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虚拟世界
沐沐晚景_小西_祁荣,苏晚

沐沐晚景

编辑:捱过春秋 作者:小西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7-22 18:41:49

在读:21984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苏晚定婚当日,却被设计陷害,名誉尽毁。沐琛,那个魔鬼像的男人,是他的救命恩人苏晴的护花使者。只要你苏晴一句话的事,沐琛就也没理由不去做。他始终我以为,自己也没做错突然,一双大手自黑暗中伸出,从她的腰间一直往上浮动,到肩膀,到脖子,最后摩擦着她光滑的小脸。男人似是感觉到她的不安,冷笑着将高大的身体覆盖上去。。
展开全部

沐沐晚景全文免费阅读  沐沐晚景全文免费下载  沐沐晚景免费  沐沐晚景小说三百章  沐沐晚景的大结局  沐沐晚景小说结局  沐沐晚景免费目录看  沐沐晚景全文阅读  

“晚晚,这是怎么回事?”祁荣顾不得温文尔雅的形象,此刻的他满目猩红,神色痛苦,双手狠狠钳住苏晚的肩膀,“你不是生病住院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照片?你回答我啊,晚晚!”

苏、祁两家是京都有名的家族,订婚典礼高朋满座,一派豪华。

苏晚被扔出去了,记者们长枪短炮地对着她,一道道尖锐难听的问题传入她的耳朵。她一张精致的小脸红肿着,有些胆子大的记者趁机伸出咸猪手揩油,令她狼狈不堪。

苏晚回到苏家,迎接她的是父亲重重的耳光。

一旁,苏晴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轻轻地为苏父顺气,安慰道:“爸爸,您别生气,姐姐可能是一时糊涂,过了这一阵就好了。”

她已经能够想到明天的新闻头条该有多么精彩——“苏家大小姐私生活放荡,订婚前夕病房偷情”,或许用不了多久,她就会成为人人唾弃的荡妇。

“我没有!”苏晚脸色惨白,她大声解释着,“祁荣,这不是我,你相信我!”

苏晚浑身颤抖,她尖叫一声,祈求般地哭喊:“别看了,求求你们别看了!”

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苏晚强行忍住身上的不适,穿戴好昨日管家准备的礼服,等待司机来接她去酒店。

或许是她想多了吧。

突然,一双大手自黑暗中伸出,从她的腰间一直往上浮动,到肩膀,到脖子,最后摩擦着她光滑的小脸。男人似是感觉到她的不安,冷笑着将高大的身体覆盖上去。

“姐姐,这是什么!”刚认回没多久的孪生妹妹苏晴满脸愤怒,将手中的照片扔到苏晚脸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伯父,请您体谅我。”祁荣温柔的笑着,可是那笑意却寒冷,“保安,请苏大小姐出去。”

苏、祁两家是京都有名的家族,订婚典礼高朋满座,一派豪华。

说罢,转身离开。

“这不是你,难道是我吗?”苏晴上前一步,与她七分相似的脸上一片失望,“姐姐,我知道你不满父母认回我,可是你也不能这样报复他们啊,赔上自己的名誉,难道你就满意了吗?”

她已经能够想到明天的新闻头条该有多么精彩——“苏家大小姐私生活放荡,订婚前夕病房偷情”,或许用不了多久,她就会成为人人唾弃的荡妇。

苏父被驳了面子,强硬道:“阿荣,你可要好好想想啊。”

明明该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悲哀,可是此刻的苏晚却有些想笑。她区区一个靠着药罐生活的病秧子,有什么能力值得那人这样费尽心机。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原地,&重复“
    原地,&重复“

    苏晚双手无措地站在原地,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不断地重复“我没有”三个字。

  • 急败坏&苏晚一
    急败坏&苏晚一

    苏父脸色一变,显然想到苏家名誉的事情,他气急败坏,又给苏晚一记耳光,冷声道:“你去给祁家道歉,祁家不原谅你,就别回来!”

  • <p>&么个不

    &么个不

    “你给我跪下!”苏父一生好面子,今天的事情让他颜面扫地,更加口不择言,“我怎么有你这么个不知廉耻的下贱女儿?你到底是多缺男人?怎么不去卖!”

  • 自己的&”
    自己的&”

    “这不是你,难道是我吗?”苏晴上前一步,与她七分相似的脸上一片失望,“姐姐,我知道你不满父母认回我,可是你也不能这样报复他们啊,赔上自己的名誉,难道你就满意了吗?”

  • 么会有&有办法
    么会有&有办法

    “你还要狡辩?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不知廉耻的女儿,竟然饥渴到在病房就偷情,你快点跪下给阿荣道歉!”苏父脸色难看,他转头歉意道,“阿荣,是我没有教好女儿。这订婚典礼也没有办法进行了,先暂时推迟时间吧。”

  • 顺气,&涂,过
    顺气,&涂,过

    一旁,苏晴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轻轻地为苏父顺气,安慰道:“爸爸,您别生气,姐姐可能是一时糊涂,过了这一阵就好了。”

  • 捡起来&目光落
    捡起来&目光落

    宾客们好奇地捡起来,接着一阵喧哗,或鄙夷或不耻地目光落在苏晚身上。

  • 久的孪&中的照
    久的孪&中的照

    “姐姐,这是什么!”刚认回没多久的孪生妹妹苏晴满脸愤怒,将手中的照片扔到苏晚脸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 却有些&想笑。
    却有些&想笑。

    明明该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悲哀,可是此刻的苏晚却有些想笑。她区区一个靠着药罐生活的病秧子,有什么能力值得那人这样费尽心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