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一个吻成情:偷心贼小暖妻小说名字叫作《一个吻成情:偷心贼小暖妻》,提供更多一个吻成情:偷心贼小暖妻,一个吻成情:偷心贼小暖妻小说深度阅读。一个吻成情偷心贼小暖妻小说一个吻成情:偷心贼小暖妻摘选:爸爸的刁难秋去冬来,别离不容易。外面已是冰雪妆成一树…...

一吻成情:偷心小暖妻小说名字叫做《一吻成情:偷心小暖妻》,这里提供一吻成情:偷心小暖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一吻成情:偷心小暖妻小说精选:爸爸的刁难秋去冬来,离别不易。外面已是冰雪妆成一树高,尽眼处满是银装素裹,美不胜收。田野乡间,景色萧条,唯偶尔有几个调皮的小孩去上学的路上踏着田野间的稻草,在这冰天雪地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奏出一段优美欢乐的节拍,好像彼时欢快的心情。操场的柳树落叶殆尽,垂下的丝绦裹了一层明亮的晶莹,好似美丽的冰冻。学校在这寒冷的天气里,显得格外的安静。三模过后,期末考试即将来临,而后便是寒假接踵而至。三模的成绩出来时,深深地呼吸…

爸爸的刁难

秋去冬来,离别不易。外面已是冰雪妆成一树高,尽眼处满是银装素裹,美不胜收。田野乡间,景色萧条,唯偶尔有几个调皮的小孩去上学的路上踏着田野间的稻草,在这冰天雪地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奏出一段优美欢乐的节拍,好像彼时欢快的心情。操场的柳树落叶殆尽,垂下的丝绦裹了一层明亮的晶莹,好似美丽的冰冻。学校在这寒冷的天气里,显得格外的安静。

三模过后,期末考试即将来临,而后便是寒假接踵而至。三模的成绩出来时,深深地呼吸一口气,紧张的心情也顿时轻松了许多。看着排行榜上的名字,心头的高兴不言而喻。虽然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弱过别人,但还是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更何况珊婷、落风都不是泛泛之辈,不管是为了向他们证明我的能力足够与他们匹配,或是自己的自尊不允许自己比他们考的差,还是爸爸的严厉要求,我都必须让自己优秀起来。

其实爸爸并不在乎我得第几名,而是我本该考多少,有没有考到。所以就算我拿了第一,还是会在乎到底有没有那么多分。别人或许都不能理解爸爸对我的这种要求,觉得太过严厉,但爸爸觉得只有严厉才能管住我的不自控。等我学会控制自己的脾性,便不再需要他们来督促,我自己也知道对自己提出同样的要求和原则了。但是他却不知道,在我没学会之前,我一样是不能理解的。虽然他只对我的学习提出限制,其他随我任意。但是这就养成了我对他的依赖,以至于长大了,还是习惯了他的念叨,他不在身边时,我却一点都不习惯了。同样也使得我养成了暴躁的脾气,固执的自尊,还有任性的性格,唯一的优点便是如他所愿:成绩永远都是名列前茅。

我从不曾想过爸爸是否后悔过?毕竟社会变迁了,不再是他们所处的那个世界了。如今我的这种性格在残酷的社会竞争中是不利的,同样在挣扎的过程中会带给我很大不必要的阻力。无论如何,我知道他恒守着的教育信条便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无法评论爸爸的对与错,但是他的教育方式,令我产生了巨大的恐惧。

这天看完了分数,心里还有些许高兴。毕竟考了第一,还是不错的,虽然分数有点不尽如人意。珊婷与落风并列第二,苏晓第三……因为快放寒假的缘故,一个圈子的人都很无奈,也高兴不起来。在慢慢的相处中,我们终于了解到杨杨的家在山顶上,周一到周五寄居在亲戚家的。还有朱李爸妈过年不回来,她要去陪他们。如此一来,大家便是寒假也聚不起来。但是这是我们认识的第一个寒假,而且恰逢过年大家都兴致不错,确是不得相见。便相约好了,假前聚一次,至于聚会的地点再相互斟酌。

