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鱼塘是栖家的,栖老四回来捞鱼天经地义,顺便捞她这条求死觅活的咸鱼,的理所当然。早明白她就换个鱼塘求死算了,现在的自己这半死不活的,喝了一肚子的水,她都难受啊死了!早知道她就换个鱼塘寻死算了,现在自己这半死不活的,喝了一肚子的水,她都难受死了!。...

把酒话桑竹

推荐指数:10分

《把酒话桑竹》在线阅读

鱼塘是栖家的,栖老四过来捞鱼天经地义,顺带捞她这条寻死觅活的咸鱼,同样理所当然。

早知道她就换个鱼塘寻死算了,现在自己这半死不活的,喝了一肚子的水,她都难受死了!

“你干嘛救我?”迟子鱼很不爽。

栖行云只顾着捞鱼,至始至终连头都没回。

迟子鱼被无视,顿时气得不行,“是我自己想死的,我才不要你救!我死了正好!”

说着就头脑一热,迟子鱼二话不说又要纵身一跳,不曾想栖行云的捞鱼杆立刻把她挡了回去。

栖行云轻飘飘地瞟了她一眼。

迟子鱼不管不顾,抬手正要推开捞鱼杆,肩上的衣服就垮下一半来了,露出里头嫩黄的肚兜,凉风瞬间袭来。

“啊——”

她吓得赶紧死死捂紧了身体,“死色狼!我要挖了你的眼珠子!”

栖行云不屑冷笑,他对她一点也不感兴趣。

“我不管了,我要去死,谁也别拦我!我再也不活了……”

迟子鱼窘极,用力挥开捞鱼杆哭着喊着还要往下跳。

栖行云只好丢下杆子把她往后抱。

他是想抱完就把她往竹筏上丢的,没想到人还在手里挣扎的时候,岸边就传来一个妇人的笑声。

“哟!这栖老四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大白天的就和人家姑娘拉拉扯扯起来了……”那妇人话说到一半,猛地发现栖行云怀里的人是迟子鱼,登时跟看见了宝藏似的,两眼发光地惊叫,“那不是迟家的小鱼儿吗!”

“这这……这怎么成啊!”妇人看迟子鱼整个人挂在栖行云身上衣衫不整的,池塘里还飘着腰带,都替迟子鱼觉得羞耻,“栖老四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来……”

妇人说着,也不等人解释,就火急火燎地往山路上赶,去迟家通风报信了。

妇人是花家二婶,村里出了名的长舌妇,村里任何八卦消息都会经过她的嘴加工,然后不胫而走。

迟子鱼看到花二婶一跑开,就知道自己是彻底完了。

整个人怔在原地,连推开栖行云的反应都没了。

栖行云抿了抿唇,那张向来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动声色的脸上,也难得有了一丝丝裂痕。

迟子鱼一被送回家,就被姜氏操着竹扫帚,山上山下屋顶床下到处乱窜。

最后还是被地里干活回来迟老爷子迟真给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花二婶那个大喇叭大嗓门大八卦就站在迟家门口那么一吼。

“迟家嫂子,你家小鱼儿正在外头和男人赤身果体地打滚哩!”

那声音径直穿透山上坡下的茂林修竹,半座大山的村民都踏上青石路哧溜溜地赶过来了。

现如今迟家院子里挤满了人,都是秋收后闲的发慌来看热闹的。

姜氏倒是想狠狠揍迟子鱼一顿,但是那么多人在旁边拦着她,她没法下手。

朱家婆婆就说,“迟家嫂子,我看你也别生气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家鱼儿和栖老四都生米煮成熟饭了,你再怎么气也没用,不如想想别的办法解决。”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