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望着眼前矮小挺拨的身影,早上时分阿宁的痛苦讨饶又非常清晰的在我耳边回响。但现在的的她看上去笑得又是这么绚烂无邪,啊小孩子脾气一点儿都不爱记仇呢。“不了不了,谢谢您叔叔。这里距离我家蛮近了,我自己走回家去就好了。”我急忙摆摆手断然拒绝。“姐姐,没事儿嘛。快上去哦“不了不了,谢谢叔叔。这里距离我家蛮近了,我自己走回去就好了。”我赶忙摆手回绝。。...

子茉

推荐指数:10分

《子茉》在线阅读

看着眼前高大挺拔的身影,晚上时分阿宁的痛苦求饶又清晰的在我耳边回荡。但现在的她看上去笑得又是这么灿烂无邪,真是小孩子脾气一点都不记仇呢。

“不了不了,谢谢叔叔。这里距离我家蛮近了,我自己走回去就好了。”我赶忙摆手回绝。

“姐姐,没事嘛。快上来哦,爸爸开很快,一会儿就到家啦”阿宁努力挪了挪屁股,就给我挤了巴掌大一块地方。

我:“……”我更不想上去了,这条缝隙估计也就泰迪能凑活凑合吧。

“没事,不上来就不勉强你了。拿着买点吃的,你刚刚都没吃东西。吃点东西,多垫吧垫吧。”摩托头盔里穿出沙哑而低沉的声音,旋即一个手套递过来了一张崭新的二十块。“拿着吧。”

我本不想要的,于情于理我觉得我都不该拿。但是这个该死的手就是不听话,在我回过神来之前早就收下了,不仅妥帖地把钱放进了口袋,还操纵脑子说了一声谢谢。见我收下了钱,摩托右手一用力就见尾灯唰地一转就不见踪迹了。

哎,有爸爸就是好。我双手插兜,右手在兜里止不住地抚摸那张钱币。阿宁早上是伴我一起走路的,晚上则一般是阿宁妈妈来接的。刚刚他们路过的时候我可看见了阿宁手上那重的都快拎不住塑料袋。虽然用的不是面向我这边的手,但这满满的幸福感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这么一刺激,我忍不住想起了我那面容模糊的父亲。即使比较严厉又怎样,总好过漠不关心吧;即使感情不睦又如何,总不比终年不着家吧;即使暴躁打人也不为过……这好像不行。哎,人生真是经不住比较呢,如果我本就生在地狱我也许会怡然自得,但是地狱旁边不该有一片天堂,将我反衬地黯然失色。

不知不觉我就走到了家楼下,我正要上去的时候,一楼的阿婆叫住了我。

“莎莎啊,奶奶坐久了起不来了。快来帮帮忙。”一楼的阿婆是孤寡老人来的。她的老伴走得早,子女又远在北京和国外,老人性格又相对孤僻和古怪,所以也很少有合得来的老人。她年轻的时候和我奶奶一样是在机械厂里工作的,主要是操纵机器来切割零件的,结果因为现在已经无法考究的问题不小心切掉了自己的右手,失了高薪的工作,也失去了大部分的自理能力。老伴走了之后她的脾气就越加暴戾,但是她从小起还是很看不起我的,所以被她喊住我很手足无措。

她坐在门前小院子里的藤椅上,藤杖倒在了稍微有点远的地方,按照她的身体条件是断然拿不到的。她平静地看着我,好久没有认真地观察过她了,才发现她的头发已经完全雪白了。不过头发依旧梳的整整齐齐,衣服干干净净,整个人也显得从容端庄。

我默默地走上前弯腰捡起藤杖递给她,扶着她的胳膊企图拉她起来。

“笨,笨死了。你是要把我老太胳膊拉断吗,啊?”阿婆接住藤杖,用力一跺地,斜眼剜了我一眼。“蠢货,来我右边,一手环住腰,一手拉我右手。”

我无端被骂,心中不免火焰升腾。这老太,是她开口让我帮她的,还要咋咋呼呼的。本想撂挑子走人,但想想她一个老人在这里坐一个晚上的话难免有点于心不忍。一跺脚,一咬牙,生生地忍了下去。

别看阿婆表面很瘦,实际上还是很有分量的。于是我第一次顺利的失败了,第二次我扎上马步,气沉丹田,双手环抱住阿婆的胖腰再加上她自己左手抓藤杖撑地,我们两方一起用力好不容易才将她从藤椅里扶了起来。

“哼,痛死了,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老太我自己都比你利索。”阿婆呼呼地喘着粗气,缓慢地挪动到门前,“钥匙在左边口袋,快开门,快一点!”

“我X,你使唤我使唤上瘾了吧。”当然这只是我心中的想法而已。面对阿婆穷凶极恶的眼神和不容置疑的态度我只能选择乖乖的服从罢了。

我艰难地将手指塞进她那塞得宛如哆啦A梦的袋子般满的裤兜,然后掏出了一大堆不知名的小东西。我看着一手的钥匙、项链、挂件等的混合物不由地嘴角抽抽,这要整理多久啊。在我艰难伏地不知多久之后终于整理出了三把不一样的钥匙。

“还不快开门,还要老太我站在这了多久啊,废物。”阿婆不耐烦地用藤杖戳戳我的鞋子。

“马上马上,这三把里面的哪一把啊?”我强压怒火,举起三把钥匙逐一询问她。

“我老太婆怎么会知道啊!自己试,赶快的。腰腿酸死了,我要快些进去了。”阿婆把脸撇向一边,完全一副不想理睬我的样子。

“我……”我对她真是无语,更无语的是逐一试这三把钥匙却是哪个都不对,“哪一把都不对啊,钥匙真的在里面吗?”

