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典仙侠
海上骑兵仙侠小说《窃道者圣》免费阅读

窃道者圣

编辑:风月瘦如刀 作者:海上骑兵

状态:完结 时间:2020-01-29 07:27:39

在读:27657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故事从一个也没仙、也也没妖的世界就。那里仅有朝堂和江湖。修士修佛而已是为了战斗。为君王、为亲人、为百姓、为天下第一。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窃道者圣。 窃道再说那条山溪,涓涓细流清晰见底,与山道之上盘桓九转,寻源而上竟出自芝固后山之中。沿溪寻觅不觉已入深林,四周树木高大遮日,气温阴凉、水汽磅礴竟在溪流之上附了一层轻雾,而树木之间灌木杂草寻隙而生也看不到一丝路径。渐渐深入,忽然之间轰鸣之声有轻到重渐渐震耳,再一个转弯走出密林,入眼之间竟然是一道百丈高的瀑布。。
展开全部

窃道者圣 小说  

  见秦南巨斧扫来,沈听脚下如生根一般,铁板桥使出,后背几欲贴地堪堪躲过拦腰一斧,接下来也不起身,以脚为轴身形转向前方,对着秦南的下三路“刷刷刷”就是三刀。

  叫一脸担心模样的金潼退后,沈听右手持刀立于场中,左手捏出一个剑诀,只见他腰间那个写着“入云”二字的木匣微微一动,一柄三寸长碧幽幽的小剑窜了出来,剑身碧翠欲滴,犹如翡翠,剑尖指地绕着沈听飞行一圈,使得沈听的脚下刮起一捧尘土,然后停在沈听的左侧,无力自动的在那里滴溜溜的转着。

  五行修士,这才是秦南的真正实力。入门、化兽、五行这是修士的三个阶段,能够感应修炼灵力属于入门,能够化兽才能把灵力的修炼引上正途,而领悟五行才算真正步入修行的殿堂,在往上就是术士、方士的境界。

  等沈听从地矛上下来后,脱力的腿不停的抖着,金潼把他扶坐在地上靠着一块石头躺下,小手在他的腿肚子上按摩:“幸亏秦南愣住了,否则五师兄你今天肯定被他打伤,不过五师兄能同秦南打这么久,真的很厉害,要是我估计早就被他打趴下了。”

  秦南听罢有些茫然,他偷偷问尤直:“他说的是什么,怎么说到狗身上去了?”

  “金行地矛”秦南不擅长灵符术,不代表他不会,其实一些消耗不大绘制简单的灵符术用来辅助进攻,有时可以带来不错的效果。

  柏云、砀山、红川三足鼎力,其中论国力,柏云国在三大国中当首屈一指,三百年国运长盛不衰算是一个异数。柏云国定都凤兰城,凤兰往西三百里有一座山,名曰芝固,方圆百里,山色清秀婉约,郁郁葱葱,千兽聚集、万鸟齐鸣,更有一条山溪犹如白练,盘旋绕山而下算是芝固山一道盛景。而主峰入云峰巍峨高耸,独秀于群峰,半腰间又终年有一圈云海环绕不散,入云峰也因此得名。

  敖易却不退去,他坚持道:“三房弟子沈听打伤我三师弟,我定要为他逃回公道。”

  而他挂好酒葫芦,捡起地上的伐木斧和麻绳也离开了水潭。路上做伐木歌曰:“芝固山上,郁郁葱葱,云海环绕,崖边悬松,鸟雀藏于林间,走兽奔于山涧,不闻丝竹,暇听虫鸣,伐木小童,有我独行,利斧在手,绳索悠悠,谨遵师命,磨我心镜。山规有云,点点卷卷,万物有灵,心存善行,有兽栖于高木,幼林还未成栋,就食于斯,有守之责,入门修士,走入其中,手笔凌空,灵力动动,勤于修炼,助我修行。”

  秦南没想到自己竟然被沈听逼的如此狼狈,一个五行修士竟然被一个入门级的修士打的连连后退,看着师弟尤直露出担心的样子,秦南心中发狠,不再管会不会伤及沈听的性命。

  沈听却没有惊讶,而是走到那只吊额猛虎旁边,拱手行礼道:“大师兄好。”

  两人一唱一和,气的金潼不知怎么开口反驳,只好撸起袖子要上前同两人开打。可是还未踏出一步就被沈听拉住。

  这时有人喊道:“是三宗长来了,快跑。”

  尤直做恍然大悟状:“师弟我谢谢师兄提醒,否则真的会叫师尊为难。”

  肌肉牵引指骨的走向,灵力节点的注入,秦南动作虽快,却被沈听分毫不差的复制了出来,最后两人的五行术同时发动,几乎看不出先后。

  金潼扇扇翅膀正要飞走,从树林中转出两个少年,一高一矮,同样的青色麻布劲装、兽皮束腰,腰带处挂着一个刻着“入云”二字的木匣。

  转瞬之间,沈听不但破去了危机,而且夺得了地势,立即转守为攻,倒持的直刃刀储存了力量踏着碎步踩在斧背上向秦南冲去。现在沈听在秦南的巨斧上,无论秦南是后撤还是左右躲闪都摆脱不了沈听的攻击,摆在秦南面前的好像只有弃斧一招,不过秦南毕竟年纪轻轻就修炼到五行修士,天赋异品,岂能被一个入门级修士简单的逼到弃斧的地步。只见他手腕一翻,硕大的巨斧在他手中就像绣花针一般翻转了过来,然后下压对着被翻在下面的沈听像拍苍蝇似了拍了下去。

  听罢高岭的吩咐,沈听来到一个一脸憨厚的少年旁,拱手弯腰行礼道:“早晨师弟我太过孟浪,不该作弄四师兄,得罪之处还请四师兄海涵。”

  沈听早有准备一个绘制好的火符对着秦南打去,秦南化熊防御大增,顶着脑门硬挨一记火符一定要把沈听抓下来。沈听的火符虽然没有打伤秦南,但升起的烟雾却影响到了秦南的视野,借此机会沈听飞踢熊爪,身形拔高几分堪堪躲过秦南这一击。

  沈听说的敖易无言以对,但是沈听最后的讽刺却叫他咽不下这口气,仗着被掌门的娇惯,他祭出剑灵说道:“即为我入云弟子,便再无身份贵贱之分,今天你伤我师弟,我定要为他讨回一个公道。”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准失言&!”
    准失言&!”

      金潼欢喜蹦跳:“五师兄可要说话算数,不准失言!”

  • 礁石下&哪?”
    礁石下&哪?”

      金潼四处看了看,见到礁石下躺着带伐木斧和麻绳,打趣问道:“五师兄,大师兄罚你劈柴,柴在哪?”

  • 沈听立&狼狈异
    沈听立&狼狈异

      秦南把实力发挥出来,沈听立即感到压力,被攻的狼狈异常再也不复刚才的潇洒。

  • 柱倾泻&,又溅
    柱倾泻&,又溅

      只见一道水幕从那崖顶横窜而下,“飞龙腾空击碧水,银河九天落凡尘”,带着无尽落势,汹涌如柱倾泻而下重重砸入下面的山潭中,又溅起数丈高的水花,四溅出点点玉珠在太阳的照耀下映出了一道七彩虹。

  • 愣神的&站在他
    愣神的&站在他

      就在秦南愣神的功夫,站在他对面的沈听反手用刀背往他的胳膊上狠狠的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