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9章

悍女驯夫小说:第9章

编辑:对酒眉更新时间:2021-02-23 23:04:00
悍女驯夫

悍女驯夫

在江宁府最最有名的千百年古刹凌烟寺里,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正艰苦的爬着阶梯,而这位女子是我们的女主角夏过,夏过实际上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是二十一世界最更年轻的考古学一位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艰难的爬上了最高的台阶,双手撑着已经直不起来的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白色的雾气从嘴里散出来。抬头望着雄伟的大殿,看着匾额上“凌烟寺”三个大字,一脸喜悦:“我的个亲娘啊,总算上来了,累死我了。”。

作者:忧葛雪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翌日清晨,夏过如一如往常一样抄着书,黄老爷子竟然派人来来传她过去的。这一次在花厅她看见了了黄家所有人,在内柳岩祉那个大烂人和柳长贵。黄老爷子一身藏青的长袍坐在正位上,眼里透着黄老爷子一身藏青的长袍坐在正位上,眼里透着几分不舍。。...

精彩章节

翌日,夏过如往常一样抄着书,黄老爷子居然派人来传她过去。这一次在花厅她看见了黄家所有人,包括柳岩祉那个大烂人和柳长贵。

黄老爷子一身藏青的长袍坐在正位上,眼里透着几分不舍。

“言之,婳婇,你们成亲也一个多月了,言之你带婳婇出去走走。”黄梓杰心里酸酸的,语气也变得伤感。

注视着站在眼前的女儿,这一去真的是再难见到了,养了十七年的女儿就要离开这个家了。心里纵使万般不舍,也无它法,女儿终究已成别家的人。

夏过听着黄老爷子的话,心里不由得一乐,终于可以出黄府看看外面的世界了。心想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度蜜月啊?原来古代也流行这个?

不禁打量着柳岩祉,此时的柳岩祉脸上的伤是完全好了,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时的那身打扮。不过头顶上那根灰蓝色的缎带变成了一个手工精致的发箍,一根白玉簪横穿而过。无形中那份儒雅的气质又多了几分贵气。

成亲之后柳岩祉的生活也没有他想像中那么糟。还是跟往常一样,根本没有丝毫的变化。

对于他来说成亲只是拜了个堂而已,然后要对表姐改个称呼叫娘子。事实上至今他还没有叫过。

一个多月未见,柳岩祉对黄婳婇也没有当初在凌烟寺那么排斥了,加上枝倩的关系,他更觉得黄婳婇亲切了,跟他的挡箭牌和救命符差不多。

临行前的一晚,柳岩祉被逼回了新房。

这间所谓的新房,夏过是一天也没有住过,今儿准备享受一下这软软的梨花床是啥感觉,可是柳岩祉那个大烂人却进来了。

草儿识趣地退出了房间,顺手还把门给关上了。

柳岩祉听到关门声心里一惊,警觉得看向黄婳婇,做好了防守准备。他可记得清清楚楚她上次揍完他之后丢下的那句话:“你少在我面前出现,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由于畏惧她的警告,所以在她受罚其间一次也不敢露面,只是让长贵过去看望过。不管他多么不中意这门亲事,但是她好歹是他表姐,也是因为揍了他,舅舅才罚她的,多多少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对于黄婳婇受罚的原因,黄老爷子没有给一个明确的交待,所以才会生出各种版本。在柳岩祉这里的版本是:长贵告诉舅舅黄花菜揍他,然后舅舅主持公道罚黄花菜去思过斋抄书。所以黄花菜受罚的原因是因为揍了他。

夏过淡定地坐在桌前看书,好像没看见他一样。她觉得多看他一眼都恶心,虽说最后证实他和黄枝倩没有苟且之事,但是先入为主的感觉,让她对他没有丝毫的改观。

柳岩祉站在那里半天没见黄花菜有反应,便也慢慢放松了全身的警戒。看来是真的如长贵说的那样,那天她对他动手只是太生气了而已。哪能真的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想到这里便也放松了许多,走到黄花菜面前坐下,看着她认真读书的样子,有些纠结。该不该打扰呢?该怎么叫她呢?斟酌半天终于开口:“黄花菜,看什么书呢?这么认真?”

