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富豪总裁
拒嫁豪门:亿万总裁别碰我容君烈叶初夏小说_拒嫁豪门:亿万总裁别碰我小说阅读

拒嫁豪门:亿万总裁别碰我

编辑:青梅佐酒 作者:柚子文学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2-21 19:43:49

在读:18669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拒嫁豪门:亿万总裁别碰我》写的一本总裁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容君烈,叶初秋之间的故事。拒嫁豪门:亿万总裁别碰我约-1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展开全部

误嫁豪门亿万总裁太坏  拒嫁豪门亿万总裁别碰我txt  拒嫁豪门亿万总裁别碰我txt下载  拒嫁豪门亿万总裁别碰我全文免费阅读  拒嫁豪门亿万总裁别碰我 小说  拒嫁豪门:亿万总裁别碰我 小说  拒嫁豪门:亿万总裁别碰我txt  拒嫁豪门:亿万总裁别碰我txt全文下载  拒嫁豪门:亿万总裁别碰我重逢  拒嫁豪门亿万总裁别碰我全文阅读  

她在隐瞒,叶明磊发现自己很生气,如果她跟容君烈没什么,又怎么会半夜三更失魂落魄的跑出来?胸臆间翻滚着滔天怒火,他用力捏着方向盘,才勉强压抑住怒气,脚尖猛踩油门,跑车像箭一样飞出去。

“因为我预感到你会来看我啊,我是不是神算子?”她拿着项链在胸前比划着,虽然埋怨归埋怨,但是最了解她的人还是叶明磊,知道她选来选去,最爱的还是叶子形状的饰物。

叶初夏在山路上行走,夜色下,她就像一只幽灵,彷徨无依。叶初夏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直到耳边传来一声熟悉的“小叶子”,她才昏昏沉沉地抬起头来。不知何时,她身旁停着一辆银色玛莎拉蒂,而坐在驾驶座的,却是三年前在她婚礼前夕远渡重洋的叶家老大叶明磊。

身上很冷,心上很痛。叶初夏咬着唇不停哆嗦,这一带是富人区,入夜之后,就没有出租车上山了。她回头看了看隐在夜色下的巨大豪宅,它就像一只怪物,会吞噬她的一切。她毅然转身,顺着路往山下走。

第七章我想死你了

“叶子,找时间让我跟容君烈见一面吧。”风驰电掣时,叶明磊轻飘飘扔下一句,却炸得叶初夏魂飞魄散。

叶初夏狼狈地躲着他洞察一切的目光,“没有,他疼我还来不及,怎么会欺负我。”看到他明显不信的模样,她险些撑不下去,“就算是欺负我,那……那也是夫妻情趣,哥,你就别管了。”

三年的时间,他以为在那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他能够将心底那份爱恋埋葬。他告诉自己,回来只是想确认她是否幸福。可是飞机到达Y市飞机场时,他谁也来不及见,开了车赶到这里。

乍来的温暖让叶初夏鼻头一酸,眼泪不期然滑落下来,她瞥开头,不想让叶明磊看见。

沉默,令人绝望的沉默。

她不想说,他明白,也不想逼她。点点头,他无奈道:“那么请问神算子,接下来你想去哪里?”

跑出别墅,看着外面夜色苍茫,她突然发现自己竟无处可去。春寒料峭,她只穿了一件毛衣,冷得她瑟瑟发抖,她抱着双臂,茫然地站在路灯下,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三年来,她鲜少带容君烈回叶家,就是不想让家里人担心她。而现在,容君烈跟她闹离婚的当口,又岂会愿意见她的家人?

他们这段婚姻开始的动机就不纯,能够幸福的机率实在太小。当年他做不了她的保护伞,如今他已经足够强大,若是容君烈不懂珍惜她,他不会再轻易放手。

叶明磊已经推开车门来到她身边,见她扑过来,眼疾手快的展开双臂,将她抱进怀里,“小心,这么大了还像个孩子一样。”

银色跑车在山路上漂亮的一个甩尾,急驰下山。

叶明磊微笑地望着她,眼神宠溺,又揉了揉她的头发,状似不经意的问:“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

叶初夏小说名字叫做《拒嫁豪门:亿万总裁别碰我》,这里提供叶初夏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拒嫁豪门:亿万总裁别碰我小说精选:第七章我想死你了沉默,令人绝望的沉默。在她说完这番话时,容君烈仅仅是蹙了蹙眉头,姿态一如既往的冷酷。叶初夏眸底含泪,瞪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落荒而逃。“哐啷”一声,门关上了,叶初夏心碎一地。跟容君烈在一起三年,她岂会不懂他这样的表情之下代表的是什么,她不想站在那里等着他宣判,那会让她生不如死。她到底还是没有她以为的坚强。跑出别墅,看着外面夜色苍茫,她突然发现自己竟无处可去。春寒料峭,她只穿了一件毛衣,冷得她瑟瑟发抖,她…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看她如&迪停在
    看她如&迪停在

    看她如此自豪的对自己说这番话,叶明磊心尖一痛,神色黯淡下来。他移开视线,透过后照镜,他看到一辆白色布加迪停在远处……

  • 笑,赖&里撒娇
    笑,赖&里撒娇

    叶初夏又哭又笑,赖在他怀里撒娇,“大哥,你可算回来了,我想死你了。”

  • “大哥&。
    “大哥&。

    “大哥。”见到叶明磊,叶初夏又惊又喜,激动得潸然泪下,她快步跑过去,一不留神,脚下一踉跄扑了出去。

  • 脸红通&忍不住
    脸红通&忍不住

    叶明磊神色间多了一抹欣慰,将叶初夏搂得紧紧的,见她冻得脸红通通的,忍不住斥道:“天这么冷,你也不多穿件衣服出来,瞧你冷成什么样了。”说完,又体贴得脱下大衣罩在她肩上,扶着她坐进副驾驶座上。

  • 话时,&蹙了蹙
    话时,&蹙了蹙

    在她说完这番话时,容君烈仅仅是蹙了蹙眉头,姿态一如既往的冷酷。叶初夏眸底含泪,瞪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