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来,来,来!吃饭时呀。你杵在那里干什么。你来还来了可别哭爹喊娘的啊,我可不废那个心带你去去上学。”妈妈穿着蓬松感的深蓝色外套,那可够长,她坐下去左手捧碗左手拿勺迅速舀白粥的时候那裤子能到她小腿肚中间。初夏的早风一吹啊,就飞的卷出来像水波一点点荡“哎!今天有面包耶,真不错!面包配牛奶,再加个煎蛋和抹个黄油啥的,是不是就和外国人一样了呀!”我兴冲冲跑过去。碗里有两片厚厚的切片面包散发着浓浓的麦香上头零星地点缀着几颗老太太脸的葡萄干,我深深地吸了一大口,转手一摸牛奶,温温热热的。。...

子茉

推荐指数:10分

《子茉》在线阅读

“来,来,来!吃饭呀。你杵在那里干什么。你来不及了可别哭爹喊娘的啊,我可不废那个心带你去上学。”妈妈穿着蓬松的深蓝色外套,那可够长,她坐下来一手捧碗一手拿勺快速舀白粥的时候那裤子能到她小腿肚中间。初秋的早风一吹啊,就飞的卷起来像水波一点点荡漾开一样。

“哎!今天有面包耶,真不错!面包配牛奶,再加个煎蛋和抹个黄油啥的,是不是就和外国人一样了呀!”我兴冲冲跑过去。碗里有两片厚厚的切片面包散发着浓浓的麦香上头零星地点缀着几颗老太太脸的葡萄干,我深深地吸了一大口,转手一摸牛奶,温温热热的。

“吃吧,吃吧,”妈妈漫不经心的嚼着油条嗦着白粥,“外国人那种生活做派你能习惯啊,你习惯妈给你找个外国爸去。”妈妈用勺子摁掉腐乳的一个角,勺儿轻轻敲一下碗沿,腐乳宛若一粒石子一般“啵”地一下就掉在粥里了。“你说我今天眉毛画的的怎么样,啊?”

“妈,你没事画啥眉毛啊。一般,你就是少画了,多画画没准就好一点。”我努力嚼着面包头也没抬,就随口敷衍着她。

“是嘛,那看来得多画画了。今儿啊,我再涂个口红,看起来我气色好。昨儿还有人夸我看着白呢……”她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片小镜子,对着自己是左看看右看看,嘴里还忍不住啧啧赞叹。

“我走了哈,你也快点上班喽。”我拿袖子抹了抹嘴,麻溜地把筷子一放,卷起放在沙发上的书包,就夺门而出了。

不过是刚走到去下一层楼的转角,我就看见阿宁小小的身影背着大大的书包早早地就在家门口站着等我了。“早啊,莎莎姐!”阿宁看见我可兴奋了,蹦哒着跳起来和我打招呼。“快走快走,不然咱又要跑去学校啦!”我一把拉起阿宁的小手,我们两步并作一步像坐滑滑梯一般向楼下冲去。

去学校的路其实不远,但对于两个小学生来说那可是又遥远又美丽。这条路呢一共分四段。第一段那是古老而神秘的居民区,穿梭在低矮狭窄的楼道里感觉穿越到了九十年代初的感觉,清晨的光在缝隙中折射出一段光怪陆离的世界。而我们漫步在其中,小鸟哩哩啦啦地鸣叫,风拂叶片的唰唰声,人们起身洗漱地哗哗声,一切的一切的好像构成了一幅梵高笔下的印象油画,明亮且清新。第二段是淡淡泛黄的梧桐道,古久的砖块早就已经褪色,有几块还早就不知所踪了。周围林立的商铺都还没有开门,唯有零星的早餐铺前熙熙攘攘,诱人的香味散发了出来勾的路过的人都放慢了脚步。路两旁挺拔的梧桐也如耄耋老人一般,原本俊秀的身躯上布满着纵横交错的斑痕,夏日里娇弱的翠叶也逐渐枯黄变硬变脆,然后乘着秋风缓缓落下,给秋日添了点尘归尘,土归土的归属感。第三段是一截短短的双行小桥。为什么是一截呢,因为完全通过这座桥也不过是短短的十几秒。它坐落在一条不长不宽的河流上,有着供两岸的人正好通过的距离,没有什么精美绝伦的雕刻,没有什么让人叹为观止的建造技巧,也没有什么能工巧匠来为它画龙点睛。那就是一截短短小小的石板桥,任劳任怨的让我们踩着它顺利去到河对岸。双行道中间倒是有一道绿化带,一年四季的有着一种低矮的有着小绿圆叶子的灌木,我实在不觉得很好看。倒是春日的时候,会从灌木丛中钻出许许多多的小野花,有红的、黄的、紫的、蓝的……虽不是什么名贵花但一起绽放就不免让人有群星璀璨之感。河边最美也是春天。河边长了一排悠闲的柳树,到了春日他们就会抽出绿油油的嫩芽,个别个头高的还会荡漾到水面上。春风一吹,杨柳依依的感觉自然而然就来了。不过近些年它们也老了,每每路过都可以看到他们身上扎着两个小针管再配合他们秋日里的萧瑟像极了英雄迟暮而壮志未酬。第四段其实是一大片的建筑废墟。不知是何年何月拆的谁家的老房子。房子或许拆的匆忙,连很多家具都未曾搬走,不少衣物都散落在外,偶尔还有值钱的物件被发现。不过现在都成了流浪汉的天堂,有不少无家可归的可怜人选择在这残砖废瓦下躲避狂风暴雨,将原本主人的物件都翻了出来给自己的生活添姿加彩。房屋下已经被茂密的杂草所覆盖,房屋上也爬满了厚厚的藤蔓类植物,整个废墟宛若一片绿色的海洋,风一吹,大片的草齐刷刷的一低头,让人仿佛置身草原一般的壮观和辽阔,原生态的植物和人造的钢筋混凝土的接触与磨合也给我以很震撼的冲击力。按道理来说,这本来应该是孩子的玩具厂,因为流浪汉众多和担心草内有蛇的缘故,我至始至终都未曾踏入过那片土地。现在想想不失为一种遗憾,毕竟有不少小朋友都进去过了且都平安无事地回来了,有个别幸运的人还能找到不少好东西,回来在没见过世面的人面前吹嘘一般。怪都怪自己当时过于杞人忧天了,所以以后凡事都不能太畏首畏尾了。

到这里其实差不多就到学校门口了,差就还差学校门口的四家店面了,这没什么好说的,都是来骗小孩子钱的。我小时候很喜欢他们,现在就不然了。

其实说句实话,我从小时候就不是个孩子,就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孩子,因为我不喜欢学习。我自懂事起就不喜欢读书,独独喜欢语文,其他我都不敢兴趣,自然成绩也是班级垫底了。但是如果上学我会蛮高兴的,因为我在学校里有个自己的好朋友和自己喜欢的人。

我的好朋友叫文茹,是个性格和名字很不一样的人,甚至连我都觉得她是不是过于叛逆了。不过她不服管教,谁都不听,所以也蛮有自成一派的气势。

至于我喜欢的人嘛。相比谁小的时候都对好学生产生过好感,如果他长得很帅的话就更是超级加倍了。即便是这样,我心里也清楚他有多遥不可及,所以这份感情我并不打算说破以免大家都难堪。哦,对了,他现在是我同桌。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