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典仙侠
重生之废后不好惹_北国之雪_卿兰锦,苏皇曜

重生之废后不好惹

编辑:饮了晚风 作者:北国之雪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2-21 19:37:25

在读:1123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她是相府庶出的小姐,自小便不为人所重视,在相府中更是时时处处受人凌辱,在那破旧不堪的府院里她认识了了苏皇曜,成了他的属下,亦成了了他谋夺皇位的利器,他娶其为妃,她替他刨除她捂着肩膀,单薄的衣上血已经凝固了,有几片被风吹落的枯叶飘至她的肩膀前,悄悄的碰了碰,便被她匆忙步伐带起的风扬到了地上。。
展开全部

重生竹马不好惹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毒妻不好惹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千金不好惹免费阅读全部  至尊庶女:重生废后不好惹TXT  重生废后不好惹全文免费下载  重生之废后不好惹结局  重生之废后不好惹全文免费读  重生之废后不好惹小说  重生之废后不好惹免费  

卫穆雪捂站肩膀跟着右影回了兰庭阁,阁中除了树与假山流水之外不见一朵花,简朴而雅致。

“她的伤如何?”他取了一块放进嘴里含着,淡淡的桂花香混合着百合,清新而又诱惑,像极了那站在乌黑色的窗外痴望着他的卫穆雪。

“右影,去伺候王妃入睡。”不知道是不是在冷冽的风中冻得久了,当那一声王妃传入卫穆雪的耳中时竟然透着一丝隐约的柔情。

卫穆雪被曜王训练成了一个杀手,如今已是曜王手中最好的一把刀!

夜色纷沉,灯盏斑斓的光映在他半边英朗的面容上,他坐在书桌前,凝神静思,不知在想些什么,木苏端了茶盏轻轻走上前来:“时辰不早了,殿下还不用膳吗?”

右影却不知这个人是不是从来都不知道疼?是不是因为不知道疼所以才会对自己如此狠!

她说,若是我这一次回不来了,这糕点就算是给王爷告别吧。

木苏是曜王母妃的婢女,上了年纪,银发斑斑,身形略臃肿,因在德贵妃的身边伺候了一辈子,终身未嫁,是以如今又跟了德贵妃的儿子曜王,在府中她的身份无疑是最令人敬重的。

可是从来没有哪一次,她的身上是如此冰冷的,冷得几乎要断了气息。

漆黑冰冷的夜里寒风冽冽,一个衣着沉黑的女子利落的翻了墙,进了灯火辉煌的府坻。

她坐在那一株千年银杏树上发着呆,素色的衣上纹着银杏黄金色的叶子,有风起,叶子落入了她的怀里,她细细的数了数,有四十四片,这似乎不是一个吉数。

卫穆雪常常去厨房里做糕点,做好了就替换了那送给王爷的桂花糕,那般的羞涩满面又小心翼翼。

“萧姨娘正在兰庭院等着您呢!等了有些时辰了,王妃娘娘,咱们还是赶快回去吧。”若心拧着秀眉皱着一张包子脸,满脸担忧的瞧着卫穆雪。

苏皇曜将手中的糕点扔在桌子上,拧着眉望着那叠糕点:“木苏,莫不是你年纪大了?竟拿过夜的糕点来给本宫。”

卫穆雪生于相府,庶出的身份让她极不受宠,在右影看来,若非王爷从那相府破旧的后院里将被打的奄奄一息的她带回来,她早就死了,又如何再如现在这般拥有王妃之名的尊贵与荣华!

“奴婢不敢,殿下若是不喜欢,就辙了吧。”她垂眸,神色淡淡,看在旁人的眼中有着十足的底气!

若心从那落叶满堆的长廊上匆匆跑来,焦急的喊她:“王妃娘娘!王妃娘娘!”

“王妃,请吧。”右影站在她的身边,实在不理解那个窗有什么好看的,人都走了还能呆呆的站这么久。

这样温暖的温度是卫穆雪在那相府时从来不曾感受过的,在她的印象中,冬天永远只有无穷无尽的冷。

她说,若是我这一次回不来了,这糕点就算是给王爷告别吧。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暖的温&只有无
    暖的温&只有无

    这样温暖的温度是卫穆雪在那相府时从来不曾感受过的,在她的印象中,冬天永远只有无穷无尽的冷。

  • 什么时&不大记
    什么时&不大记

    那是百合桂花糕,曾经卫穆雪也欢天喜地的给他做过,什么时候做过来着?时间太久了,他已经不大记得了,只是依稀里还能想起那双单纯而又信任的明亮眸子。

  • “萧姨&着一张
    “萧姨&着一张

    “萧姨娘正在兰庭院等着您呢!等了有些时辰了,王妃娘娘,咱们还是赶快回去吧。”若心拧着秀眉皱着一张包子脸,满脸担忧的瞧着卫穆雪。

  • 卫穆雪&膀跟着
    卫穆雪&膀跟着

    卫穆雪捂站肩膀跟着右影回了兰庭阁,阁中除了树与假山流水之外不见一朵花,简朴而雅致。

  • 漆黑冰&灯火辉
    漆黑冰&灯火辉

    漆黑冰冷的夜里寒风冽冽,一个衣着沉黑的女子利落的翻了墙,进了灯火辉煌的府坻。

  • 火阑珊&。
    火阑珊&。

    他似乎注意到了卫穆雪,透过屋子里的灯火阑珊与屋外的冷寂黑夜侧眸望她。

  • 淡,冰&在眼前
    淡,冰&在眼前

    对面的窗关上了,暖黄色的光变得有些黯淡,冰冷的风在眼前肆意,刮得她眼睛生疼!

  • 手中端&着奏折
    手中端&着奏折

    苏皇曜手中端着奏折细看,英朗的眉目如同一滴水,就这样滋润了她所有的疲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