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免费提供更多双面总裁:影帝老公缠上我第5章 双贱合壁的全文深度阅读,米果儿立马扯了谷枫往旁边的拐角处躲,放低声音,“赶快藏出来!”直到保镖渐远,谷枫问:“怎么...“那咱们赶紧撒丫子跑哇!这边我最熟,跟我走!”。...

  米果儿立刻扯了谷枫往旁边的拐角处躲,压低声音,“赶紧藏起来!”

  等到保镖远去,谷枫问:“怎么回事?”

  米果儿吐吐舌头,“我闯祸了,那些人都是抓我的。”

  “那咱们赶紧撒丫子跑哇!这边我最熟,跟我走!”

  谷枫拉了米果儿就跑。作为男闺蜜,他就这点好,不问为什么,不管对不对,从来都只会站到你的那一边,随时都跟你保持同一阵线。

  路上,米果儿把自己走错大厅,坏了楚千亦婚礼的乌龙事情简要的说了一遍。当然,她自作主张的把自己差点被楚千亦扑倒的那一段给省略了。

  谷枫一听完就冒了星星眼儿,“楚千亦真的帅得爆棚?”

  米果儿顿时满头黑线。

  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谷枫还在那儿一脸向往的,“早知道就我去扮那个大肚婆了!”

  “你还好意思说!”米果儿狠狠的剜了谷枫一眼,“都是你出的馊主意!”

  今天是米果儿的劈腿前男友王小贱跟她的前闺蜜凌菲菲结婚的大喜日子,谷枫觉得米果儿太憋屈,想给那两人添点儿堵,硬是连哄带拽的怂恿着米果儿乔装改扮成一个大肚婆,前去“活跃”一下他们的婚礼气氛,哪知道……

  “说吧,怎么回事?”

  停下来喘气的空档,米果儿忍不住伸手拧住了谷枫的耳朵,“你明明告诉我他们在一号厅的!结果呢?”

  谷枫偏着头,龇牙咧嘴,“哎哟,轻点儿,轻点儿我的姑奶奶!本来我都已经打听好了,他们的确是定在一号厅的,可是今天一号厅临时有贵人包场,于是又改成了二号厅,我知道了以后立马给你发信息,然后跑到二号厅门口去接应,哪知道仪式都要完了你还没来,所以这才急火火的出来找你。”

  米果儿丢了手,拿出自己的手机一看,果然如此。她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我把铃音设置成了震动,给忘了。”

  谷枫嬉皮笑脸的揉着耳朵,“没事儿没事儿,咱俩谁跟谁呀?”

  两人一路小声嬉闹着继续往前走。

  “二位是来参加婚礼的吗?里边请!”

  礼仪小姐甜美的声音响起,米果儿抬头一看,两人竟然不知不觉地拐到2号厅这边来了。大厅门口立着的那巨幅海报上,笑得一脸嘚瑟的,不是王小贱和凌肥肥那对狗男女又是谁?

  一瞬间,米果儿有种把那海报撕得稀巴烂的冲动。

  谷枫懊恼的一翘兰花指,“哎呀果儿,都是我不好,一心想着抄近路出酒店,竟然走到这么晦气的地方来了,咱们走!”

  米果儿也不想看到那两张让人讨厌的嘴脸,正要转身离开,偏偏王晓建和凌菲菲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已经手挽手的走过来了。

  米果儿当即一昂下巴,“我干嘛要走?”

  没给这俩贱人添堵,倒是差点儿把自己给赔进去了,凭什么?

  “就是就是!就在这大门口,跟他们好好的撕一场,撕比什么的我最在行了,哥们儿帮你!”

  谷枫说着说着又习惯性的翘兰花指,刚到半道儿被米果儿一巴掌给拍了下去。

  “疯子,收起你那绣花模样儿!待会儿见到那对狗男女,把你的舌头给我捋直了,每个字都中气十足的喊出来,别给我丢脸!”

  “遵命!”