“这个嘛,老太不记得了,好像是在我的腰带上挂着吧。”阿婆全然不顾我即将要喷火的眼神,依旧我行我素地冷漠,她倒是一点都不担心我会丢下她一个老太在这里。

我沿一圈掀开她的外套,最后在屁股上方的一个皮带圈上发现了一个卡扣的钥匙。取下钥匙,插入锁眼,一转,门应声而开。

“呼……”门外的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可以结束这个漫长的,艰苦的还吃力不讨好的任务了。

“别走,进来。让我老太婆感谢一下你。”门一开有一股木头混合奶味飘了出来,淡淡的很是好闻。阿婆在门半开的时候就顺着门缝很利索地挤了进去,平常完全不见她这么灵活。

“别了阿婆,时候不早我差不多要回家吃饭了。”我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如果再不回去可能免不了一顿削了。

“进来!老太我姓苏,以后叫苏奶奶就行。你妈我不认识吗,到时候就说我留你的,看她敢说什么。快进来,给我把门带上。”

话都说到这个分上了,我怯生生地叫了一声苏奶奶就跟着一起进去了,顺道把门也带上了。

屋里很暗,门上、窗上还有不少隔断的屏风上都装有许多不知名的珠串就这么密密地挂了下来。人一走过叮铃铃地都在响,弄得我更加紧张了。苏奶奶走到一个高一点的类似于木头床一样但床上还放了一个小凳子的地方坐了下来,伸手招呼我坐在另一边。

坐下来仔细地观望四周我发现苏奶奶家目之所及都是不流行的木头家具,而且那些木头颜色都很深,她家又住一楼平日里也不开灯就显得更加昏暗了。有些木头上的花纹都很繁杂,至少比电视上拍皇宫的样子更像皇宫一点,有一点古韵的美。

“看呆了吧。这些啊,都是我老头还在的时候他买的,他有文化喜欢捣鼓这些个瓷器啊、木头啊、石头啊什么的。结果他走的倒早,反倒是这些没有生命的,陪伴了我这么些年。”苏奶奶摸着一个扶手上的不知道什么动物的头很有感触地说道。

“不好看,暗得很。我觉得你得多开灯。”

“你,你这个小孩不懂。我老头说了这些东西不能多开灯要坏掉的。”苏奶奶给我这么一怼倒是有些气急败坏,但碍于文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气得直敲藤杖。“算了,不和你一般见识。呐,给你一个这个。”说完她从抽屉里掏出了一颗和小核桃差不多大的木头珠子。

我接过珠子对着光看上面刻了一个似虎又似狮的动物,我并不是很懂这些就问:“这是什么动物啊,有什么寓意吗?”

“咳咳”苏奶奶故作玄虚地咳了两声,“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我老头在的时候说这个吉利的,我就送给你了。”

“……”我现在已经差不多习惯了,真的。“那给了我你遇到不吉利怎么办啊”

“没事,我还有一抽屉。”她拉开那个小抽屉,果然里面还有满满一抽屉的这种木头小珠子。顿时,我感觉我手上这个十分有可能是个假货。“况且也是你比较不吉利,我一直都过得很好。”

我感觉我再不走可能真的要动手了。“苏奶奶,我差不多回家吃饭去啦。你不要留我啦,我下次再来玩啊。”我说完头也不回地飞奔出门。身后传来苏奶奶的声音“等等,这次玩好了下次就不要来了。”

我就全然当做没听到,飞奔上楼。当我还在想是会被骂还是被打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男人从楼上飞快地冲下楼,一不小心撞了我个趔趄,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他视若无睹地转身离去。天哪,我这一天还真是命运多舛啊。

家门前,我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蹑手蹑脚地企图不引起任何人注意。一推开门就看见母亲衣衫不整的扑倒在沙发上啜泣。

“妈,你怎么啦,遇到强盗了吗?”我连鞋都来不及脱。着急地上去去询问。

“快,你爸。刚刚下去的是你爸,追啊。”妈妈披头散发,眼里都是疲惫和憔悴,她用力的抓住我的双肩将我推出门外。“快去追你爸,说你想要他留下来!快去,他不回来你也别回来了!”

我此时还有些茫然和不知所措,但听到刚刚的人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父亲我顾不得想放下书包就赶紧追了下去。

一阶,两阶,三阶,我多么希望自己此刻可以有双翅膀,这样我就可以直接飞去找他,无论他在天涯海角我都能如影随形。跑到底楼的时候我已经气喘吁吁无法动弹了但我还是撑着追了过去,我想看他一眼看看我的父亲和他说上两句话。

最后还是晚了,我追出去了好远,从村里一直到大路上。当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牵着一个男孩子往出租车里钻。

“爸爸!爸爸!……”我想他应该是没有听见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