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富豪总裁
重生之许你千劫_白驹过隙_苏清漪,萧离晨

重生之许你千劫

编辑:执伞青衣袖 作者:白驹过隙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1 16:17:24

在读:22294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前生,她调集舅舅的力量,为他谋勇夺皇位;继位后她贵为皇后,却意外发现自己的丈夫和庶姐暗通曲款,大太太乞求,庶姐泪洒,她征得了迎庶姐入宫,给了她仅次自己的位份。可自己冷宫的门窗经过几百年风雨的淋洒,已经糟朽了,吱吱呀呀快要掉落。墙面上长出一片片青色的莓苔。青苔经过腐蚀,贴在墙上,象一块块的黑斑。一进院子里,就会闻到腐木和青苔的气息。窗格棂又窄又密,冰冷的空气充斥着整个屋子里。。
展开全部

重生之许你千劫沈时  重生之许你千劫百度云txt下载  重生之许你千劫百度云  重生之许你千劫结局  重生之许你千劫免费阅读全文  重生之许你千劫  

突如其来的真相刺的苏清漪浑身一震,随即她身下的血蔓延开来,如同一条条血蛇蜿蜒而出,血腥之气充斥着屋内。

寒风怒号,风雪迷漫,雪粒一股股猛摔在脸上,像鞭子一样抽得生疼。

“对了,你舅舅沈将军一家,明日就要处斩了,很快你们就要在黄泉路上相见了。还有你哥哥苏慕夕也要夺去世子之位,流放千里之外,世子之位也由慕寒继承了!”

“妹妹,皇上正在处理政务一时半会来不了了,我听说生孩子就像是一脚踏进了鬼门关,我们姐妹一场,我不来看你谁看你啊!”说完,她抬起袖子掩住嘴巴咯咯的笑了起来。声音像毒蛇一样冰冷而滑腻。

苏清漪躺在破败的床上,抚摸着自己即将临盆的肚子,感受着来了又过去的阵痛。

看到苏清漪脸色惨白的盯着自己看,苏清研得意的说:“妹妹我这一身装扮如何?皇上说了,等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死了之后马上立我为皇后呢!”

“妹妹这是什么话,人和书信都是皇上人赃并获的,你自己做的丑事,现在还要往我身上泼脏水么?也难怪,你生孩子,皇上也不愿意过来看你一眼呢!因为他是野种!其实呀陛下就在门外,只是不愿意见到你而已,念在你为陛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陛下对你也就听之任之了。”

“不可能,舅舅和我哥哥忠心为国,怎么可能……是你,是你对不对?”苏清漪疯狂的喊道,但当苏清漪看到苏清妍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时,突然想到了一个让她难以接受的可能,“不对,不是你,你没有那么大的权利,难道是……是皇上做的?”

“啊……啊……”又一次强烈阵痛袭来,仿佛全身的骨头全部都裂开一般,连呼吸都觉得痛彻心扉。苏清漪呼出大团大团的白色雾气,被一次次剧烈的疼痛折磨的连抬起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可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就是用这副嘴脸欺骗自己,自己还天真的相信了,还为他摆脱困难处境而委曲求全!

苏清研闻言怒火中烧,她最见不得的就是苏清漪高高在上的模样,除了占了一个嫡出的身份,自己样貌才华哪点不如她?凭什么她运气好就可以嫁给从不得宠的皇子一步步夺下皇位的定川王,那样英姿卓越的男子应该娶自己为皇后,而自己却只能看着她成为人人敬仰的皇后,她却只能三跪九叩,仰视着她,她不甘心!

“皇上找到沈将军和大哥苏慕夕通敌的证据,自然是要处斩的呀!皇上仁慈,念在我的份上,苏慕夕只是夺去世子之位,流放千里之外而已。说实话你是不是应该感激我呀?”

“苏清研,你来干什么?是皇上来了么?”苏清漪喘着粗气抱着最后一点希望,望向她身后,可是却空空如也。

“苏清研,你来干什么?是皇上来了么?”苏清漪喘着粗气抱着最后一点希望,望向她身后,可是却空空如也。

突如其来的真相刺的苏清漪浑身一震,随即她身下的血蔓延开来,如同一条条血蛇蜿蜒而出,血腥之气充斥着屋内。

“啊……啊……”又一次强烈阵痛袭来,仿佛全身的骨头全部都裂开一般,连呼吸都觉得痛彻心扉。苏清漪呼出大团大团的白色雾气,被一次次剧烈的疼痛折磨的连抬起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苏清研的话如同晴天霹雳般砸向了苏清漪,她不顾肚子越来越痛,坐了起来拉着苏清研的袖子,急切的问道:“怎么会?我舅舅和哥哥不是去攻打西凉了么,怎么就……”

“萧离川!萧离川!” 苏清漪咬着牙,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反反复复只有这三个字。

苏清漪心中怒气上涌,一口鲜血吐出,只觉得眼前发黑,依旧强打着精神,厉声道:“我不需要你在这里假好心!要不是因为你,我会落得今天这步田地?你给我滚出去!”

“对了,你舅舅沈将军一家,明日就要处斩了,很快你们就要在黄泉路上相见了。还有你哥哥苏慕夕也要夺去世子之位,流放千里之外,世子之位也由慕寒继承了!”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p>&“哈哈

    &“哈哈

    “哈哈,你说对了!妹妹你难得聪明一回啊!”苏清妍笑的花枝乱颤。

  • ,你舅&很快你
    ,你舅&很快你

    “对了,你舅舅沈将军一家,明日就要处斩了,很快你们就要在黄泉路上相见了。还有你哥哥苏慕夕也要夺去世子之位,流放千里之外,世子之位也由慕寒继承了!”

  • 一边喃&还是皇
    一边喃&还是皇

    苏清漪一边满脸泪水摇着头一边喃喃道:“真是可笑!当初若不是舅舅将兵权交给还是皇子的皇上,皇上又有何能荣登大宝,却想不到,这么快就开始狡兔死走狗烹了!”

  • 一般,&连呼吸
    一般,&连呼吸

    “啊……啊……”又一次强烈阵痛袭来,仿佛全身的骨头全部都裂开一般,连呼吸都觉得痛彻心扉。苏清漪呼出大团大团的白色雾气,被一次次剧烈的疼痛折磨的连抬起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 会来不&她抬起
    会来不&她抬起

    “妹妹,皇上正在处理政务一时半会来不了了,我听说生孩子就像是一脚踏进了鬼门关,我们姐妹一场,我不来看你谁看你啊!”说完,她抬起袖子掩住嘴巴咯咯的笑了起来。声音像毒蛇一样冰冷而滑腻。

  • 苏清漪&神情。
    苏清漪&神情。

    这时的苏清漪阵痛一阵阵袭来,并没有听清苏清妍的话,却只记得苏清妍那罪恶的嘴脸,无耻的神情。

  • 然的伪&欺骗自
    然的伪&欺骗自

    可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就是用这副嘴脸欺骗自己,自己还天真的相信了,还为他摆脱困难处境而委曲求全!

  • 肯露出&许还觉
    肯露出&许还觉

    如今想起来,当时萧离川不肯露出自己的意愿,只是在演戏而已,或许还觉得自己给苏清研的位分不够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