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许大脑袋叼着旱烟,不情不愿的再打开牢房的门,嘴里骂骂咧咧。对蹲在地上的七娘子很不客套,“走吧,别蹲在那儿了。”“七娘子”仰面朝天,我见犹怜的望向许大脑袋,嘴唇嚅动,却吐不出一个字。许大脑袋没那个足够的耐心,也不去看她张着的嘴究竟说了什么,见她不动,一把对蹲在地上的七娘子很不客气,“走吧,别蹲在那儿了。”。...

巫女行

推荐指数:10分

《巫女行》在线阅读

许大脑袋叼着旱烟,不情不愿的打开牢房的门,嘴里骂骂咧咧。

对蹲在地上的七娘子很不客气,“走吧,别蹲在那儿了。”

“七娘子”仰面,楚楚可怜的望向许大脑袋,嘴唇翕动,却吐不出一个字。

许大脑袋没那个耐心,也不去看她张着的嘴到底说了什么,见她不动,一把抓起,甩了出去,“怎么,还想赖在这里啊?”

被甩出去的“七娘子”正好撞到了“许埘”的怀里。

两人相见,分外眼红。

“七娘子”一把掐住“许埘”的脖子,瞪得眼眶欲裂,“我掐死你!你给我换回来!”

声音干涩,谁都听不懂这个女人在嘟囔什么。

只能从她的神情上分辨,她想要掐死许埘。

几个狱卒连忙过来分开了两人,将“七娘子”推搡在地。

在七娘子身体里的许埘的灵魂欲哭无泪。

他才是许埘啊!

许大脑袋忙检查了侄儿有没有事,又骂已经倒在地上的“七娘子”,“你再伤人,就别想出来了!”

出来?

他被释放了?

“许埘”摸摸脖子,瞪向趴在地上,姿势很不好看的“七娘子”,“你不想走的话,也可以在这里多住几天。”

她要送他回她的家。

许大脑袋拦着他,不让她送那“妖女”回家,生怕她又被打倒在地,她不放心,死活要送。

许大脑袋便拜托夏小山一起同行,被她拒绝,她又给夏小山使眼色,夏小山会意,推说城北有人闹事,他要带着兄弟们去看看。

许大脑袋腿脚不利索,不便同行,只好一边叮嘱“许埘”多加小心注意,一边威胁“七娘子”不许生事。

简陋的柴门面前满是脚印,错综复杂,看样子很多人在这里徘徊行走。

她想,应当是那些帮过的人来看望自己留下的。

真正的许埘一进门,便重重的瘫倒在床上。

这一瘫,险些将他的身子硌坏。

这床比他睡得床都硬。

他呲牙咧嘴,望向目露凶光的“自己”。

那身体是自己的,脸也是自己的,可那脸上的嘲讽的表情却不是自己的。

对上那嘲讽的表情,他吐槽的声音逐渐变低,“你这床……怎么那么硬啊。”

“谁家的床不硬?”她冷冷回着。

“你不多铺几层褥子吗?这么硬,能睡吗?”

“那棺材板硬否?人百年之后不得照样睡在上面?”

许埘觉得这话根本无法接,这个女人不说人话,他听了生气,却也没有力气与之计较,放在平日,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女人,让她知道什么是本分。

现在嘛……

他只想好好睡一觉。

显然,萧七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萧七大力的捶了他的背一下,轻轻启唇,慵懒的声音在寂静的小屋里震荡,声声彻地。

“你且勿睡,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来与你约法三章,你我必须做到,否则自断一指,以慰彼此。”

许埘趴在床上,下巴抵在瓷枕边,脸靠在手背上,伸伸舌头,“你又要如何折腾我?”

“我这不是在折腾你,而是在为你寻一条生路,你可能还不明白你现在的处境,你现在是我,不是原来的小捕快,而是一名巫女。”

“你终于承认你自己是巫女了!”

“你从未问过我,我也从未否认,何来终于承认?”她眨着圆圆的眼睛,一双明目中像是含了水,又像是蒙了雾,还隔着一排排不高不低的青山。

许埘无言,他确实没问过,他虽然不聪明,却也没傻到查一个人的底细要直接去问你是不是坏人啊。

他有点窘,续了萧七的话。

“哪三章?你又要我注意什么?通通说出来吧。”

“第一,不准随便翻动我室内的东西,笔砚的摆放也要和原来一样。”

“我可以做到,我平日不读书写字,一定不动你笔墨纸砚。”

“第二,照顾好我院子里的花草蔬菜,还有不能饿着经常来觅食的宝儿。”

这个有点麻烦,他抓抓耳朵,“我不会种菜,更不会侍弄花花草草。”

“邱姑娘会来帮忙,你不要添乱即可。”

“宝儿是谁?”

“头上有点白毛的大黄猫。”

他吐吐舌头,“我自己有时都不吃饭……”

略一抬眼,只见那双熟悉的锐利凶狠的眼在看着自己。

打量打量站在床前的高大的“自己”,想想自己从前的力气,能够将一棵树生生拔起。

而现在自己的身体,细胳膊细腿,实在不是对手。

还是在这种狭窄的屋子里,她想要弄死自己,非常轻松。

连忙道:“我尽力。”

又咽咽口水,改口,“我一定办到!”

萧七这才接着往下说:“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要做好我。”

许埘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一听这话,翻了个身,拍着胸脯再三保证,“这个包在我身上!”

萧七冷冷视之,“你要怎么包?”

“这还不容易吗?你做的事情不就是给妇人一瓶毒药,让妇人毒死自己的丈夫吗?这个我会。”许埘仰面躺在床上,眨动着明亮的眼睛,心里另有筹谋,他才不会助纣为虐,做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呢。

“休得胡言。”她昂着脸,将下巴对准躺在床上的许埘,嘴唇在毫无表情的脸上翕动。

过了一会,道:“你果真不了解我。”

许埘打着哈欠点点头,“你也不了解我啊。”

次日。

日上三竿。

许埘才从硬邦邦的床上睁开眼。

这一夜对他来说是痛苦的煎熬。

他从来睡过如此硬的床,以致于记忆下降,昨晚萧七对自己说的话,也忘了大半。

翻身之前,他还是不死心,小心翼翼的默默身上,还有脸蛋。

确认没一个地方是自己的以后,才沉痛的起床觅食。

打开正房门,走到旁边,有一处水缸,他口渴难耐,掀开盖子,痛饮一瓢。

喝饱了,记忆也随之而来。

昨晚萧七说的话又在他耳边回荡。

“你并不了解真正的我,你以为我就是个普通的巫女,甚至是个害人的巫女吗?你不知道我救了多少人,听了多少悲伤的故事。”

许埘呆立片刻,努力去想,也勾勒不出萧七所说的那“多少悲伤的故事”。

能有他悲伤吗?

从一个年富力强的小伙,一夜之间成了人人喊打的巫女,刑名师爷对巫女怀恨在心,一定不会轻易放过。

他该如何证明他是茌平的好男儿,不是满嘴胡话的小巫女呢?

他没有办法。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