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叶微雨疼得基本上要无法呼吸过去的,但木已成舟,她再争扎也也没意义,便像个也没感情的玩偶像,躺在深色的大班桌上,任凭他予取予求。并且,的话这样也可以拿下提前支付工资,让母亲和而且,如果这样可以拿到预支工资,让母亲和哥哥能继续治疗,叶微雨也甘愿承受。。...

叶微雨疼得几乎要窒息过去,但木已成舟,她再挣扎也没有意义,便像个没有感情的玩偶一样,躺在深色的大班桌上,任由他予取予求。

而且,如果这样可以拿到预支工资,让母亲和哥哥能继续治疗,叶微雨也甘愿承受。

当狂风暴雨一般的戏份终于结束,林曜辰毫不留恋地离开,走到酒柜前,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自始至终看都不看叶微雨一眼,就好像她不过是个不重要的工具。

叶微雨麻木地整理衣服,低声问道:“林总,现在可以给我预支工资了吗?”

那一声“林总”,让林曜辰骤然收紧了手指,酒杯险些在手中碎裂。

而好不容易从刚才的发泄中找到的快感,瞬间荡然无存。

“只做一次,就想要半年工资?你可没那么值钱。”林曜辰的目光,慢慢从酒杯转移到叶微雨的脸上,声音里尽是冰冷的嘲弄。

叶微雨正在系扣子的手指一僵,闭了闭眼睛,“那林总想要几次,才愿意答应……”

经历了刚才的侮辱,一次和一百次,对叶微雨来说,已经没有区别了,她只想要钱。

看着她逆来顺受的样子,林曜辰心头异常烦躁,恶狠狠说道:“什么时候你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就什么时候给你钱,现在我不想看见你。”

“好的……林总。”叶微雨狼狈逃出了办公室。

房门在她身后关上,林曜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把酒杯猛地砸在桌上,玻璃杯碎裂开,割破了他的手掌。

一声一声的叫我“林总”,是你对我的惩罚,还是嘲弄?

既然那么厌恶我,为什么不反抗!

酒精刺激着林曜辰的胃,那股灼烧感迅速蔓延至全身,仿佛要把他的心也焚烧起来。

想起那段分手后的日子,林曜辰整日伤心醉酒,喝到呕血。康复之后,他就发誓,总有一天,要让叶微雨像狗一样匍匐在自己面前。

只是这一天终于来了,为什么他的内心反而更加空虚。

晚上,叶微雨刚回到家,手机就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是母亲的主治大夫打来的,她连忙接听。

“叶小姐,我们找到可以移植给你母亲的心脏了,明天就可以进行手术!”

叶微雨别提多高兴,可是马上又陷入焦虑,现在的她,连母亲和哥哥继续治疗的费用都筹不出来,又如何在一夜之间,弄到这么多钱?

“叶小姐,你要尽快做决定,还有另外一个患者,也在等着心脏移植,在两位患者都符合移植条件的情况下,医院肯定是要以付费的先后来决定将心脏移植给谁。”

叶微雨心乱如麻,心一沉说道:“大夫,我明天就去缴费,请您务必等等我。”

挂断电话后,叶微雨直接打车去了金湾夜总会。

夜总会的老板姓金,是个高利贷主,他会向许多年轻女子放贷,一旦她们还不起债务,就要在他的夜场里卖身抵债。

不到万不得已,叶微雨不想跟金老板借钱。

而现在,就是那万不得已的情况。

“叶小姐,钱,我可以借给你,但是你拿什么来抵押呢?”金老板扭动着肥胖的身躯,坐在奢华的老板椅上,打量着眼前的女人,仿佛已经看到了未来的一棵摇钱树。

“我……我没有可以抵押的东西……但我一定会还!”她急切地解释。

金老板一挥手,打断了她,“这样吧叶小姐,看在我和你父亲生前的交情上,就不苛求你了,以后你每天晚上来我这兼职,给客人陪陪酒,你看怎么样?”

“真的只是陪酒就可以吗?”叶微雨内心有些忐忑。

在来之前,她一直在担心,金老板会用这笔钱,胁迫她做更加不堪的事情。

金老板笑着摸了摸嘴角,“当然当然,我做的可是正经生意,今天就算是你的试用期,如果你能胜任,那今晚结束后,我立即把钱打给你。”

叶微雨如释重负,感激道:“谢谢您,那一言为定!”

一想到,母亲的手术费有着落了,叶微雨激动地简直要哭出来了。

之后叶微雨由另一位经理引领着,去更衣室换了一身性感的包臀裙,就直接去见客人了。

尽管叶微雨也像其他陪酒女孩一样,穿着庸俗的服装,可她浑身上下所流露出的高雅气质,不禁让其他男人看直了眼,纷纷向金老板打听,企图包下她的场。

金老板却一一打发了,因为今晚,他给叶微雨安排的,是位出手相当阔绰的富商,非一般人所能及。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