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一个吻成情:偷心贼小暖妻小说名字叫作《一个吻成情:偷心贼小暖妻》,提供更多一个吻成情:偷心贼小暖妻小说,一个吻成情:偷心贼小暖妻小说名字。一个吻成情偷心贼小暖妻小说一个吻成情:偷心贼小暖妻摘选:我们初相识时,还不懂爱情,只想待在一起玩;懂爱…...

一吻成情:偷心小暖妻小说名字叫做《一吻成情:偷心小暖妻》,这里提供一吻成情:偷心小暖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一吻成情:偷心小暖妻小说精选:我们初识时,还不懂爱情,只想要待在一起玩;懂爱情了的时候,我喜欢了别人,他却喜欢了我;当我分手了,有点喜欢他时,他正好爱着我;可是等我爱上他时,他却离开了。其实我们一直都在错过。我叫习染,他叫落风。如果可以,我还是想再见到他,并告诉他我有多爱他。可惜一切都只是如果,甚至于他离开的时候并不知道我其实是爱他的。我们相识的时候离现在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久的连我都快记不清楚了,记不得具体日期了。只记得那是一个酷暑难当、鸟静蝉鸣…

我们初识时,还不懂爱情,只想要待在一起玩;懂爱情了的时候,我喜欢了别人,他却喜欢了我;当我分手了,有点喜欢他时,他正好爱着我;可是等我爱上他时,他却离开了。其实我们一直都在错过。

我叫习染,他叫落风。

如果可以,我还是想再见到他,并告诉他我有多爱他。可惜一切都只是如果,甚至于他离开的时候并不知道我其实是爱他的。

我们相识的时候离现在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久的连我都快记不清楚了,记不得具体日期了。只记得那是一个酷暑难当、鸟静蝉鸣的夏天……

这个夏天我们告别了纯真无忧虑的童年,迈进学校的大门。这是个很热的夏天。

碧天晴空,万里无云,一股股热浪袭来,徒惹烦躁。幸而这小学是百年老校,装点的都是百年老树。硕大的枝桠遮去了大半似火骄阳,洒下大片阴凉。爸爸在给我办理入学手续,妈妈则抱着我在树底下躲太阳,手里还拿着妈妈刚给我买的雪糕。入学的手续是复杂的,天气又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雪糕正一点一点地慢慢融化,树底下的人也越来越多。我小心翼翼地挪动着,生怕别人碰到了雪糕——这是我留给爸爸的。

“染染,这里!来爸爸这里,老师找你。”爸爸在很老远的地方向我招手,我第一次上学,他显然比我还激动、兴奋。

这会儿还没幼儿园,我还没上过学,加上只有五岁,所以并不了解老师是什么,只知道小孩都怕就是了。

“爸爸,人太多了,等我们会儿。”我很忐忑地跟爸爸说完,就从妈妈身上滑下来,竟忘记自己手上还拿着雪糕。与此同时,只听到一声“咿呀!”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小男孩衣服上沾满了粉红色乳液。两眼睁大,怒气冲冲地瞪着我,眼睛里泪水在打转。我愣住了,本来还忐忑的心情顿时更加难过。因为正是我把吃剩一半的草莓雪糕敷在他身上了,他的衣服被我弄脏了。

看着他猩红的大眼睛,我心虚地说了声对不起,就躲在妈妈身后。妈妈一边给小男孩擦拭衣服,一边跟他妈妈道歉。我这才注意到他妈妈,也仔细打量着他们。他妈妈很漂亮,大眼睛,白皮肤,穿着青绿的连衣裙,同系列高跟鞋,皮肤宛若透明,脚趾甲涂着血红的指甲油。整个人看上去很有气质,优雅而大方,时尚又前卫。而眼前的这个小男孩,大概五岁左右。皮肤很白,头发很自然地立正朝上,穿着一身白衣裳,脸上有点婴儿肥,不过整个人看起来很帅气。他遗传了他妈妈的大眼睛,所以当他瞪着我的时候,我特别心虚,觉得渗得慌。不敢跟他对视,心里巴不得快点走,但是嘴上还是不停地道歉。

他妈妈一直在说着没关系,还一直说我很懂事,很礼貌。说很喜欢我,还说她儿子也是刚开学的,希望我们俩以后是好朋友。我的脸红了,很不好意思地低着头,为自己刚才想快走的行为感到无地自容。而对面的小男孩也慢慢地收回了眼泪,但还是很不高兴,还是瞪着我。

“很抱歉,这衣服是他爸爸送给他的开学礼物,弄成这样了,所以他很不高兴。”他妈妈一边拨弄着他的衣服,一边无奈地冲我妈笑了笑说:“他叫落风。”

我妈妈觉得特别不好意思,忙介绍道:“我女儿叫习染!”

