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8章

悍女驯夫小说:第8章

编辑:对酒眉更新时间:2021-02-23 23:03:57
悍女驯夫

悍女驯夫

在江宁府最最有名的千百年古刹凌烟寺里,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正艰苦的爬着阶梯,而这位女子是我们的女主角夏过,夏过实际上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是二十一世界最更年轻的考古学一位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艰难的爬上了最高的台阶,双手撑着已经直不起来的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白色的雾气从嘴里散出来。抬头望着雄伟的大殿,看着匾额上“凌烟寺”三个大字,一脸喜悦:“我的个亲娘啊,总算上来了,累死我了。”。

作者:忧葛雪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每天柳岩祉回府中,黄枝倩便准备好好点心,在一旁帮他砚墨侍侯他反复练习。每次黄枝倩如此一来柳岩祉的书房,长贵便知趣的找理由离开了。柳岩祉跟黄枝倩也朋友相处融恰。这日草儿有意中从柳岩祉跟黄枝倩也相处融恰。。...

精彩章节

每日柳岩祉回到府中,黄枝倩便准备好点心,在一旁帮他砚墨侍候他练习。每次黄枝倩一来柳岩祉的书房,长贵便识趣的找理由离开。

柳岩祉跟黄枝倩也相处融恰。

这日草儿无意中从房前走过,听到两人的笑声从书房里传来,气得草儿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打断他们的欢笑声。

黄枝倩看到是草儿,故意表现与柳岩祉更为亲密:“表哥,练累了,来吃块桂花糕。”说着便拿了一块递到柳岩祉的嘴边。

草儿看到这一幕气愤地去找柳长贵。

柳岩祉后退了一步保持距离,伸手接过桂花糕:“谢谢。”眼睛望向门外,一脸疑惑的看着草儿气愤的背景,“草儿她怎么了?”

枝倩脸上的笑容一沉,但随即又微笑起来:“谁知道她怎么了,笨手笨脚的。来,表哥,我们继续再写个偕字。”

“好!”柳岩祉便又提笔在纸上飞舞。

枝倩看着其它几个写好的字,嘴角不禁上扬,眸子里透着一抹笑意。

草儿找到柳长贵,他正无所事事的站在柳树前编柳枝。

草儿一脸的气愤不分青红皂白人的上前:“你是表少爷的仆人,你不在书房侍候居然跑到这里偷懒。你知不知道你主子现在在书房练字啊,怎么会有你这样懒惰的下人,你知不知道怎么侍候主子啊!”

柳长贵看着气乎乎的草儿,一头雾水。但做为下人最忌讳别人说不会侍候主子、懒惰了。松掉柳枝,跟草儿理论:“你说谁懒惰了?谁不会侍候主子了?那是表小姐让我出来的,她说她陪少爷练字。关我什么事?”

草儿瞪了柳长贵一眼:“你是二小姐的仆人还是表少爷的仆人?你倒底听谁的?”

柳长贵瞟了她一眼:“有病,这关你什么事儿?用得着你管吗?”说着便转身离开,懒得理草儿。

草儿看着柳长贵离开,气得跺脚。转身就朝思过斋跑去。

夏过见草儿一脸的不高兴,忙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一脸的不高兴?”

“二小姐太不要脸了,她居然跑到姑爷的书房里,还喂姑爷吃东西。孤男寡女的也不怕被人看见,让人说道。还有那个柳长贵,他故意腾地儿给他们,不在旁边侍候,跑去柳树下编柳枝玩,他三岁小孩子啊!”草儿气得小脸通红,喘着粗气,刚刚发育的小胸脯也跟着起起伏伏。

夏过不由得一笑:“就为这呀!太不值了,看把你气的。他们爱怎么着怎么着呗!说实话,他们如果真能在一起,我就解脱了。哈哈,小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啊!姑爷是跟你拜过堂的夫妻啊!”小草真被她这小姐给气死了。

