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附身
盛宠富贵:伴你一世清欢_九莫_戚宛竹,竹渊

盛宠富贵:伴你一世清欢

编辑:诗酒止步 作者:九莫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2-21 13:56:50

在读:23146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十八岁的戚宛竹去拜祭故人,意外发现棺材是居然空的?时合理有序,世沧桑;曲中全,直藏枉。盛世于斯间兴亡,提剑山河护你无恙。街上很是冷清,可挨家挨户门府前的大红灯笼还是衬着有几分喜庆。一阵风夹杂着冰雪的寒意,扑面而来,她没忍住打了个寒颤。。
展开全部

“还不是讨口饭吃,我可不像戚大小姐家大业大的,还有个哥哥照顾。”她握着戚宛竹的手出了些湿汗,弄在手心很不舒服,但好歹把戚宛竹的手也捂热了些。她是怕冷的,一到冬天就恨不得整个人与暖炉相伴。

“戚,你唤我戚姑娘即可。”她这话委实伤人,但他们的交际也不过于此了,日后怕是再难有相见之时,名字不名字的,知道了也没用。

“那位是——”

两人路上相顾无言,戚宛竹一手托着两个小酒坛,一手拿着那碗,伞已经被她收起来了。她已许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滋味,现下想想,倒也有些新奇。富家公子三番几次想开口,都被她当做没看见又憋了回去,哪怕是戚宛竹再怎么不喜他这老好人的性子,也只能叹一声教养好。

她还穿着薄薄的秋衫,青天色的衣裙外罩了一件白色的大袖衫,只用木簪挽了一个单鬓,很是素雅。虽然容貌只是清丽端庄,甚至眉宇间还有带着几分柔弱,可这瓷白的肌肤配上幽深的眸子,反衬那三分色不如那七分颜来的出彩。

“有的有的!”按理说正月初二还不是开门的时候,一般都要等到初三以后,可这掌柜的也是个憨厚心善的。天下只有红白事不分日子,他一过大年,就开张了。“姑娘稍等,好酒我这儿是没有,烧刀子还是有的,只是性子烈了些,姑娘莫贪杯。”

容昱苦笑一声,拱手道:“今日与姑娘相遇,实为幸事,在下想起还有些事,便先告辞了。”

......

大约是她在街上站的时间有些长了,也许是这风雪衬得她分外可怜,终于有人上前。“我看这位姑娘在这里站了许久,是在等什么人么?”这个声音晴朗圆润,透着明显的关切。

大约是她在街上站的时间有些长了,也许是这风雪衬得她分外可怜,终于有人上前。“我看这位姑娘在这里站了许久,是在等什么人么?”这个声音晴朗圆润,透着明显的关切。

真冷啊——

那人见她并未搭理,也不恼,继续道:“姑娘衣衫单薄,这冬姬城的风雪不小,若是要等人,若是不介意,不妨去在下家里吃个年饭吧。”

“我至交好友,程子木。”她走到了岔道口,想起程子立的医馆在这附近,转头看向容昱,赶人之意已十分明显,就差没说出口。

她动了动,收起了伞。风雪直直扑面而来,她一下没注意,进了眼睛。眨了眨,冰凉冰凉的,很快就化成一道清水,留下来。她不甚在意的抹去了,才开始正眼看这位顾贵人家的公子。

“我至交好友,程子木。”她走到了岔道口,想起程子立的医馆在这附近,转头看向容昱,赶人之意已十分明显,就差没说出口。

“姑娘我给你拿了两坛,够不够?”富家公子还想说些什么,被提着两小坛酒的掌柜的打断了。这掌柜生的有些胖胖的,看起来很是面善喜气,他搓了搓手,又从背后拿出一个小碗。碗是最平常的粗陶,算不得漂亮,但颇得她心意就是了。“我送姑娘一个碗吧,今天刚开门就做了一张生意,讨个喜。”

“这么大的风雪,你怎么又出诊?”

她自己一碗,倒一碗,两小坛酒很快就见底了。她把碗倒扣在坟前,又往里压了压,确定不会被风吹跑后,便拿起伞招呼了一声容昱。

那人见她并未搭理,也不恼,继续道:“姑娘衣衫单薄,这冬姬城的风雪不小,若是要等人,若是不介意,不妨去在下家里吃个年饭吧。”

“公子多虑了,我只不过是惊叹这冬姬城的雪景罢了。”她别开脸,像是没看到那人清明的目光。不是生的风光磊落就是好人了,就算是好人,也与她无关。她与这人不过萍水相逢,要谈到交情,最多也就是点头之交,不可能再往其他什么发展了。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p>&是冷清

    &是冷清

    街上很是冷清,可挨家挨户门府前的大红灯笼还是衬着有几分喜庆。一阵风夹杂着冰雪的寒意,扑面而来,她没忍住打了个寒颤。

  • “我至&出口。
    “我至&出口。

    “我至交好友,程子木。”她走到了岔道口,想起程子立的医馆在这附近,转头看向容昱,赶人之意已十分明显,就差没说出口。

  • 一声容&昱。
    一声容&昱。

    她自己一碗,倒一碗,两小坛酒很快就见底了。她把碗倒扣在坟前,又往里压了压,确定不会被风吹跑后,便拿起伞招呼了一声容昱。

  • 像戚大&手也捂
    像戚大&手也捂

    “还不是讨口饭吃,我可不像戚大小姐家大业大的,还有个哥哥照顾。”她握着戚宛竹的手出了些湿汗,弄在手心很不舒服,但好歹把戚宛竹的手也捂热了些。她是怕冷的,一到冬天就恨不得整个人与暖炉相伴。

  • 墓区在&见那公
    墓区在&见那公

    “冬姬城的邦墓区在哪儿?”她看见那公子突然睁大的眼睛,捻了捻手指道:“我许久没来,城中与当年相比变了不少,如今来祭拜故人。”

  • 断了正&这些了
    断了正&这些了

    “店家有酒么?”她出声打断了正在询问香烛的富家公子,轻轻摇了摇头。“她最是不喜这些了,若真要祭拜,不如带上几坛烧刀子。”

  • 知渐渐&现在仍
    知渐渐&现在仍

    她自幼习武,如今已有十七。习武之人会随着内力的加深,对外界的冷热感知渐渐迟钝,到最后的寒暑不侵,她虽然没到那个地步,可也相差不远。但现在仍是觉得冷,冬姬城的冬,其实一直都不算冷的,她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