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林瑶筝望着李氏气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心中竟不自觉地的激动了出来。林瑶筝心说道:要不然不趁现在的好好的的勒索一笔李氏,我怎么对得住自己的良心!便林瑶筝暗自的决定肯定要趁林瑶筝心想道:要是不趁现在好好的敲诈一笔李氏,我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林瑶筝看着李氏气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心中竟不自觉的兴奋了起来。

林瑶筝心想道:要是不趁现在好好的敲诈一笔李氏,我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于是林瑶筝暗暗的决定一定要趁这个好的机会让李氏付出一些代价。

林瑶筝看着李氏,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要你给我准备一些东西,只要你让我满足了,我保证不会跟别人说半个字!”

“此话当真?”听到林瑶筝的回应,李氏眼前一亮。

林瑶筝点了点头,说道:“我说话算话。”

“好!跟我说,你要什么,我一定尽量给你找来。”李氏松了一口气说道。

林瑶筝‘哦’了一声,嘴角上扬着,显得有些奸诈的看着李氏,说道:“我要你给我准备一些药材,品种越多越好......”

“可是,我只能找到一些常见的药材。”李氏打断了林瑶筝说道。

而林瑶筝却不想跟她废话,瞥了一眼李氏,继续说道:“你可是林府的夫人,我们林府药库的钥匙你应该知道在哪儿吧。”

在林瑶筝的记忆中,林府的药库一直都是林府的禁/地,没有林子峰的命令和药库钥匙,没有人可以进入药库中,就连极受宠爱的李氏都不能够进入。但是,药库中,却收藏了许多的珍贵的药材可林府传世的医典。

“你想要药库里的药材!可是钥匙在老爷那,我不可能拿到的!”李氏着急了起来,对于她来说,要拿到林府药库的钥匙,比当上林夫人还要难。

可是林瑶筝可不管这么多,她只要提要求就好了。

林瑶筝不理会李氏,继续说道:“还有,给我准备一些钱,就当做是你给我的嫁妆。”

这一条件,李氏听到后明显放松了一点。对于她来说,钱不是什么问题。于是痛快的说道:“行。”

“我要五百两!”林瑶筝说道。

“什么!”听到这个数字后,李氏明显的颤抖了一下,瞪大了眼睛看着林瑶筝。

虽然说李氏是林府的夫人,平时林子峰给自己的例银和首饰不少。但是五百两不是一个小数目,一时间李氏的手中也没这么多的现银。

林瑶筝看到了李氏的表情后,有补充到:“我说的的黄金。”

“黄金!”在听到这两个字后,李氏彻底的失去了离去,踉跄的着,同时用手牢牢地扶在了桌子上:“林瑶筝,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过分?我只是那点你的钱,要一点药材,哪里过分了?”林瑶筝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李氏的面前,说道:“我怎么过分也比不上你这十几年来都在对我下毒过分,也比不上这十几年来你一直都在外诋毁我过分,也比不上你让我父亲渐渐的离开我过分!!”

“你......”李氏指着林瑶筝,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林瑶筝伸出手将李氏指着自己的手压下去,接着凑在李氏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姨娘,我马上就要出嫁了。难道你不想林家的女儿因为出嫁没有嫁妆而被人耻笑吧。毕竟你可是我姨娘啊,怎么也得让步一番,你说对吧。”

李氏抿着嘴,没有说话。

林瑶筝继续说道:“林府的女儿出嫁没有嫁妆,而且她的后母还每天给她的饭菜里放连翘,你说,这样的事情要是在华夏传来开来,这些百姓会怎么想我们家啊?”