夏过微微抬眸,目光从书上移开:“黄花菜?你在跟我说话?”

柳岩祉一脸嘻笑:“这屋里还有别人吗?一直这么叫你啊!不是那么小气吧!”

夏过不怒不笑盯着柳岩祉:“柳岩祉,我再说一次,少在我面前出现,见你……”

“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嘛!哎,我就在你面前诶,要打不?”柳岩祉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突然发现黄花菜这种状态蛮可爱的,比那冷冷的安安静静的时候有趣得多。

这些天一想起这根黄花菜,全是那身红嫁衣在凌烟寺外伶牙俐齿的模样,这已成了他对她的全部记忆。那个安安静静清冷的黄花菜越来越模糊,仿佛黄花菜本就是这样。

夏过看他一副找架打的模样,不禁暗自思索起来。

他也是会点功夫的,是不是上次自知理亏故意让她的?这次主动上前挑衅应该是有备而来。看看这间屋子,也施展不开。更重要的是你想打我就陪你打,那不太没意思了吗?

想到这里忽然打消了动手的欲望,丢给他一个白眼:“无聊!”目光重新回到书上继续看她的书。

“这样是挺无聊的,只有我们两个人在,找点儿事情做呗!”柳岩祉还是那样嘻笑的模样,双臂交叠撑在桌上脑袋凑了过去。

夏过听着这么隐晦的暗示,以及凑过来那张嘻笑着的脸,就是一拳打过去:“流氓!”

“啊!”吃痛的柳岩祉本能地揉着被打出血的鼻子,满脸的委屈与无奈,看着夏过理论起来:“真是野蛮,干嘛又打人!谁流氓了?”

夏过噌得站起来,将书拍在桌上。一只脚踩到椅子上,一只手叉腰,另一只手指着柳岩祉:“你流氓谁流氓!打的就是你这个小流氓。你说你才多大的个小屁孩儿,脑子里尽想些什么?”

柳岩祉擦着流出来的鼻血,一脸的茫然:“我想什么了我?我不过是觉得两个人这样干坐着挺无聊的,可以下下棋、对个对子玩玩,错了吗?”

夏过看柳岩祉无辜的表情,眸子清澈如水,她犀利的眼神忽然暗了下来,原来思想不纯洁的人是她,她想太多了。

自知理亏,有些无措,眼神也开始闪烁起来。

“那,那,那你可以直接说下棋、对对子啊!”夏过明知理亏仍旧辩驳。

“我这不是照顾你,看你想玩什么嘛!”柳岩祉眼神那个怨念啊,那个无辜啊!心里暗加了一句:又打我!连我爹也没打过我,最多罚我跪祠堂。要不是看在你是女孩子,还受了一个多月的罚,我才不会这么好心依着你。

夏过牵强地笑笑,看着柳岩祉那还在流血的鼻子,忽然有些内疚了。其实柳岩祉也没有想像中那么坏。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不要紧吧!要不你先止止血?”

“当然要紧啊!流血了!不知道你这娘子怎么当的,相公鼻子在流血,你居然还在那里无动于衷。”柳岩祉丢给夏过一个你很白痴的表情。

夏过深吸一口气压住心里往上飘的火,说服自己:不生气,他只是一个小屁孩儿。不跟他一般见识。

走到右侧把插着鲜花的花瓶拿过来,将里边的清水倒进水盆里,便对着柳岩祉招了一下手:“过来。”