小姐是一直都在这思过斋,不知道府里都传成什么样了。她们都在说小姐一嫁人就成弃妇了,如果那个柳岩祉真跟二小姐好上了,那小姐的脸往那儿搁啊。

“好啦,好啦,帮我抄书啦!别再为这样的事儿不高兴了。”夏过拉了拉草儿袖子一脸的乞求样。

草儿看小姐那样,不禁无奈地笑起来,真拿这个大小姐没办法。便乖乖的坐下来陪着她抄书。

这世上果然没有不透风的墙,黄枝倩常常和柳岩祉单独待在书房的消息传到了黄老爷子的耳朵里。

至于怎么传到黄老爷耳朵里,那是众说纷纭。据草儿来报,夏过分析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黄老爷子自己撞破;一种,三夫人张氏点破。

刘氏即使知道也肯定不会那么笨去告诉黄老爷子,最多自己私下教育。下人再爱嚼舌根子也不敢拿主子说事儿,何况是这丑事儿,不怕黄老爷子为了顾及女儿颜面弄死她?在古时候大户人家死个下人多正常的事儿。

黄枝倩跪在上屋的地上,柳岩祉站在一旁。黄老爷子坐正中间,刘氏和张氏也坐在两侧,整个上屋就这五个人,房门被闩好。

外面静悄悄,下人都被打发到别的地方去了,估计没有人偷听。

黄梓杰铁青着一张脸,丢出一叠纸,纸飘到黄枝倩和柳岩祉面前:“这写的什么东西?给我解释一下。”

柳岩祉一皱眉,一头雾水:“我练习的字啊!没什么特别的啊!”

“你练习的字?别的字不好练,要练这个,你自己看看。”黄梓杰真的发火了。

柳岩祉还是第一次见到舅舅发这么大的脾气,便听话的捡起地上的纸,翻看起来。不由得脸色一沉,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这,这,舅舅,这个不能这么读的。我还写了很多别的字,这是断章取义。独独挑出这几个字来。”

黄梓杰在官场上混了几年,什么样的人都见过,说的话是真的是假的,他一眼就能分辨得出。看样子柳岩祉不像在说谎话,那么就是枝倩故意留起这几张才对。

“枝倩,你说这些字,怎么会在你的房间里?”黄梓杰一脸严肃的问。

枝倩心里乱成一团麻,她也不知道这些纸是谁翻出来的,她记得清清楚楚自己收藏得好好的。怎么会落在爹的手里呢?

事到如今她也不想狡辨,她记得黄婳婇跟她说过,她错过了一个可以名正言顺跟柳岩祉在一起的机会,爹会成全他和柳岩祉的对吗?

她不是没有怀疑黄婳婇的话,但是她对她的了解,她没那个心机去编造这样的话。想到这里她决定赌一把,不论是输是赢,什么后果她都会承担。

“是!这些字是我叫表哥写的,这也是我从他那些练习的字里挑出来的。我喜欢表哥,从小就喜欢。”枝倩说完微微抬起头看向柳岩祉,眼睛时满是深情。她不相信柳岩祉对她一点感觉没有。

柳岩祉一脸茫然地看着枝倩,怎么会这样?他做了什么事让表妹误会了吗?

刘氏顿时一惊,她完全不相信女儿会有这样的想法。起身走过去:“枝倩,不要乱说话。你知不知道这话有多严重?”

张氏静静的坐在那里平静如水,波澜不惊。仿佛早就知道这个结果,缓缓端起一旁的茶喝了一口,眼神落到黄梓杰的身上。她想看看黄梓杰怎么处理这件事。

黄梓杰愣在那里,他不相信也得相信。原来婳婇没有说谎,顿时铁青的脸变成猪肝色:“你,你。你怎么如此不知廉耻?他是你姐夫你不知道吗?”