趁着没上课的时间,圈子里的人都聚一块儿,都挤在我跟落风的座位上讨论着。我提议去落风家,他家比较大,而且他妈妈人很好,不会怕麻烦。但此时的落风眉头微皱,表示着异议:“不行,我爸爸不喜欢人多。”我只能悻悻地转过脸看着朱李,大家都面面相觑。朱李赶紧解围并提议:“没事啦,不方便就去我家,只有她奶奶和我,比较方便。大家又反对道:“不能去你家,别吵着你奶奶!”最后讨论了许久,都没有结果,我又赌气落风不给我面子,便建议去我家。最后大家都安静了,也一致同意了。

当天晚上回去我就后悔了,因为没有跟爸爸妈妈商量,就私自带十几个同学回家,我很忐忑,不知道他们什么反应。关键是都要在我家住,幸好姑姑嫁的近,又不在家,可以去她家住。这样想着,也许爸爸妈妈都会同意的,毕竟这是第一次带同学回家。吃晚饭的时候欲言又止,爸爸倒是问了我是不是有事,可我却愣是不敢说。最后到睡觉前都没说,想着他们来了爸爸妈妈总不至于轰走吧,所以决定先斩后奏。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不少同学都纷纷告诉我,跟家里请好假了。但是我很想很残忍地告诉她们,我还没跟家里说,可是看着他们个个兴奋的样子,又开不了口。落风看着我的表情,心中已是了然,便嗤之以鼻:“让你逞强!”说完笑意不减,大有幸灾乐祸之意,不忘补一句:“等着看你怎么办。”对于他,我总是很无奈的,何况这件事他说的也没错,只好不理他一个人生闷气。心里却还在纠结,看样子是没办法了,我一边担心着,一边猜想着爸妈的各种表情,哪还有心思听课。

好不容易挨到下午放学,同学们都兴致蓬勃地跟着我回家,唯独我闷闷不乐。珊婷看出了异样,便关心地问我:“染染,怎么了?”我又不能说什么,只能在心里说:不管等会儿遇到什么状况,可别怪我!珊婷看我不想说也就不问了,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又走到最后跟落风聊天去了。

到家了进院子时,我不知不觉地走在最后头,因为不敢看到爸爸妈妈的眼神,就怕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同学一窝蜂地涌进我家,并叔叔、阿姨地叫着。爸妈从房间出来的时候,看着这大部队,很是惊讶,不过片刻就明白了,热情地招呼着他们进门:“快进来,别冻着了!”同学们鱼贯而入,最后剩下我的时候,妈妈堵着我,用眼神告诉我:“你给我等着,回头收拾你!”其实爸妈没当面拂我面子,我已经很感激了,那什么的都等他们走了私下解决。

妈妈在厨房忙碌着,他们却玩得不亦说乎,有聊天的,看电视的,下跳棋的,捉迷藏的……唯独落风在跟爸爸下象棋,珊婷蹲在旁边看,我也走过去凑热闹。其实我不喜欢下象棋,所以当爸爸死活要教我时,我想着法儿逃。可是看着落风认真下着每一步棋的样子好帅气,特别是爸爸都夸他技术不错时,我就无比的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学,不然现在也可以跟他对弈了。可是后悔也没办法,我只知道“马走日”而已,但还是看得津津有味。

吃完饭,余青冬就回去了,她家离我家不远,他爸妈不同意她来这里住就回去了。其余的同学便开始做作业,做完就可以围在一起烤火聊天了。可是爸爸不知道是不是对我的先斩后奏很不满意,便想出个损招来治我们。他出了几道题考我们,只有做出来了才能去睡,不然今后都不能来我家玩了。就在我欲哭无泪的时候,他们却跃跃欲试,一群不知深浅的家伙。

爸爸出题的难度我是领教过的,我都没几次能做出来的,我只能默默地祈祷好运。这次出的题更难,我们再聪明也毕竟只是一年级的孩子,爸爸出的题有两种解法,可我跟珊婷一人做出一种,落风是唯一一个做出来了的,他们都还没想出来。所以半小时过去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落风跟爸爸下棋。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几个人想出来。妈妈看效果差不多了,便解围道:“好了好了,很晚了,不做了,睡觉去吧!”一听到这话,原本的瞌睡顿时烟消云散,一顿欢呼。

那晚很晚才睡,但是也是彼此一个深刻的记忆。从那以后除了珊婷、落风和苏晓便不再有同学愿去我家住了。我是该感谢爸爸,还是责怪呢,其实连我自己也说不好。

.....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