼里闪过一丝光芒,嘴角露着一丝欣喜:“那你喜欢我对吗?”

“是,不,不是!这跟喜欢和讨厌没有关系。你是我表妹,我对你所有的感觉都只是一个哥哥对妹妹的感觉,知道吗?”柳岩祉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也不知道他怎么说枝倩才能明白。

“那你对黄婳婇呢?”枝倩总觉得刚刚他没有拒绝她的吻,心里一定对他是有感觉的。之所以拒绝只是因为黄婳婇的原因。

“她是我妻子。”柳岩祉没有过多的解释他对婳婇的感觉,只是告诉他一个事实。看着枝倩,“你是我姨妹。”

枝倩还想再追问几句,不远处却看着几个家丁和丫鬟举着火把朝这边来了。

“二小姐,你在哪儿啊!二小姐。”

“枝倩,杏儿带着家丁在找你,快回去吧!”柳岩祉捡起地上的瓷瓶,转身就走。

杏儿看见前面有两个人影晃动心中一喜:“在那儿,小姐在那儿。”

顿时几个家丁和杏儿便朝他们跑过来:“小姐,你大半夜的干嘛跑花园里来呀!要来你也带上杏儿啊!”

“别大呼小叫的,我睡不着出来走走而已。回去吧!”枝倩便跟着杏儿一起往回走,不禁回头朝柳岩祉离开的方向看去。

杏儿也感觉奇怪,刚听到这边有落水的声音,便朝这么边来了。而且刚刚明明看到两个身影的,怎么走近就只有小姐一个人。刚刚那个身影跟表少爷真的很像,难道小姐这半夜出来是为了与表少爷相会?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