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附身
废后归来:王爷请自重_狂风过境_温定宜,楚言离

废后归来:王爷请自重

编辑:山川湖海 作者:狂风过境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8 09:53:43

在读:5281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我这一生都在追奉一生一世一双人,却终究叫我遇上了你。我卸掉封地公主该有的富贵荣华,摈弃二八娇女深受的雍容华贵衣裳,随你转辗四方,侍你肥皂洗手羹汤。却不想,你黄袍加身,地在冷宫里的这一年,温定宜尝尽了人间能够尝到的所有苦楚。。
展开全部

狂妃归来王爷请自重免费阅读  嫡女归  废后归来王爷请自重有声书  废后归来王爷请自重 小说  废后归来王爷请自重txt  废后归来王爷请自重全文免费阅读  废后归来王爷请自重漫画  废后归来王爷请自重下载  废后归来王爷请自重全文阅读  废后归来:王爷请自重 小说  

被突然打断的曲辛愣在了哪儿,虽然温定宜是集整个契辽部落上下宠爱于一生的地位尊贵的郡主,可是温定宜的性格温和,贪玩儿可是却不无理,任性但是并不跋扈。对待下人尤其的好,几乎很少同她们发脾气,今日里这是怎么了。

虽然曲辛不明说,但是作为温定宜贴身的侍女,她非常清楚这一次温定宜醒后,与之前有不一样的地方,具体哪里不同自己又说不上来。

失去了双眼的温定宜,只能用一条破旧的布条护住双目,再不见当年的儿女情眸,眼波流转,可她失去的,又何止是这些。

“好,”领头人右手微抬,示意下属去将那不人不鬼的女人带回来。

他的喜怒哀乐便是自己的全部,爱到骨子里,爱到失去尊严灵魂,换来的就是被无情的抛弃,温定宜哭笑着摇了摇头,此生对于爱情她将不会再倾付一丝一毫,重新来过的她要誓死捍卫的是契辽部落全族。

温知新迅猛的驾驶着马车,头也不回的对温定宜说道:“姐姐,你且坐好,我们就快回到乌苏了。别怕,我一定会带你回去!”

眼前的一切分明就是她出嫁前契辽的闺房,可是她不是跌入悬崖死了吗?此刻又怎么回躺在契辽的家中。而门外那父王与言儿的声音是那么清晰,不像是个梦,难道……

温知新本就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家伙,所以对于他而言被打上十几板子也比关在屋子里强百倍。况且一早他就听说漠北国的皇子带着厚礼还有给父王进贡的不少金银财宝,他怎么能够躲在屋子里不去看看呢,这不就来找温定宜想办法了。

温定宜拿不准这一次楚言离前来的目的,有些不安,正当她一筹莫展的时候,温知新偷偷摸摸的溜了进来。他看到温定宜眉头紧锁,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便打趣的问道:“今天有热闹,不去凑凑吗?”

头痛剧烈,仿佛就像是要裂开了一般。

温知新呼天抢地的狂奔离开,留下漫天的怨气在空气中回荡。

“我还没说你呢,你个兔崽子!阿宜要不是为了救你怎么会落水,看我怎么收拾你!”温正清说着就要伸手去教训他。

温定宜原本和煦的面容笼罩上一层厚厚的冰霜,她突然沉吟道:“来的人是楚言离吗?”

温知新在一旁看到温定宜毫发无伤的醒过来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感叹道:“太好了,姐姐你总算是醒了,不然我们就真的要被父王宰掉给你陪葬了!”

二位闻言抬头看到自己的心肝宝贝已经可以活奔乱跳,别提多高兴了,索性棋也不下了,急忙赐座上茶。

要知道东齐的意图就在于看着两大国漠北与契辽内乱,自己渔翁得利。楚言离不但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而且长长的论述了自己的观点,信中的内容让温定宜很是信服。

“王上赎罪,还请王上惩罚。”

温定宜闻言心中有了答案,她轻声问道:“可是与东齐国蠢蠢欲动有关?”

温正清与爱妻不由的嘴角都勾出了几丝笑意,温定宜更是笑的夸张,几乎飞出了眼泪,她是强忍着没有让它们流出。这种温暖而幸福的感觉她已经久违了,从跟着楚言离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了。

一整夜,温定宜都被所谓的“前世”的回忆折磨,她将身体蜷在厚重的云被里,害怕现在的一切是一场空梦,梦醒后,她又回到了那个冰凉的冷宫,她的双眼不能再看云展云舒,她的身体不再自由的行走,她的孩子不再停留于这个人世间。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么回躺&的家中
    么回躺&的家中

    眼前的一切分明就是她出嫁前契辽的闺房,可是她不是跌入悬崖死了吗?此刻又怎么回躺在契辽的家中。而门外那父王与言儿的声音是那么清晰,不像是个梦,难道……

  • ,温和&陪着你
    ,温和&陪着你

    温正清一顿,用温润的手掌拍了拍温定宜的后背,温和的安慰道:“没有关系,不怕不怕,父王在这里陪着你!”

  • 便是阿&爱。
    便是阿&爱。

    “请王上放心,如我有登基之日,便是阿宜封后之时。并始终尊她为后,荣华富贵,锦衣玉食。”楚言离当年承诺的语言掷地有声,只是温定宜忘记了,楚言离当时并未承诺给她一世宠爱。

  • 身边的&新躺下
    身边的&新躺下

    身边的人离开后,温定宜重新躺下,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发呆。她还是不敢相信此刻的一切都是真的。回想以前,自那日和楚言离义无返顾的离开后,一颗真心便只为了他付出。

  • 簸的马&和身下
    簸的马&和身下

    昏暗的烛光在温定宜眼边闪烁,颠簸的马车让她身上的伤口撕裂的更大,她侧卧在马车侧壁,血水打湿了单薄的衣衫和身下破旧的褥垫,如坐针毡的痛楚让她更加清醒的感知,她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