“习染,习染,不错,好名字!”他妈妈微笑着赞扬我,而此时那个叫落风的小男孩还在瞪着我,并“哼”了一声,表示对我名字的不屑。

“风儿,妹妹不是故意的,你怎么能这样?快点跟妹妹道歉!”他妈妈很无奈地看着我,又不停地道歉。反而弄得我更不好意思了。

“阿姨,是我不对在先,我把风哥哥的衣服弄脏了,对不起。您别怪他了!”我边说边看落风的表情,看着他的脸色还是那么阴暗。

“染染真是好孩子,有时间去阿姨家玩,以后多跟风哥哥玩,好吗?”他妈妈的声音很温柔,让人不忍拒绝。当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落风终于开口了:“谁要她去我家,谁要跟她一起玩,哼!”说完一溜烟地跑了!

他妈妈一边去追,一边回头跟我们说:“对不起,这孩子真是的,染染别生气,下次去阿姨家玩。”

“好的,阿姨。”我微笑地回答。只见他妈妈满意地笑了笑,跟我妈妈道了别,就转身离去了。

妈妈无奈地摇摇头,牵着我走向了爸爸。

“爸爸,对不起,我的雪糕没了!”刚才的忐忑与难过一扫而空,剩下的只有委屈。

妈妈跟爸爸说了刚才的事,爸爸这才抱着我说:“染染是个好孩子,知道道歉就好了,不要难过了,过几天那小男孩就不会怪你了。雪糕没了不要紧,爸爸知道染染是爱爸爸的就好了。”看着爸爸慈爱的眼神,我很快地忘记了难过。

“爸爸,真的吗?风哥哥真的会原谅我,会跟我玩,会让我去他家玩吗?”我迫不及待地寻问着,弄得爸爸很无奈。爸爸只是摸着我的脑袋说:“染染是最可爱的孩子,大家都会喜欢的。来我们去见老师,迟到了可不好。”

刚才的不快一扫而空,剩下的都是对老师的敬畏。接待我们的是曹老师跟余老师,曹老师教数学,余老师教语文。

曹老师年纪稍微大点,看到爸爸拉着我过来时,便接过我,并摸了摸我的脑袋,微微笑了笑,赞叹道:真是个好孩子!

“好孩子,告诉老师,你叫什么名字啊?几岁了?”曹老师很慈祥地问着我。

“我叫习染,五岁半了!”我还是很害怕,但是也壮着胆子回答道。

“哦,这样啊,”曹老师转过身,望着我爸爸说:“很遗憾,她还太小,不够六岁,不能上一年级。”

“可是老师,一年级的东西她都会的,就让她读吧,还有半年就六岁了了。”爸爸似乎很怕老师不让我上学。便又便迫不及待地说:“不信您可以考考她。”

这倒是真的,不是我有多聪明,而是爸爸一直不辞辛劳地教我读书,上学之前一年级的东西都滚瓜烂熟了。

老师不可置信地看了看爸爸,又转过头来看了看我,我便点点头,最后老师无奈地说:“好吧,给你一次机会,能通过考试就可以上学。”

曹老师把我带到他的办公室,给了我一个本子,一支笔。“你就从一写到一百吧,没有错误就算你通过。”

“好的,老师。”我心里暗喜,这算是我学的最简单的了,平时爸爸考我的更严,所以我信心十足。

当我写到四十三的时候,老师让我停笔,考试通过。

接下来是语文。余老师让我默写了拼音,并背了简单的古诗,也顺利过关,最后他们宣布:你可以上学了。

老师说这话的时候,落风跟他妈妈都在旁边。她妈妈表扬了我,并且告诫落风:“染染妹妹学习又好,人也好可爱,以后要照顾妹妹,知道吗?”

落风十分不情愿地说了声:“知道了。”看着他那别扭的表情,心里觉得好好笑。但怕他以后不理我,只是默默地幸灾乐祸。

“阿姨,以后我会跟风哥哥好好相处的,您放心吧!”我很乖巧的说。

他妈妈笑着对我说:“染染真是个好孩子,风哥哥要多跟你学习。”又转过头看着落风:“是吧,儿子?”

落风正瞪着我,看着他妈,无奈地说着是,一边却对着我翻白眼。

见着这情景,两家大人都哈哈大笑。只是两个小孩子却都各怀鬼胎。

跟他们道别了,走在回家的路上,想着某人的愁眉苦脸,便觉得这个夏天似乎不再那么炎热了,好像还有风吹过

.....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