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手指陡然攥紧,诊断书快被她捏碎,夏之桃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目光灼灼地盯着穆茵茵:”那我腹中的胎儿是怎么回事?“她的反应,穆茵茵很满意,牵了牵嘴角:”你猜啊?“猜?猜尼玛啊!这能怎么猜...

手指陡然攥紧,诊断书快被她捏碎,夏之桃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目光灼灼地盯着穆茵茵:”那我腹中的胎儿是怎么回事?“

她的反应,穆茵茵很满意,牵了牵嘴角:”你猜啊?“

猜?猜尼玛啊!这能怎么猜!

夏之桃锋锐的目光犹如尖锐的刺刀恨不得将穆茵茵千刀万剐。

她沉默着,只是静静的盯着穆茵茵,犹如一尊风化的雕塑,眸子猩红。很是嗜血,那最后一抹的温柔也尽被吞噬了。

她必须承认,她被这女人刺激到了。

穆茵茵淡定的撩拨着水花浇在自己雪白的肌肤上,”你忘了,你自己亲口告诉过我你冻过卵子,所以不用白不用了。“

她是豪门之女,父亲害怕家业无人继承,所以夏之桃在24岁那年便被要求冻了卵子。

”你的意思是...肚子的孩子是我自己的?“夏之桃不肯相信,她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

”这孩子是我和夜寒 的 ?“

”嗯,恭喜你,猜对了!“穆茵茵笑着承认了眸子里闪过一道阴鸷的光:”即便这孩子是你和司夜寒 的那又怎么样呢?

难道你真的为了孩子不要命了吗?“

得知真相的夏之桃怔在那儿,大脑很乱,她想要孩子,却也不想死。

”你若是舍不得你心爱的司夜寒 ,还不想死,那我现在就成全你。“

”如何成全?“她冷声问道。

”我去告诉你老公,你将卵子掉包,换成你自己的了,。不过你猜猜,如果夜寒 知道你手段如此肮脏,他会什么反应?“

穆茵茵语气轻轻柔柔,却字字珠玑,一次有一次扎在夏之桃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夏之桃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司夜寒 那张阴森憎恨的脸,他生的那样俊俏,犹如王子一样,却在她面前面目狰狞。

若是知道她怀了他的孩子,一定不会留住这个孩子,并且还会和她离婚。

不可以!

她即便死,那余太太的位置也只是她的!

夏之桃猛地起身朝穆茵茵”啪“将那一巴掌还了回去:”穆茵茵,你是魔鬼吗?心肠怎么比蛇蝎还歹毒?!“

这女人从地狱爬上来,做了一只阴狠的厉鬼想要把她抽皮剥骨,甚至要了她的性命。

穆茵茵自己扯过一条浴巾遮盖住,下一秒竟大声抽泣起来:”之桃,我们好歹是姐妹一场,你不要伤害我“

一边说,一边捂着自己红肿的半边脸。

客厅里的司夜寒 听到动静瞬间闯进来,看到穆茵茵脸颊肿起,狠狠将夏之桃向后一推,抱起了浴缸里的穆茵茵。

夏之桃的腰眼撞到了浴室门眼上。疼的眼泪都下来了。

司夜寒 目光幽冷的盯着她:”夏之桃,你是不是找死?“

一字一句,冰冷,残忍。

如果,将穆茵茵形容成来自阴曹地府的厉鬼,那此刻的司夜寒 便是地狱里的阎王爷。

”夜寒 ,之桃不想死,之桃只是想打掉我们的孩子而已...”

夏之桃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穆茵茵就藏进了司夜寒 的怀里,像受了惊的小鹿,委屈极了。

她故意把挨打的那边脸冲着司夜寒 ,哽咽的上气不接下气,”夜寒 ,不要怪之桃,都怪我,怪我没有子宫...“

看起来,穆茵茵是想帮夏之桃,可一字一句都在刺激着司夜寒 ,提醒着四年前的一切。

夏之桃对上司夜寒 怒意翻滚的冷眸,才要开口,便看到了穆茵茵的嘴角洋溢笑意,几分得意,几分猖狂,几分威胁。

夏之桃咬了咬唇,闭了嘴,为了自己肚子里孩子,她咬碎了牙咽到肚子里。

沉默,便是承认了自己的过错。

司夜寒 眸子猩红,浑身散发着杀气,已经忘记了自己面前的女人是自己的妻子。

”不想要肚子的宝宝?

简单。

那就把你的子宫摘下来给茵茵。“

夏之桃瞳孔剧缩,顿时瘫坐在地上,因为司夜寒 向来说到做到。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