枝倩微微抬头:“我知道。但是我喜欢柳岩祉,这跟他是谁没有关系。”

柳岩祉有些无措,看着枝倩:“枝倩,我一直把你当妹妹待的。我对你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枝倩听到柳岩祉这句话,心瞬间凉了一截,一脸不相信:“什么?我不相信。如果你对我无意,为何看到我哭会安慰我?为何会跟我无话不谈?”

“我,我安慰你,那是因为你是我表妹啊?我跟你聊天,那也是因为你是我表妹啊!”柳岩祉真的想不到这会让她误会,为了不把事情闹大,他决定让她明白,“枝倩,我从来只当你是妹妹,而且现在我是你姐夫啊!我,我们是不可能的。”

黄梓杰从他们的对话中也看得出来,这只是枝倩一厢情愿而已。他总不能强迫柳岩祉再娶枝倩,那样就太委屈他的两个女儿了。

“言之,你不是不喜欢黄婳婇吗?你不是还逃婚吗?你不是从来都不承认她是你的娘子吗?为何现在承认了?”黄枝倩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柳岩祉,连连发问。

柳岩祉无奈:“这是我能改变的吗?自古以为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是你姐夫,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说着柳岩祉将手里的纸又丢到地上,尽量表现得决绝一点。

枝倩听到这句话,不禁一丝苦笑,看着飘落到地上的那些纸,轻轻念出口:“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哈哈,我多么可笑?多么可笑。”

黄梓杰看到枝倩这个样子,心里也难受。便对刘氏挥了挥手:“带她下去吧!”

刘氏忙上前心疼地扶起跪坐在地上又哭又笑的枝倩:“枝倩,起来,娘送你回屋。”

柳岩祉正准备也转身离开被黄梓杰叫住了:“言之,你等等。”

柳岩祉停住脚步,心里慌慌的,他猜不到舅舅要跟他说什么。缓缓转身略带怯意的眼神看着黄梓杰。

张氏走到黄梓杰身边:“老爷,让言之带着婳婇回京去吧!枝倩见不到言之过些时日就会忘记的。”

黄梓杰轻轻一声叹息,还有其它办法吗?也不知京城的事解决了没有,言之这么回去会不会遇到麻烦。

柳岩祉此时也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黄家,这样看不到枝倩也不用觉得尴尬:“舅舅,我会带着婳婇回京去的。我爹肯定早就着急喝媳妇茶了。”

黄梓杰摇了摇头:“不,我答应了你爹,没有他的传书,是不让你回京的。”

柳方之一愣:“为什么?”

一时间黄梓杰都不知道如何解释:“因为,因为你爹让我看着你,好好用功。”

“哦!原来是这样。舅舅,我不会让你难做的。以前爹让我去拜访几位德高望重的前辈,我可以借这次机会带婳婇去拜访一下。等你收到我爹的传书,我再回京城。”柳岩祉试着说服黄梓杰。

黄梓杰没有立刻拒绝,但是面上还有犹豫之色:“这……”

“舅舅,这也是为枝倩好。何况我也不知道以后再如何面对她。放心吧!我都成亲了,我是个大人,会照顾好自己和婳婇的。”柳岩祉肯定的语气,略带乞求的目光看着黄梓杰等着他回话。

张氏看了一眼柳岩祉,忙劝到:“老爷,这样也好啊!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言之多出去走走,多拜访一些前辈,也对他今年的秋试也有帮助。”

“是呀!舅舅,我也想到处走走,多见识一下大晔朝各地的风光。”柳岩祉再一次恳求。

半晌过后黄梓杰终于点头:“好吧!每到一处稍个信过来,也好让我安心。”

柳岩祉脸上瞬间露出喜色:“谢谢舅舅。我先去准备了。”

柳岩祉一走看向一旁的张氏:“你如何得知枝倩对言之有爱慕之心?”

张氏微微一笑:“这府里人人都知道,只是没有人敢对你说。妾身也只是为黄家着想,老爷不要怪妾身多事才好。”

黄梓杰拍拍张氏的手:“我怎么会怪你呢?如若再任其发展后果不堪设想。”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