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这这枚千百年心锁玉品质极其很不错。但是数量太少了。赵劈山的炼化之法,早已了是炉火纯青的地步,因而这两块心锁玉,在花费了两个时辰的时间,也终于等到是将之炼化,心锁玉的但就是数量太少了。。...

这一枚千年锁心玉品质极为不错。

但就是数量太少了。

赵开山的炼化之法,早就已经是炉火纯青的地步,因此这一块锁心玉,在耗费了两个时辰的时间,也终于是将之炼化,锁心玉的力量,融入了赵开山的体内。

大部分的力量都被用来恢复伤势了。

只见赵开山肩膀上的伤势,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快速的恢复着。

同时体内的那一小团灵气,也是在逐渐的增强着。

“按照这灵秀大陆的力量层次来看,这小子之前应该只是最低级的玄士,还是一品玄士,就这样都能够当上护法,看来是真的没人了。”

灵秀大陆的人修炼灵气,但是以玄士自称,一切进攻招数,被称之为玄门奇法。

而修炼等级排名,从低到高,依次为,玄士,玄师,大玄师,玄宗,玄王,玄皇!

每一等级之下,又细分为九个品级。

赵开山炼化了这一枚珍贵的锁心玉,除去恢复伤势的效果,整体也是将自身修为给提升到了三品玄士的境界。

同时也大概的了解这昭月宗的情况了。

老宗主深受重创,命不久矣,但是却将宗门传给了这自己的女儿,并未将这宗主之位传给大长老,但是大长老早就已经架空了这老宗主了,但明面上也不能直接造反,那样的话会落人口舌的。

赵开山被破例提拔为宗主护法,专门守在这个小宗主的身边,来保护后者的安危,但就这样的实力,保护个屁。

实在是因为整个宗门里面,只有赵开山是衷心于老宗主的一个,从小就被老宗主捡回来养大,所以才会得到老宗主的信任。

但是老宗主才刚刚去世两天的时间,这大长老就已经按捺不住,动用了这么一出。

而主张这一次行动的,便是大长老坐下最为得意的弟子。

卢明朝!

昭月宗外,二里亭。

卢明朝在凉亭之外来回踱步。

“都两个时辰了,还没有回来,你们两个去看一下情况!”

第一次做这么大的坏事,就算是卢明朝的心中也都极为忐忑的,但是为了自己的美好前途,那必须是要心狠手辣,原本一个时辰是最久的时间,但是现在都过去两个时辰了,还没有任何的动静。

于是让两个手下去打探一下情况。

为了保证这一次干净,所以那两个负责下葬的人也都是外面找来的杂工,等事成之后这两人也活不了的。

卢明朝的两个手下立刻是背着自己的长刀,快速的朝着那一片野林奔去。

野林中。

赵开山尝试的叫醒一下这个小宗主陆雪。

但是却发现陆雪中毒太深,短时间内怕是醒不过来,不过好在没有性命之危。

赵开山这辈子最想要的就是破劫成人,却没有想到,这样阴差阳错之下,让赵开山夺舍了一名灵秀大陆的人的身体,按道理,妖只能够夺舍妖,人才能够夺舍人的身体,里面究竟是什么原因,赵开山才懒得理会。

“早就想要试试这人类的身体修炼了!我可算是受够了妖修的缓慢,还是做人好,十几二十年就可以成为高手!”

虽然现在修为尽失,但是赵开山并不担心,想要成为人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妖族的修炼速度太慢了!妖族修炼上百年上千年的时间,也都不一定打的过一个修炼了十年的修士。

光是想想就觉得妖族可怜了。

如今获得了一副人族的身体,对于赵开山来说,自然是一件高兴无比的事情。

但是毕竟是夺舍,这身体的人之前的执念,还是要消除的,否则会影响接下来的修行。

“嗨,真瞎鸡儿麻烦!”

赵开山本想一走了之,他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尝试一下,自己好不容易从修真界一个修真高手身上搞来的修炼功法。

但是现在却没有办法一走了之,必须是要带着这个叫做陆雪的丫头才行。

随后赵开山一把抓着陆雪的脚,然后纵身一跃跳到了地面上,拖着陆雪直接朝着前方走去。

“刚才那铁锹用的也还挺顺手的……”

赵开山也找了根布条,将一柄铁锹给背在了身后。

可怜的陆雪在昏迷之中,被赵开山给一直拖着在地面上滑动着,跌跌撞撞。

“嗖嗖!”

两道身影忽然落在了赵开山的身前。

“诶,人类兄弟,我问一下,昭月宗是往这个方向走吧?”

赵开山看见有动静,连忙招收将两人给吸引过来,赵开山心中想着干脆就带着陆雪回宗门,毕竟现在的这陆雪的身份还是宗主,回去之后,自然就安全了,至于报仇的事情,那就慢慢再说。

两人看见赵开山手中拖着的人,然后相视一眼,这画面怎么会这么奇怪,这小子不应该已经被埋了吗,现在竟然还主动的将他们两人给拦下来,莫不是想要来个装傻,然后再将他们给反杀不成、

似乎是心意相通,两人立刻是眼中寒光一闪,同时身手到身后,准备抽出自己雪亮的长刀。

但是这刀尚未完全出鞘。

赵开山便是一把将手中的陆雪给抡了起来,当做沙包一般丢了出去。

砸向了两人。

嘭!

其中一人被甩出去的陆雪给砸倒,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另外一人也迎上了赵开山的拳头。

正面一拳砸在了后者的鼻梁骨上。

顿时鼻血飞溅。

同时剧痛席上心头,一瞬间失去了战斗意识,再接着赵开山一拳打在了后者的脖子上,将对方的脖子给硬生生打断。

为了保证敌人真的死了,赵开山也是抽出对方身后的长刀,在脖子上斩了一刀。

以前爪子还在的话,那轻松就可以割破对方的喉咙。

“破风斩!”

另外一人推开了陆雪,一看赵开山竟然背对着自己,直接跳跃起来,手中刀气凝聚,一刀朝着赵开山的背后砍了下来。

“锵!”

手中的钢刀仿佛是砍在了千年玄铁上一般,瞬间崩断,即便是这出刀之人,都未曾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不好意思,我穿山甲别的一般,就是这防御厉害。“

赵开山回头对着那人便是笑了一下,立刻是让那人感受到了慢慢的寒意,随后赵开山一拳头劈了过来,打中了后者的心脏。

“嘭!”

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口吐鲜血。

赵开山看了一眼拳头上缭绕的玄气,皱了皱眉头。

“在力量还真弱!”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