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杨小乐,还在犯懒,赶快去巡房!”一阵嘶吼在耳畔响了,杨小乐身子被人猛烈踹了几脚,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眼睛,意外发现自己居然睡在一张长椅上。走廊灯光昏黄,除了护士们匆匆忙忙走廊灯光昏暗,还有护士们匆忙的脚步,杨小乐不由一滞。。...

“杨小乐,还在偷懒,赶紧去查房!”

一阵咆哮在耳畔响起,杨小乐身子被人猛烈踹了几脚,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睡在一张长椅上。

走廊灯光昏暗,还有护士们匆忙的脚步,杨小乐不由一滞。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还没等杨小乐反应过来,身后就匆匆跑来一个小护士,她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懒猪,还不去查房,想要等赵主任过来,炒你鱿鱼吗?”

小护士瞪了杨小乐一眼:“一个穷酸实习医生,得罪了赵主任就算了,还连累我们一起跟你上夜班,真是晦气。”

杨小乐站了起来,茫然的跟着护士走去。

此刻他脑海中正在融合一段记忆。

融合结束,连杨小乐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竟然重生了。  

他本名叫英招,是天界神医,然而在渡天劫时出现了意外,魂魄九天之际,重生在这个叫杨小乐的年轻人身上。

记忆融合后,他已经知道杨小乐是天海大学一名大四的实习医生。

在医院,杨小乐工作很卖力,可是性格却非常刚正,举报了赵主任收受病人红包的事情,结果赵主任给他穿了半年的小鞋。

半年来赵主任处处刁难打压,各种累活杂活全是他干就算了,甚至连一毛钱工资也不发,最可恨的是,赵主任已经让他连续上了半年的夜班了。

正是因为半年夜班,杨小乐才忽然猝死,应召才有了机会重生。

“能不能快点?病人要是出事了,你能担得起责任吗?”

见杨小乐磨磨蹭蹭,小护士非常不满。

杨小乐懒得和一个护士计较,便快步跟了上去。

很快二人来到病房门口,护士说道:“病人是心肌梗死,待会儿赵主任要做手术,你赶紧把手术的东西准备一下。”

虽然准备东西,不属于杨小乐的工作,但是他也没说什么,根据记忆,他也知道要准备什么东西,很快杨小乐便走进病房。

然而刚推开门,杨小乐就看到一个趴在床前哭泣的女人。

看到这女人时,杨小乐呆了一下。

女人很美,倾国倾城,就连杨小乐也不有对她多看两眼。

“妈妈,你千万不要出事啊,你要是出事了,君悦怎么办啊……”女人叫沈君悦,是君悦集团的千金小姐,此刻她哭的梨花带雨,惹人怜爱。

病床上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正是沈君悦的妈妈王楠。

此刻王楠虚弱至极,只能靠挂吊水来维持生命。

然而看到吊水,杨小乐不由大惊,居然是葡萄糖溶液?

心肌梗死的病人,怎么能吊葡萄糖?这个赵赵主任想要杀人吗?

杨小乐没管那么多,上前直接拔针。

“你干什么?不许碰我妈!”见到一名陌生男子居然拔针,沈君悦不由大惊,立刻阻止。

“想看着你妈死,你就阻止。”杨小乐哼了一声。

心梗患者本身心脏负担已经很重。吊葡萄糖心脏的负担会更大,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这……”看到杨小乐坚定的眼神,沈君悦不由一怔,这个男人竟然给她一种无法抗拒的感觉。

“你放心,有我在,你妈不会有事,但是前提,你得相信我!”杨小乐毫不犹豫的就要上前拔针。

旁边的小护士见状,吓了一跳,连忙挡在杨小乐面前,喝道:“我让你拿手术工具,没让你拔针,你干嘛?”

“病人情况危及,必须拔针!”

“葡萄糖是赵主任吊的,怎么会危险,你一个实习医生,难道你还能比赵主任厉害?赶紧滚回来。”护士冷冷的呵斥。

然而杨小乐根本就不会理她,病人大于一切,现在救人最要紧,他连忙喊道:“沈小姐,把这个疯女人拉出去,十分钟后,我还你一个完好无损的妈!”

说完,杨小乐直接将王楠的吊针拔掉,虽然沈君悦有些质疑,但是她还是相信选择杨小乐,直接将小护士拽了出去。

“沈小姐,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这样会害死你妈妈的。”病房外护士一脸悲愤的说道。

“我相信他。”然而沈君悦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沈小姐,赵主任一会就要过来了,他肯定能治好你妈妈的……”

“他能治好?”沈君悦哼了一声:“身为主任医生,连心梗患者不能注射葡萄糖都不知道,他怎能治好?”

小护士哑口无言,但是心中却一阵摇头,连赵主任都治不好,一个实习医生又怎能治好?

此刻,杨小乐拿出一副银针,他手指轻轻一拈,几根银针如同银光飞射,飞速的刺入王楠的心口之中。

随着银针的刺入,王楠面色渐渐红润,同时 ,心率检测仪,也开始恢复正常。

但是,杨小乐并没有停下,手指上下翻动,连续在王楠的肺俞穴,天枢穴,法门穴频频下针。

每根银针刺入,王楠的情况都会好转一分。

最后,杨小乐手掌飞速下摁,在天门穴轻轻一按。

忽然,昏迷中的王楠,吐出一口暗红色的鲜血。

“淤血出来就没事了。”杨小乐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赶紧为王楠擦拭嘴角的淤血……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