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奇幻
古剑烽火科幻小说《十武之尊》完整版

十武之尊

编辑:花前月下 作者:古剑烽火

状态:完结 时间:2021-02-20 23:49:44

在读:12252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那一年,我自阡陌一路跨步而来,目光凝视云巅之上,  一步,两步,三......不曾逗留,也无所后悔当初。  那三月,我驻立,拨剑,举步,挥下......  撒落滴滴玉珠,平抚了一世的烟火,也消弥了万载的风雨。  那一天,我蓦地回望,才猛地意外发现,断家庄就位于乐山大佛顶上右端。一列亭台楼阁却只住着一对父子。。
展开全部

  这突发的事情不仅让断浪有些不知所以,更是一下子把那几个不懂事的少年给镇住了。时间似乎诡异地停了片刻。还没等断浪回头看看发生了什么,那几个少年似乎终于回神了,突地乱叫,立马惊得四窜开来,很快就跑不见了。

  “嗯,好,吹帘,那我先去了,等会儿再来找你。”断浪也没有什么推辞,心里单纯地念着想着,便径直小跑开了。

  “断浪,你不是要去量水位吗?先去吧,等量好了水位再来找我。”段吹帘自遇到断浪,接着刚才一路走来,便注意到他嘴里说过几次量水位的事儿。想来,以断浪仅有八岁的年纪,正是性情跳脱的时候,却还是对此事如此念念,可知这量水位的事情在他心里有多重要,因此他心细地提到。

  段吹帘想了想,没过一会儿就答应了断浪的邀请,“行,那咱俩一起走。”

  天下事,能以利益捆绑在一起的,必能因为利益而相离。

  乐山大佛位于乐山的西面,纵横南北的岷江,青衣江与大渡江等亦在此汇全。路上,断浪边走边和段吹帘聊着乐山大佛的故事:“吹帘你可能不知,相传这尊大佛是在大唐开元初期一名名为海通的和尚提议砌筑的。因为此地河水汹涌湍急,时不时有船只触礁而毁,海通对此很不忍心,希望有尊大佛可以庇佑过往的船只。”

  当他再次回复意识的时候,他愕然的发现他竟不是在灯光白的让人发慌的医院瘫躺着。思维灵敏如他在短时间内很快捕捉到了一丝不妙的信息,一阵苦笑,表明他已猜测到了很多的事情。

  石佛像双目微闭,然而透过那一丝眼睑,似乎可以感受到有大慈悲隐藏其间。然而更叫人惊讶的是石佛像那恍然如释迦牟尼金身现世,自有的那股撼人振心的雄伟气势,抬头望上,却是愈发觉得自我的卑微渺小。

  段氏的铸剑师亦是如是,逃不开。千年之前,据有记载的段氏史籍显示,段氏一族曾出现过的武力最强者也不过达至先天境界,且至此之后难以为续。不过,一饮一啄,一失一得皆有大道,与弱衰的武道相反,段氏一族百年之内成就铸剑大师的人物之多,多得足以让知者惊骇不已,心里不由默默感叹道:“确当是只为铸剑而生!”

  连他自己都很奇怪,在前世那个热武器时代,他竟然会对剑这种显得极为古老陌生的冷兵器有着斐然的兴趣。他会因为缺少学习的时间而把游戏,吃饭,休息这些零碎的点不断压缩,却也可以为了查询有关古剑的资料信息,而把大量的时间花在这之上。

  乐山的山势极为陡峭,时不时就是悬崖绝壁,唯有森森寒树扎根其间。道路崎岖不平,有时甚至从中断开,隔着三四丈的沟壑,唯有小心地从其间跳过去才能接着走下去。

  话虽简陋,也只是当时一句嬉笑的俏皮妙语,却足以道尽段氏一族昔日无上荣耀辉煌。

  断浪这几年并不快乐,父亲总是把他托山下的一个老爷子,自己一个人就走了。尽管他知道父亲是为了家族,但他更渴望父亲可以陪着他,教他练那家族传下来的蚀日剑法。

  他是由村子里的人一起凑合养大的。倒也没有可怜地失去他唯一的遗产——一间屋漏的房子,也许事实上,那房子,即便对于贫苦的村民来说,也着实没有任何的吸引力。在那一段时间,他不哭不闹,不笑不言。完全把自己封闭起来,安静地一度让村里人打算把自己扔到山里去。

  “咦,你是说那乐山大佛吧,哈,这地方儿我熟悉着呢。刚好耶,吹帘,我正要去量大佛前那条大河岷江的水位,顺路,要不让我带你去瞧瞧。”似乎是因为可以帮上段吹帘,断浪很开心地说到。

  断家庄就位于乐山大佛顶上右端。一列亭台楼阁却只住着一对父子。

  对于游乐园,电影院,时代商场......他感到兴趣缺缺,而对那藏有各种古代剑器的博物馆,他却能兴致盎然地连连驻足留步,情有独钟。对于像刀阿,枪阿,匕首阿他也绕有趣味地去认识它们。也只有在这一方面,他才显现出了一个青少年对于外界事物的好奇渴望。

  也许是刹那,也许已过了一个神武纪,段吹帘终于悠悠地睁开眼来,依旧是涛涛江水,依旧是那大佛。

  那男子仪表堂堂,手握着一柄绿柄长剑,一身红衣,红得就像是地上另一个骄阳,骄阳似火。纵使是平凡如乐山的农户也知道他是一个不平凡的人,他的剑也和他一样不平凡。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仅仅是&厚望,
    仅仅是&厚望,

      上一世,对整个偌大的社会来说,他仅仅是其千千万万分之一,但他知道,在他父母心里,他却是整个世界。他好学,也没有不辜负父母的厚望,一直很努力地读书。

  • <p>&好好知

    &好好知

      “是你们欺人太甚了,我一定要你们好好知道辱骂别人父母亲会带来的后果。”

  •   嗤&石子竟
      嗤&石子竟

      嗤嗤,猛击声中,击向断浪的石子竟一个不落地被击打落地,与此同时,从断浪后背窜出的记到黑影也失去了势头,砰砰落地。仔细一看,喝!竟然也是几个小石子。

  •   看&的小脸
      看&的小脸

      看着年幼的断浪红扑扑的小脸儿,段吹帘心里不由笑了。“呵,话说,断浪小时候也蛮可爱的,跟他以后背弃友情,心狠手辣,丧心病狂的作风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模样。”

  • 哪,也&对着断
    哪,也&对着断

      “断浪?哪,也很奇怪耶。”段吹帘对着断浪微笑说到。

  • ,他对&周围了
    ,他对&周围了

      随着时间推移,渐渐的,他对周围了解了更多。事情也正如他所猜测。他已经死了,至少在前世的世界,他已经死了。在这个新世界,他还只是个婴儿,但他的父母却不知所踪。只留下一间空空的房子。

  • <p>&来的石

    &来的石

      石子很快就来到断浪的门面,他虽然有武伴身,但断浪依旧不由地想去闭上眼睛。可一念到父亲的教导,断浪心里就强让自己看着这攻击,直面着快速飞来的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