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他避无可避怎奈的选择接受了突然发生了的事情,将水瓢放到水缸里,轻轻地低下头,看见水中的姿容,久久地发愣不能够完全恢复。现在的他是七娘子了啊。他调查结果七娘子数日,从来没有没见过七娘子的庐山真面目,只道她是不可以见人的丑女,因为不愿摘下来头上的幂离。可现在的水中的脸生的十分标致。眉现在他是七娘子了啊。。...

巫女行

推荐指数:10分

《巫女行》在线阅读

他无可奈何的接受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将水瓢放在水缸里,轻轻低头,看到水中的姿容,久久愣神不能恢复。

现在他是七娘子了啊。

他调查七娘子多日,从未见过七娘子的庐山真面目,只道她是不可见人的丑女,所以不肯摘下头上的幂离。

可现在水中的脸生的十分标致。

眉扫春山,眸横秋水,脸如莲萼,唇似樱桃,放下水瓢的手也如白玉。轻轻一动身子,犹如风前细柳。

一时之间,他不敢信这就是那巫女的脸。

手伸到水缸里,摇破水影,影中的人儿旋即消失。

他重新站在水缸前,居高临下仔细端详好久,才敢相信这是那巫女萧七的脸,是自己现在的脸。

他从未遇到过如此美的人。

“好好的美人怎么偏偏是个巫女呢?”他摸上娇嫩的脸,百思不得其解。

这鼻子小巧高挺,双眼柔情似水,脸型饱满,一颦一笑都引人注目。

正当他沉浸在这不一般的美貌时,简陋的柴门被人轻轻叩起。

他不得不挪动步子,去给来者开门。

原以为是萧七来看自己,打开门看到的却是另一位女人。

这女人鼻青脸肿,微微张嘴问好,可以看见她的牙也缺了两三颗。穿着破衣烂衫,神情不振,像是刚从魔窟里逃离,还没有完全适应外面的平和的环境,仍在瑟瑟发抖。

许埘第一直觉,这是昨个儿来找萧七的女人。

是那个要毒死自家男人的女人。

看她的模样如此娇小,说话软糯,与昨日放出狠话要毒死丈夫的形象判若两人。

许埘想象中,毒死丈夫的女人应当长着一张凶狠的脸。

这女人却不是。

张伍芳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发现没人,才怀着激动的心情,关切的问道:“娘子您没事吧?”

这是询问他昨个儿的经历。

“无事。”他淡淡道,将张伍芳请了进来,满心盘算着如何阻止这个女人的可怕的想法,这女人今日来找萧七,除了问候与关心,更多的应当是想得到毒药。

他不能让这个女人得逞。

他要拯救一个即将支离破碎的家。

果然,进入正屋之后,张伍芳简短的寒暄了几句,便提起了毒药。

“还望娘子赐我一粒丸药,迟了,我全家都会死。”张伍芳泪如雨下。

许埘皱着眉,他最讨厌看到女人落泪,他最不会安慰落泪的女人。

“这不是一粒丸药所能解决的事情。”他慢条斯理,给张伍芳讲着道理,“人与人的性情不同,行为处事自然也会不同,男女有别,天差地别,既为夫妇,便是一体,应当调和,理解与忍让。若是人人都为芝麻绿豆大的小事闹得你死我活,这世上的人便死绝了。”

张伍芳苦笑着:“他若是能听进去我的话,哪怕只有三言两句,我也知足了,他不但不听,反而认为我是在害他,按照我的话做,是减了他的男儿本色,英雄气概。我没有让他去知法犯法,只是劝他做个正经的事,别去赌场,或是就在家里,哪儿也不去,帮我照看父母幼子,我去外面谋生,他连这也不答应。我无法了啊。”

“浪子终能回头,若是一去不回头,只是后面唤他的人用错了方法。想当年我也是个浪子,整日不学无术,斗鸡走狗,吃喝玩乐,无所不用其极。家姐百般苦劝,我幡然醒悟,浪子回头,为邻里美谈。”他谈起自己早年的经历,眉飞色舞,很是得意。

张伍芳一怔,“娘子您……”

“咳咳。”许埘收回飘荡的思绪,现在他是萧七,不是许埘。

眼神一定,颇为认真,“我来帮你解决,不用一粒丸药。”

低矮破旧的泥草屋里,陈设也是简陋破败,到处都是脏污。

一对年迈体衰的老人卧倒在潮湿的地上,垂泣不止。

一对幼童蜷缩在阴暗的角落里,惊恐的瞪着双眼,望着发生在面前的一切。

屋子里还有个张牙舞爪,气急败坏的男人,他手持木棍,骂骂咧咧,不断挥舞,狠狠打在两位年迈老人的身上。

“等你闺女回来,看我不打死她!敢背着老子在外面找男人,还敢两天不回来,我看她是活腻歪了!”

他斜瞪着眼睛,露出黄牙,狠辣的模样犹如厉鬼,“还有你们这两个老不死的!怎么还不去死啊!你们死了,我也好离开这个鬼地方,去赚大钱!”

两个老人躺在地上,不敢高声嚎叫,默默忍受着痛苦。

站在门外,还在瑟瑟发抖的张伍芳看到受苦的父母,也顾不得内心的恐惧,连忙奔过来,使出全身的力气拽住男人挥舞的木棍,“别打了!”

那男人听到熟悉的声音,一把揪住拽木棍的女人,伸手抓住她的头发,狠狠地朝地上磕。

“死到哪里去了?贱人!知道我两天没吃饭了吗?你想饿死我,好和你的奸夫双宿双飞?想得美!你死了,我都不会死!你想要我死,我想弄死你爹娘,再把你卖到窑子里,给我赚钱,赚够了再弄死你!”

后脚进门的许埘看到这血腥残忍的场面,连忙叫停,“住手!”

张伍芳的血从额头渗出,顺着脸颊,低到了地上。

那男人听到女人的声音,很不耐烦的松开手,将张伍芳甩到一旁,撸撸袖子,就要教训背后说话的女人。

“还找来帮手了,我倒要看看……”

他骂骂咧咧转身,等转过身,看清来者的真容,愣住了。

好一个美人儿。

他整日在街上游逛,专门盯着来往的大姑娘小媳妇,也常去青楼,也算见识过很多女人,却从来没见过这么一个美人儿。

“哎呦,这是从哪里来的美人儿啊。”那男人换了脸色,嬉皮笑脸的凑上前。

许埘背负双手,一脸的正义,“她是你的婆娘,你是她的丈夫,两个人既然结为夫妇,就要同心同力,关上门也不能撕破脸皮,更不能动手。”

那男人笑着:“她要是有你一半好看,我也不打她了。谁让她又丑又胖又老,还赚不到钱,我不打她打谁?你要是做了我的婆娘,我肯定不打你。”

许埘看着这男人,长得丑,想的还挺美。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