“我给!”终于,李氏狠下心来,对着林瑶筝说道。

这两个字,字字都让李氏心疼。

林瑶筝就是要让李氏心疼,这样,也算是报了一点仇了。

林瑶筝站在李氏的面前,背对着李氏,说道:“等下花轿就来了,我看你也来不及准备了吧。这样,等我回门的时候,我就要见到我想要的东西。当然,那些黄金你可以折算成银票给我啊,至于药材嘛......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

李氏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拳头,眼看着林瑶筝将自己敲诈却没有办法反抗,心中更加的憎恨着林瑶筝。李氏在心里发誓,终有一日,自己要将林瑶筝重重的打倒,让她尝一尝跌入深渊无助的感觉

就在这时候,门口吵吵闹闹了起来。

“夫人,大小姐,逍遥王府的花轿已经来了。”彩儿轻轻的敲了敲房门,说道。

“知道了。”李氏回应道。

李氏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林瑶筝,眼中充满了复杂的表情。

林瑶筝走到了梳妆台前,将红喜帕盖在了头上,缓缓的走到了李氏的面前,小声的对着李氏说道:“姨娘,别忘了你我的约定。待我回门的时候,我会来收取的。”

还没有等李氏回应,林瑶筝便自己将房门打开,对着彩儿说道:“彩儿,我们走吧。”

望着林瑶筝远去的身影,李氏将自己的拳头紧握,重重的砸向了桌子:“林瑶筝!”

此时,在逍遥王府的大厅中。

安太后坐在大厅的中央,表情显得很是凝重。

“姑姑,你怎么啦?”看着安太后的样子,站在一旁的白灵儿询问道。

白灵儿是安太后的哥哥丞相白腾安之女,可谓是华夏国的倾城美人,极受太后的宠爱。虽说如此,但从来都不骄纵,一直都是温婉贤淑,讨人喜欢。

谁都知道,安太后尤为喜欢她这个侄女,一心想娶进门,不想林瑶筝竟然成为了自己的儿媳妇,这一直都让安太后极为反感。

“姑姑,你是因为飞昊哥哥今日要娶那个林瑶筝才不开心的吗?”白灵儿走到了安太后的面前,蹲下/身子看着安太后说道。

安太后看了看白灵儿,叹了一口气,拍了拍白灵儿的肩膀,说道:“灵儿啊,姑姑对不起你。”

白灵儿微微一笑,就如同盛开的花儿一般的好看,对着安太后安慰的说道:“姑姑,您没有对不起灵儿呀。灵儿就算不嫁给飞昊哥哥,还是可以经常到姑姑这里陪着您的。”

听到了白灵儿的话,安太后这才有了笑容,紧紧地握着白灵儿那白皙的双手,说道:“只有你才会这么陪着我,飞昊看不上你,绝对是他的损失。”

白灵儿笑了笑,不过又地下了头,叹了一口气,对安太后说道:“听说,那个林瑶筝是个大美人呢。”

见白灵儿有些失落的样子,安太后紧握着白灵儿的双手,慈爱的对着白灵儿说道:“要我说,我的灵儿才是最美的,管她怎么样,只要我们不承认,等一段时日后,她自己都会离开。”

白灵儿点点头,乖巧的将自己的脑袋靠在安太后的腿上,继续说道:“我听外边儿的人说,这个林瑶筝好像不会医术啊,是林御医众儿女中唯一的废柴。”

“不会医术?”安太后好奇的看着白灵儿。

白灵儿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不过长得不错呀。”

“那有什么用......”安太后一脸不悦的说道:“还不是废人一个。”

白灵儿看着安太后的神情,脸色暗暗的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紧接着,白灵儿站了起来,走到了安太后的身后,轻轻的锤着安太后的背,说道:“可惜了林瑶筝有些骄纵,但是听西宫茗太后说只是有些天真罢了,只要嫁人了就安分了,所以就早点将林瑶筝嫁来王府了。姑姑,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在说完这句话后,白灵儿有意的朝着安太后的脸望去。

只见原本表情就不太愉快的安太后,在听到了白灵儿的这番话后,显得更加的气愤了起来,说话也变得大声:“你的意思是说,茗太后她要皇上赶紧完婚的?”

白灵儿用力的点了点头。

安太后紧皱着眉头,‘啪’的一声,右手用力的拍在了椅子上,冷冷的笑着:“茗太后,又是你,这件事情,哀家记得了。林瑶筝,就算你进了我们王府,也休想得到什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