“你想干嘛!”柳岩祉看着那盆凉水,总感觉那根黄花菜没安好心,便警觉地问了一句。

“帮你止血,你说干嘛!”夏过没有好语气的回了一句。

“哦!”柳岩祉听话的走过去。

“低头。”夏过命令般的语气让柳岩祉想都没有想,便将头低下去了。她轻轻一笑,还挺听话。用手舀起一捧水朝柳岩祉的后脖子淋过去,还用手拍了拍。

被凉水这么猛地一惊,柳岩祉整个人跳起来,面露愠色:“你干嘛啊!这大冷天的用凉水淋我。”

夏过顺手又将柳岩祉擒住摁着他的头,让他动弹不得:“别动,说了给你止血,你想流鼻血流死啊!”说话间又舀了一捧水朝他后脖子淋过去,轻轻拍了拍。

柳岩祉手被反扭着,动也动不了,只得忍受着一捧接一捧的凉水淋他的后脖子。人虽动不了嘴可没闲着:“黄花菜,你别太过份了啊!小心我休了你。”

夏过无所谓的一笑,看着血慢慢止住了,便松开他。拿着棉巾擦了擦湿了的手,又将棉巾扔给柳岩祉:“好啊!我求之不得。跟谁多愿意嫁给你似的。”

柳岩祉接过棉巾擦干脖子上的水,又擦了擦鼻子,果然没有再流血了。这方法还挺有效,虽然凉了点儿。

他一直有个流鼻血的毛病,鼻子一撞就流血,天气太干燥也会流血。他爹也请宫里的太医看过,也没有太明显的效果,只得每次流血就熬止药的药喝。这次居然用凉水拍拍就好了。

“你不愿意嫁给我,干嘛上凌烟寺找我啊!还死乞白赖的非让我回来成亲。”

柳岩祉放好棉巾,摸了摸被打湿的衣领,湿湿的太不舒服了得去换件衣裳,说着就往门口走。

“嘁!要不是为了救你们柳家,我才不会嫁给你这个小屁孩儿。”夏过又坐在桌前继续拿起那本没看完的书。

柳岩祉停住开门的动作转身走到夏过的面前:“你说什么?救我们柳家?”

“怎么,你还不知道啊?”夏过又放下书看着柳岩祉,“那我就好心的告诉你。你爹犯了欺君之罪,让我们黄家帮忙把谎话变成真话。要不是柳家对我们黄家有恩又是亲戚,谁肯这么急匆匆的嫁女儿啊!又不是有了身孕等不了。”

柳岩祉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倒底怎么回事儿,你说清楚。”

夏过看着他一副全然不知的模样,不禁摇了摇头。

这个柳华青官居要职,还是三元及第的状元,没想到这么宠儿子,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他。等他长大、懂得承担得到什么时候去?

好吧!柳老爷子和黄老爷子都这么小心的呵护着他,那么这个恶人她来做好了。

“事情是这样的,宫里有人想讨好皇上……”夏过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到最后补了一句,“所以,我才会跑到凌烟寺去。这跟我想不想嫁给你没有半个铜钱的关系,我只是在还柳家的人情,不想柳家因为你一时的任性而再次临难。”

柳岩祉整个人都呆住了,他想起父亲在他来江宁前说的那些话,还有他看见了张槐。

难道父亲早做好了准备,万一皇上发难,也不会累及到远在江宁的他?所以才会让他在江宁多住些时日?是不是早已告知舅舅如果万一柳家出事,他就交由舅舅照顾?

“为什么爹不告诉我?还替我什么都安排好了。”柳岩祉喃喃的问了一句。

“想保护你呗,怕你担心。看你爹把你宠成什么样儿了?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夏过鄙视地看了他一眼。

柳岩祉抬起头看向夏过:“谁说我没长大,我早就是个大人了。”

夏过看着柳岩祉一本正经的样不禁笑了:“你!现在?大人?呵,太好笑了。”迎上柳岩祉不悦的表情,夏过收起笑容,“好吧!我问你,接下来你准备做什么?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柳岩祉略微沉思,忽然头微微仰起:“我接下来准备拜访几位前辈,然后参加今年的科举,我的人生目标是做、圣、贤。”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