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典仙侠
朱门狠妻_正式导入程君_白木槿,凤九卿

朱门狠妻

编辑:南风北海 作者:正式导入程君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4-25 15:14:43

在读:26432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她是侯门嫡女,身份高贵的,家族煊赫。为嫁他,与父母彻底决裂,尽散家财,卑躬屈膝,不顾生死忘死,但求他功成名就,登为天子。却谁知人心叵测,他成就大业,她成了他的弃子。二十年恩“爹爹,我没有,我是被冤枉的,我真的没有做”白木槿跪在地上一边哭泣一边膝行上前想要拉住父亲的衣摆,却被狠狠踹倒在一边,腹中顿时传来一阵绞痛。。
展开全部

朱门闲妻下载  朱门狠妻免费  

“福安,去将小姐关进房中看守,找人去敬安侯府一趟,就说小姐得了恶疾,这婚就算了吧,他日我定当登门谢罪”

白云兮听后却将白木槿的手从臂上拂去,掩唇轻笑出声,“我的好姐姐,你怎么这么傻啊,还要我帮你,这要帮我早就帮你了。还用等到现在?”

“我的傻姐姐你总是这般不小心,妹妹好心教你,防人之心不可无,以后入口近身的东西都要小心些,保不好吃了就送了命了哈哈哈……”

“爹爹,我没有,我是被冤枉的,我真的没有做”白木槿跪在地上一边哭泣一边膝行上前想要拉住父亲的衣摆,却被狠狠踹倒在一边,腹中顿时传来一阵绞痛。

“吱呀—”门再次开启,进来了两个粗实嬷嬷,两人进来后看都没看白木槿一眼,恭恭敬敬地给白云兮请了个安。白云兮挥手指了指趴在桌前奄奄一息的白木槿,难过抽噎道:“姐姐因私通之事羞愧难当,实在难活于世,竟就这般自缢而死。你们快去看看,可还有救”

疼痛慢慢遍布四肢百骸,呼吸愈发困难,但这些疼痛都没有心痛带来的冲击大,白木槿没想到自己爱护的妹妹竟然恨她如此,不惜置她于死地。看来自己还是太天真,本想着虽是异母胞妹,但毕竟同父,何况两人母亲也是亲姐妹,如此总该比别的兄弟姐妹亲近。何况同为嫡女,她又讨父亲欢爱,自己带她真心些,她也总不会刁难自己这个没了娘的孩子。没想到,她却依然对自己下了毒手……

“我,我没有……我从未想过这些,只是照惯去请安,说笑几句,侯夫人赏识怎的能赖在我头上……你,你刚刚给我吃了什么?啊,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痛……”

“我的傻姐姐你总是这般不小心,妹妹好心教你,防人之心不可无,以后入口近身的东西都要小心些,保不好吃了就送了命了哈哈哈……”

“何意?姐姐还不明白吗?送你上了那家丁床上的人,可正是妹妹啊”

白木槿听后一愣,看着白云兮缓缓起身,愣愣道:“你这是何意?”

“哈哈哈,为何?”白云兮像听到天大笑话般,再也忍不住地大笑起来。“为何?还不是因为你可恨!你我同为嫡女,父亲又爱我甚多,凭什么有头有脸的好事情却偏都要落到你头上?!敬安侯世子明明先看上的是我,可你倒是好心机,偏生要去讨那份巧,让侯爷夫人看上了眼,夸了几句好品貌便夺了我的好姻缘。我怎知你原来是这等的心思缜密,阴险歹毒!”

“何意?姐姐还不明白吗?送你上了那家丁床上的人,可正是妹妹啊”

许是白云兮的笑安抚了白木槿不安的心情,她渐渐冷静下来,接过白云兮递过来的杯子,喝了一口。另一只手却还死死攥着手绢,委屈道:“妹妹这可如何是好,我根本不记得是怎么去的那个屋,也不知道怎么就和个家丁睡在……睡在一张床上。我是真的冤枉啊,你可要帮帮我”

“吱呀—”门再次开启,进来了两个粗实嬷嬷,两人进来后看都没看白木槿一眼,恭恭敬敬地给白云兮请了个安。白云兮挥手指了指趴在桌前奄奄一息的白木槿,难过抽噎道:“姐姐因私通之事羞愧难当,实在难活于世,竟就这般自缢而死。你们快去看看,可还有救”

如今这般场景她定是被人陷害,奈何无论她如何辩解,父亲都认定她私通该死。正当她绞尽脑汁如何证明自己清白时,国公爷——白世祖已决定了她的生死去留。

白木槿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被关进了厢房,直到月落西山也没有人来看询。

“爹爹,我没有,我是被冤枉的,我真的没有做”白木槿跪在地上一边哭泣一边膝行上前想要拉住父亲的衣摆,却被狠狠踹倒在一边,腹中顿时传来一阵绞痛。

白云兮看着白木槿慌乱的样子,安抚地拍了拍的她的手,顺势坐在她身边,拿了块儿落梅酥递到她唇边,“姐姐莫急,吃些糕饼压压惊,你好好想一想,你最后的记忆是在什么地方,和谁在一起,在做什么?”

“我记得我本是看今日阳光好,想去花园逛逛,路过石山时有个小丫鬟说妹妹在池鑫苑等我,我便去了池鑫苑却未见到妹妹,丫鬟说妹妹正在来路让我稍等,我便坐在园中吃茶等你,后来我便不记得了“说到这里,白木槿忽然灵光一闪,激动道:”对啊,妹妹不是约了我吗?那定能替我作证,好妹妹,快帮帮姐姐,去找父亲求个情,父亲最是疼你,一定能听你解释的”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敬安侯&至我脸
    敬安侯&至我脸

    “还说没有,你当为父是眼瞎的不成?你不日就要嫁去敬安侯府,却还能犯下如此不知廉耻之事,我若晚来一步,你怕不是……不是……孽障啊!你做出这等苟且之事,要至我脸面于何地,至国公府脸面于何地!“

  • 噩地被&询。
    噩地被&询。

    白木槿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被关进了厢房,直到月落西山也没有人来看询。

  • 丁床上&可正是
    丁床上&可正是

    “何意?姐姐还不明白吗?送你上了那家丁床上的人,可正是妹妹啊”

  • 进房中&府一趟
    进房中&府一趟

    “福安,去将小姐关进房中看守,找人去敬安侯府一趟,就说小姐得了恶疾,这婚就算了吧,他日我定当登门谢罪”

  • 身边,&,你最
    身边,&,你最

    白云兮看着白木槿慌乱的样子,安抚地拍了拍的她的手,顺势坐在她身边,拿了块儿落梅酥递到她唇边,“姐姐莫急,吃些糕饼压压惊,你好好想一想,你最后的记忆是在什么地方,和谁在一起,在做什么?”

  • 住父亲&的衣摆
    住父亲&的衣摆

    “爹爹,我没有,我是被冤枉的,我真的没有做”白木槿跪在地上一边哭泣一边膝行上前想要拉住父亲的衣摆,却被狠狠踹倒在一边,腹中顿时传来一阵绞痛。

  • 的护院&,还没
    的护院&,还没

    “父亲……我……我……”白木槿百口莫辩,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衣衫不整,身边还躺着个同样衣衫不整的护院,顿时吓得白了脸色,还没等她将衣衫整好,父亲便大步推门而入,更是不分清白便给了她一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