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岳风坐上明宜寒的车,车子开回东海市市区,岳风禁忍不住问:“明宜寒,你要带我去哪里?”明宜寒神秘的地说,“昨天是秦雨的结婚典礼,我带你去跟她拜堂定亲定亲。”岳风地说:“你岳风说道:“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既然是她的结婚典礼,哪儿有当日更换新郎的?”。...

生当为王

推荐指数:10分

《生当为王》在线阅读

岳风坐上明宜寒的车,车子开回东海市市区,岳风禁不住问:“明宜寒,你要带我去哪里?”

明宜寒神秘地说,“今天是秦雨的结婚典礼,我带你去跟她拜堂成亲。”

岳风说道:“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既然是她的结婚典礼,哪儿有当日更换新郎的?”

明宜寒看到岳风着急,猜忌的样子,偷偷一笑说道:“人家秦雨是大美女,这次订婚典礼一共有三位新郎候选人,再加上你凑个大四喜。”

“什么?秦雨一下嫁四个新郎?”岳风听蒙了。

明宜寒解释说:“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一共四位候选人,秦雨选中那个,就跟哪个结婚!”

说话间,车子开入东海市国际酒店的地下停车场,明宜寒乐悠悠地说:“快点走吧,要不然你就迟到了。”

岳风满腹狐疑跟着明宜寒来到国际酒店的宴会厅。

宴会厅门口,三个奇丑无比的家伙,正焦急滴等待着。

第一个身高一米四,尖耳猴腮,留着小胡子,老鼠眼叽里咕噜转个不停。

第二个身高一米九,体重足有三百斤,牛头木耳,两眼无神,完全一副智障形象。

第三个身高一米七,不胖也不瘦,只不猪腰子脸上长满麻子,尤其还是个豁嘴,露着一口大黄牙。

岳风看到这三个家伙,恶心的差点吐了。

三个奇丑无比的男人,看到明宜寒来了,赶紧迎过来点头哈腰打招呼。

“明总!”

“寒姐!”

“明院长!”

岳风心中生疑,明宜寒这种大美女从哪儿找这么三块料,看样子也不像他的保镖啊。

再仔细一看,这三个家伙的胸口都用别针戴着只有新郎官才有资格佩戴的新郎之花。岳风更搞不懂,明宜寒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明宜寒沉着脸点点头,吩咐说:“给岳风也找一支新郎之花来。岳风,从现在开始你们四个人就是秦雨未婚夫的候选人了。”

岳风听后又气又好笑,“明宜寒你搞什么鬼?”正要问清楚,这时候外面一阵喧哗,秦雨一家人来了。

昔日的校花秦雨,身穿白色礼服,在父母的陪伴下走进宴会厅。

白色礼服衬托出她的美好身段,长长的乌黑秀发漆黑如瀑。精致的五官宛如这世界上一流雕刻师倾尽一生心血做出的最成功的样品:每一丝轮廓。每一个线条,都蕴含着着一股子绝世难求的俊俏。不论是她的身材,还是相貌,都绝对无可挑剔!

尤其,礼服下她那酥胸傲然的高度和翘臀顺滑的曲线,一下车就立刻吸引在场所有男人的目光。

不知道为什么,她那绝美的脸庞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忧伤。

若是仔细看,还能看到脸颊上残留的泪痕。

这场迫于无奈的订婚典礼,实在出于无奈。

看看秦雨脸上的泪痕,再看看几个新郎候选人,岳风心里已经明白了一多半。

这是明宜寒一手策划、操持的婚礼,目的就是打击秦雨,她把东海市最丑的男人找来,逼迫秦雨挑选一个嫁给她。不管嫁给任何一个,都是秦雨一生最大的痛。

岳风不明白,明宜寒和秦雨同班同学,哪儿来的如此大的仇恨?

西山陵园的偶遇,岳风也成了新郎候选人,虽然岳风的相貌说得过去,不是帅哥,至少也比那几个歪瓜裂枣强几百倍。但是,岳风和秦雨之间有着无法解开的仇恨,这个仇恨,明宜寒比谁都清楚。

秦雨阴着脸一句话不说,秦家的亲友团有些人不明真相,看到男方这边的宾主,纷纷说笑打招呼。

秦雨的父亲秦振邦走过来,毕恭毕敬对明宜寒说:“明总,我们一家都商量好了。为了报答你的恩情,她决定和陆春鸣一刀两断。并且,尽快找个本分男人嫁了,安心过日子。”

明宜寒看了一眼神情沮丧的秦雨,冷冷一笑说:“秦雨!你真有性格,令我十分佩服。”

秦振邦鼓了鼓勇气问:“明总,听你说,你给小雨推荐了三个对象?”

明宜寒纤纤玉手一指那三个奇丑无比的男人,说:“他们三个都是我的远方亲戚。”

秦振邦看到这三个男人后,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他早就有思想准备,明宜寒是不会把优秀的男人介绍到自己家当女婿的。但是他没想到,明宜寒这样恶毒,为了打击女儿,竟然找来这么三个几乎不是人的家伙。

三个家伙看到人家女方来挑女婿了,争先恐后往前挤,事先,他们都看过秦雨的照片,简直就是心中的女神啊。

“岳父大人,你看我怎么样?我在公司担任仓库保管,工资一个月五千多呢……”

“岳父大人,我是公司的保镖,你女儿跟了我,谁也不敢欺负她!”

“岳父大人,我大舅妈的小叔子的表姐的女儿的三姨,是明总身边的贴身秘书呢……”

看到这三人毛遂自荐,秦振邦禁不住一声叹息。

那边,秦雨也看到这三个奇丑无比的新郎官,她气的银牙一咬,险些晕死过去。

秦雨的母亲张梅赶紧把女儿扶住,咬牙切齿低声骂道:“明宜寒,你这样作践我家小雨,你迟早会的报应的。”

“小雨,咱们不嫁了。”张梅拉着秦雨就要退场。

明宜寒不慌不忙地说:“秦雨,你可是答应过我的,你要是反悔,康家庄的案子,我就不管了。”

秦雨苦笑一下说:“妈!你说什么傻话?我要是悔婚,你和爸爸都要去坐牢,我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些……都是我的命。”

秦振邦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把心里的抱怨体现出来,只能赔着笑说:“为了我家小雨的婚事,明总你费心了。”

明宜寒悠然一笑,又指了指岳风说:“谁让我和秦雨是同学呢。对了,刚不就,我的一个表弟从非洲打工刚回来,他还没结婚,正好也是今天的候选人。这四个新郎官,还请你这位岳父大人赶紧挑选一个吧。我们马上进行婚礼仪式!”

秦振邦目光看向岳风,“这个小伙子相貌还挺不错……”他心里稍微松了口气。

秦振邦理所当然排除了另外三个没有人模样的新郎官,指着岳风说:“明总,要不我就选你这个表弟吧?”

“爸爸。我不嫁他!”秦雨突然冲过来,大声喊道。

明宜寒一脸严肃,冷声说:“秦雨,难道你要毁约?”

秦雨悲伤地摇摇头,很显然,她已经认出了岳风。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