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女子跪在地上,朝着七娘子不断地叩头,磕出了血也不停下来。七娘子语气满是无可奈何,“我能如何帮你呢?”那女人抬起头,登时收住哭声,目光中透着深深地的恨意,“但求七娘子给我一瓶毒药,让我被毒死那个丧尽天良的家伙,我将来不愿意给七娘子您当牛做马,侍候七娘子一辈子七娘子语气满是无奈,“我能如何帮你呢?”。...

巫女行

推荐指数:10分

《巫女行》在线阅读

女子跪在地上,朝着七娘子不断磕头,磕出了血也不停下。

七娘子语气满是无奈,“我能如何帮你呢?”

那女人抬头,顿时止住哭声,目光中透着深深的恨意,“只求七娘子给我一瓶毒药,让我毒死那个丧尽天良的家伙,我今后愿意给七娘子您当牛做马,伺候七娘子一辈子!还望七娘子看在我们都是女人的份上,看在我年迈双亲和可怜的一双稚子的份上,救救我,我真的不想死!”

七娘子听到此,收回了伸出的手,语气逐渐平淡。

“我并没有什么毒药。”

“七娘子,我已经听东头的葛大娘和卖花的邱姑娘说了,正是七娘子您给了她们一瓶毒药,解决了她们暴戾的丈夫和哥哥,她们才得以重获新生。我自觉只比她们惨,活在当下就是一场酷刑,求七娘子帮我解脱吧!我张伍芳对天明誓,绝不对外提起七娘子,即使事情败露,我也一人承担,不会连累七娘子!”

张伍芳用心发誓,连不得好死那种话都说出来了。

七娘子却不断皱眉,不肯信这话,那些人也都是如此对她保证的,到头来还不是一传十十传百,让她在妇女之间有了大名声,被奉为神女,一旦有谁与家里男人闹了矛盾,定要来寻她。

不过好在这些人都很识趣,也很默契,只是在女人们之间传播。茌平的男人们还不知道他们的妻子姐妹女儿们想要致他们于死地。

纸终究包不住火,她还是怕有朝一日事情败露,那样她又要被迫逃亡。

她本不想搭理这个女人,但看她实在凄惨,遍体鳞伤,恻隐之心油然而生,她最看不得女人受苦。每看到一个女人受伤受苦,便会想起多年前的自己和母亲。

她看不得这些。

七娘子将这位女子扶起,小声道:“我给你一粒丸药,你回家以后将这丸药用热水化开,送与你丈夫喝,之后你仍要好好伺候他,不可让旁人看出你的异端。

半月以后,这药即可见效,会有头痛身痛等种种症状,与寻常热症无异,见效以后不出三刻,你丈夫便会到阎王爷那里了。旁人也只会认为你丈夫是因为热症而亡,不会怀疑到你的身上。

他身死以后,也要按照这边的丧葬规矩给他操办,你家中无钱,就不用讲究招待宾客等等,只给他寻一口看得去的棺材,埋了就是。万不可找一卷破席扔到后山,这会让多事之人滋生是非,给你编排故事。”

张伍芳连忙点头致谢,七娘子不让她跪她只得虚跪,以示感谢。

“多谢七娘子!可——”张伍芳颇有顾虑,“那人察觉出来该如何是好?丸药总归是有怪味儿的。”

“我这丸药无色无味,用热水化开,与水化为一体,无人可以识别,你大可放心。只是你必须得答应我两件事。”

张伍芳忙道:“休说是两件,就是两百件我也愿意,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再造之恩永世难忘。”

“第一件万不可暴露自己,让对方提前知晓你的意图。第二件,事成以后,要善待你的父母,好生对待你的孩子,如果要改嫁,也要擦亮眼睛,切不可再次引狼入室。我不会帮一个人两次。再有下次,你即便是在我门前跪三天三夜,我也不会见你。”

张伍芳指着心口,道:“全记在这儿了,我一定牢牢记住七娘子的话。”

这一番话全被仅有一墙之隔的许埘听到了。

不由得心惊肉跳。

这女人果然是个妖女,杀人于无形之中,难怪那些死者的家人根本看不出来死者是中毒而亡。

好狠的心!

许埘露出鼻子和嘴,微微喘气,忍不住又打了几个喷嚏。

这一次他没有来得及用衣袖捂住嘴鼻,打的是十分响亮。

这惊动了在隔壁的七娘子。

她与张伍芳交换了个眼神,让她留在原地,自己提了身边的剑,走向东厢房。

那儿是她放置杂物的地方,有谁会在那里?

难不成那些人追过来了?

七娘子握着剑,脸色有些苍白,漂亮的细眉微微皱着。

她推开了门,居高临下的看着不大的屋子。

表面看上去没有人。

她挪动木屐,准备仔细搜寻。

抬头低头之间,偶见右前方破旧的斗笠蓑衣之下露出一抹蓝色的衣角,凝视之下,那破旧的斗笠和蓑衣之下有细微的起伏。

她默不作声,挪移到斗笠前,颤抖着手去掀那斗笠。

才刚动了一角,那斗笠蓑衣便跃动起来,飞到半空,随之而来的是一双有力的手掌,气势汹汹锐不可当,七娘子躲闪不及,被击倒在地。

好巧不巧,头撞到了地面,登时晕了过去。

在此间潜伏已久的许埘终于可以站出来伸伸腿。

他舒展了下身子,目光所及之处,全在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七娘子。

只见七娘子身穿一袭红白相间的长裙,头上仍然带着幂篱,随身佩戴的桃木剑横在一旁。手里则握着另一柄长剑。

许埘怕其中有诈,未敢上前。

用脚轻轻踹了几下七娘子,确认七娘子毫无意识,才真正松了口气,昏迷的巫女就没有那么可怕了。

他一边擦拭着额头上的汗,一边紧紧用手按着佩刀,生怕这巫女一跃而起。

这七娘子整日戴着厚厚的幂篱,是丑陋不敢见人吗?

许埘老早就想一睹真容,平时不敢靠近,现在胆子也大了,就要上前掀开七娘子的幂离,一睹庐山真面目。

他俯下身子,就要揭开七娘子的幂篱。

“啊!”

他的后脑突然遭了一记重棒,瞬间流出湿湿热热的血,他下意识的转过身,想看看袭击自己的是谁,刚一转身便支撑不住,翻了个白眼,身子颤颤巍巍倒下。

恍惚之间,好像看到了一个拿着木棒的妇人。

“你等着……”

倒下之前,许埘还说着威胁的话,旋即天旋地转,一概不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