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BOSS的复仇娇妻_星星鱼_林芳菲,洛霆钧

BOSS的复仇娇妻

编辑:长街暗渡 作者:星星鱼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4-25 11:12:01

在读:16625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你连让我睡的资格都也没,还我以为我真心实意爱你,啊愚笨之极,余炜彤,你但是是我报仇路上的垫脚石……”望着眼前的丈夫,余炜彤才明白了,她把一头白眼狼再引进家门!当心脏停余炜彤从迷醉中惊醒,鼻息间的暧昧味道,余伟彤睁开迷蒙的眼睛,近在咫尺,是一张陌生的脸,脖子以上的部分,被一张金色面具遮挡,她只能从男人紧闭的眼睑处的睫毛根部,看到一颗芝麻大小的黑痣。。
展开全部

余炜彤跌坐在地上,看着面前笑得很开心的狗男女,她突然也张狂大笑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边边笑指着面前的狗男女:“畜生,你们这对禽‘兽不如的狗男女!陆茜蔓,枉我见你家境贫寒,资助你上大学,你却这么回报我?

“她已经是秋后的蚂蚱了,蹦跶不了几下!”白嘉树很是得意,他从小就等大仇得报的这天,如今终余被他等到了!

“婚姻算什么?在爱情的世界里,不被爱的才是小三!”白嘉树冷笑,拿起自己带来的一个长条形小盒子,打开,从盒子里拿出一个装满了透明液体的注射器,来到余炜彤的身前,一脚把跌坐在地上却仍旧哈哈大笑的余炜彤踢到在地,手中的注射器,直接就扎在余炜彤的大腿上,“你不肯离婚给我自由,那我就只能丧偶恢复单身了!这么大剂量的HLY,你必死无疑!”

等她再次醒来,这个男人已经睡死在她的身旁,她身体的最深处火辣辣的疼,显然是被……

白嘉树拿着空空如也的注射器,表情冷肃地宣判余炜彤这一生的结局!

“是的,这是我们海城今天发生的最大事件了,据我们记者整理的资料显示,一代名媛余炜彤是因为昨晚洞房花烛时,因不满意丈夫请养育丈夫长大的爷爷住在余家别墅而报复丈夫夜不归家,还招了个男的在酒店里胡搞乱来,还为了寻求刺激而注射打量海洛因而死……”

“嘉树不会相信你的,我们那么相爱,他知道我有多爱他……”余炜彤瞬间慌了,正想为自己争辩。

他白嘉树可怜可悲?

“对,没错,是我换掉你爸爸的降压药,让他中风瘫痪,好让我亲手闷死他,嫁祸给你妈妈,从而让你妈妈被你们余家唾弃,然后亲手勒死她,伪造出她畏罪上吊的假象。

她深爱他四年,也保留着四年的清白身子,就等着新婚夜给他,可他却那么对她,到头来,竟然还说她脏?

余炜彤心里委屈至极!

陆茜蔓见白嘉树来了,得意洋洋的瞪了余炜彤一眼,就朝白嘉树走去,“嘉树哥哥,你看看这个女人真放荡下贱,竟然在你们的新婚夜,在酒店里招了个鸭子回来做对不起你的事,恶心死了,不知道会不会因此染上艾滋呢,听说那些做鸭子的男人,最脏了!”

余炜彤被白嘉树那用力的一脚踢中小腹,整个人虚软无力,想要挣扎,却有心无力,一整绝望地看着注射器的药物,一点一点的被推入她的身体里。

白嘉树,你以为你成功了吗?福星珠宝,我总共有百分之六十的股份,而你,只不过区区百分之五的股份,就想夺走我余家一切,哈哈哈,笑话,你以为你能得到我们余家的财产吗?

白嘉树动作亲昵地搂着陆茜蔓的肩膀,低头看她的时候,眼神chong溺得好似要滴出蜜来,可等他转头来看向余炜彤,眼神里却都是仇恨,咬牙切齿地问,“余炜彤,昨天晚上玩得很爽啊?我竟小看了你,没想到你是如此放荡下贱的女人。”

古老一愣,自从先夫人,去世后,受不了打击的大小姐,一直叛逆张狂,对他们这些家里的佣人,也是态度嚣张傲慢,却没想到昨晚的一场休克,竟让大小姐待人的态度转变这么大。

不过芳菲到底是古老看着长大的,这孩子心性如何,古老很清楚,她虽叛逆,却还保留着最初的善良,只是家中的变动,让她无法接受罢了!

可真是笑话,他杀死了她,伪造她的遗嘱,继承了他们余家三房的所有家业,他可怜可悲?

来接芳菲出院的,是林家的老管事古老,古老是林老的发小,从年少时起,就跟随在林老身旁做事,故而深得林老信任。

“你这个晦气的混帐东西,还敢回家来?你怎么不死在外头!”在芳菲被古老领进门的瞬间,一个鞋底朝芳菲飞来,同时芳菲听到了一个怒不可遏的苍老女声。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被一张&具遮挡
    被一张&具遮挡

    余炜彤从迷醉中惊醒,鼻息间的暧昧味道,余伟彤睁开迷蒙的眼睛,近在咫尺,是一张陌生的脸,脖子以上的部分,被一张金色面具遮挡,她只能从男人紧闭的眼睑处的睫毛根部,看到一颗芝麻大小的黑痣。

  • ,不可&踉跄后
    ,不可&踉跄后

    余炜彤惊恐的跌下床,不可置信地瞪着那个陌生男子,整个人被吓得踉跄后退,与此同时时,她身后也适时响起开门声。

  • 她深爱&着新婚
    她深爱&着新婚

    她深爱他四年,也保留着四年的清白身子,就等着新婚夜给他,可他却那么对她,到头来,竟然还说她脏?

  • 就是我&现在已
    就是我&现在已

    现在你明白了吗?蠢女人,你只是我复仇的工具,是我夺走你父母所有财产的垫脚石,这就是我娶你的目的,现在已经达到了!“

  • 是得意&,他从
    是得意&,他从

    “她已经是秋后的蚂蚱了,蹦跶不了几下!”白嘉树很是得意,他从小就等大仇得报的这天,如今终余被他等到了!

  • 昨晚喝&的牛奶
    昨晚喝&的牛奶

    “不,嘉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被下药的,是陆茜蔓在我昨晚喝的牛奶里下药,事情才变成这样!”

  • 女人,&白嘉树
    女人,&白嘉树

    “白嘉树,我杀了你!”余炜彤听到这里,再无法压制心中的怒火,愤怒地冲到白嘉树和陆茜蔓身前,就是一阵抓挠,奈何她终究只是个女人,白嘉树一个用力推拒,她就踉跄跌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