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墨色渐晚,月华正盛。纪漫兮扯过旁边的浴袍裹在身上,一直到猩红的光亮在房间里亮起,她才长长地吐出口气。身侧的男人望着她,“此事烟什么感觉?”“痛痛快快。”她挑唇笑了笑纪漫兮扯过旁边的浴袍裹在身上,直到猩红的光亮在房间里亮起,她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墨色渐晚,月华正盛。

纪漫兮扯过旁边的浴袍裹在身上,直到猩红的光亮在房间里亮起,她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身侧的男人看着她,“事后烟什么感觉?”

“痛快。”

她挑唇笑了笑,眸底像是带着潋滟的水光,“要不你也来一支?”

盛修远没回话,只是俯身捏住了她的下巴,细细地盯着她看了良久,突然就起身下床去了浴室。

“爷没这习惯。”

这是他最后留下来的一句话。

纪漫兮夹着烟的手顿了顿,闭上眼睛靠在床头终于没有了动作,只有殷红的唇瓣带着似有若无的淡笑。

房间里还残留着某种旖旎的味道,格外清晰。

她掐灭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这才将自己的长裙重新套在了身上,面无表情地出了酒店。

不留宿,这是她的习惯。

她留在他身边四年,除了他可以满足她在事业上的需求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可以满足她生理方面的需求。

所以她选择了他。

想到男人那张好看的脸和刚才沉迷的动作,她觉得刚才好不容易降下来的邪火这会儿却是再次蹿了起来,甚至胸腔内有些东西都快要破土而出。

稳了稳身形,下意识地摸出了包里的手机。

【舒颜,老地方接我。】

半小时后,黑色的布加迪在她半蹲的身子面前停了下来,男人帅气的脸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哈喽,我的小宝贝儿。”

她看着坐在副驾驶的男人,眉心都不悦地蹙起,“舒颜呢?”

季承轩没理她,摘掉墨镜后自顾自地下车顺带帮她打开了副驾驶的门,“你刚才跟着盛公子离开,原本应该灌你的酒可都进了她的肚子,现在还在给你撑场子呢。”

她眸色微微动了动,然后闭上了眼睛。

“给你半小时的时间把我送回去。”

季承轩并没有发动车辆,只是淡淡睨了她一眼,“怎么说我也是当红影星,不去。”

她冷笑,“那我就给任洛瑶打电话。”

季承轩当下举手做投降状,“别别别,小祖宗,我去还不成!”

她颇为满意地收回了视线,然后摸出包里大大的墨镜戴在了脸上,只能看到精致小巧的下巴。

迄今为止,南阳市有个传闻。

说纪漫兮在短短四年内就从名不见经传的十八线小艺人成为了现在人们心目中的性感女神,不知道爬了多少男人的床。

女人羡慕她的颜值身材乃至于身份地位。

男人觊觎她的脸蛋长腿和足足有36D的胸围。

但是她的身价却仍旧是蒸蒸日上,前段日子新晋艺人排行榜里面,她跻身第八,而前十名中,只有她是黑红的。

爱到深处自然黑,黑到深处自然白。

这就是娱乐圈的规则。

甚至于还有人说过,纪漫兮这种女人,有着魔鬼的面孔和身材,游走于各路男人之间还片叶不沾身,简直就是渣女中的极品,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可是这又怎么样呢。

看不惯她的人多了,她不在意。

夜笙里面大部分都是纸醉金迷的公子哥和来消遣玩乐的人,火辣的舞蹈和暧昧婉转的歌声,无一不带动着荷尔蒙的躁动。

包厢里。

舒颜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酒,视线都模糊地不像样,却还是被又塞了一杯。

“张导,我……我真的不能再喝了。”

她摆了摆手,还没来得及抬手拒绝,却已经被灌了一杯送到了唇边,连带着男人玩味的声音,“没事没事,这杯喝了哥哥陪你好好玩,来来来。”

她又喝了一大杯,整个人摇晃地厉害。

忍住作呕的风险,她捂住唇瓣直接站了起来,“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

刚走出去两步,就被刚才称作张导的男人拉住了手腕。

“先别着急走啊,舒小姐。”

下一秒,她整个人因为惯性直接摔在了男人身上。

这会儿包厢里的人都走了个七七八八,旁边的小人物看到这场面当下默不作声地离开,舒颜整个人被压在了沙发上,头皮都快要炸开。

“张……张导,”她有些口齿不清,整个人情绪紧绷而又眩晕,“你放开我。”

“放开你?我的小美人儿,你在开玩笑吗?”男人捏住了她的下巴,带着胡渣的脸凑近了她,“今天晚上你要是乖一点,好好伺候好我,说不定纪漫兮的戏份我还能再多给点。”

舒颜虽然总是帮着漫兮撑场子,可是却也没有人敢真的潜规则她,毕竟身份在哪里放着。

可是现在俨然已经刹不住车。

众所周知,费城的娱乐圈里最不能招惹的金主里面,张导可就是实打实的第一位,再加上前段时间刚拿了金马奖,基本上可以说是短期内毫无敌手。

就连舒颜都觉得自己已经难逃一劫。

可就在那张嘴脸快要落在她脸上的时候,包厢的门突然被一股力道撞开。

张导直接懵了一下,随即破口大骂,“是哪个狗娘养的这么不长眼,拦着老子寻欢作乐是不是不想活了?”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