  谷枫收起兰花指,开始捋袖子。

  米果儿一皱眉头,“干嘛?”

  “干架!”

  “范不着,斯文点儿,对付这两个家伙,你就得把架子端着,怎么高冷怎么来,分分钟把他俩给秒杀!”

  说话间,王晓建和凌菲菲已经走了过来。

  “果儿!”

  王晓建看向米果儿的眼神,带着三分重逢的欣喜,三分潜藏的热切,三分故作的客气,还有一分小心翼翼的尴尬和愧疚。

  凌菲菲又肥了一大圈,把个中式的绸缎新娘装给撑得滚圆,像是随时都会绷破一道口子,从里边儿滚出一坨肥肉似的。尤其是那肚子,凸得就像是抱了一个篮球。

  “哎呀,果儿你来了?今天你能够来参加我们俩的婚礼,能够亲自来送上一句祝福,我真是太高兴了!”

  凌菲菲堆起虚假的笑意,装作一脸感动的样子,扶着水桶腰的手腾出一只来,去拉米果儿的。

  恶心吧啦的!

  米果儿干脆利落的甩开凌菲菲那只脏手,伸手挽上谷枫的胳膊。

  “对了,忘了给你们介绍,这是我的新男朋友!”

  米果儿一边说一边伸手暗暗的掐了谷枫一把。谷枫虽然对这突如其来的福利有点儿受宠若惊,但是入戏却是相当的快,当即搂了米果儿的细腰,一副矜贵高冷的模样,客气而疏离的冲王晓建和凌菲菲打了句招呼:“二位,幸会!”

  王晓建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高比自己帅比自己有气质的男人,眼底闪过一丝嫉妒。

  凌菲菲总觉得米果儿的这个新男朋友像极了杂志封面上经常看到的某位著名男模,正绞尽脑汁的想着,一眼瞟到王晓建看米果儿的眼神,顿时醋意大发,狠狠的剜了王晓建一眼,回头酸溜溜的问:“果儿,你什么时候有新男朋友的?”

  米果儿微微一笑,“在你爬上我前男友的床的时候。”

  凌菲菲顿时脸色一变,说不出话来了。

  王晓建赶紧圆场:“既然来了,那就里边坐,喝杯喜酒吧!”

  米果儿嘲讽的一掀唇角,“可惜我今天走的急,忘了包红包哇!疯子,你身上带了多少?”

  谷枫摸了摸裤兜儿,伸出两根手指头,比了个剪刀手,“二百。”

  米果儿从兜里拽出张“绿皮”来,拍到谷枫手上,“正好,我这里还有五十,凑合着送吧!”

  谷枫立刻把自己那两张老人头拿出来,和米果儿的绿皮一起,凑了个二百五,一股脑的塞到王晓建的手里,一脸喜气的喊:“兄弟,恭喜恭喜!新婚大吉啊!”

  这下子,就连王晓建也说不出话来了。

  米果儿再不看那二人一脸的菜色,拉了谷枫就走。走了几步,谷枫回头,冲着王晓建比了比中指,“王小贱,你他丫的比你的名字还贱!往后,领着你那只加菲猫,有多远滚多远,别脏了我家果儿的眼!”

  “你!你你……”

  凌菲菲气得嘴巴都歪了,伸手点着谷枫,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像是随时都要从那改良旗袍里边儿蹦出来。王晓建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儿去,但他毕竟比凌菲菲要理智得多,伸手揽过那水桶一般滚圆的腰身,好声好气的劝道:“回去吧,该给宾客们敬酒了,不要为了无关人等生气,犯不着!”

  凌菲菲一甩手,“哼!什么无关人等?我看你分明就是对她旧情难忘!”

  王晓建有些心虚的低头,看着手中的“二百五”,第一反应竟然是:这张五十的是果儿从她贴身的口袋里拿出来的。这丫头,半年不见,又长漂亮了。瞧瞧那纤细的腰肢,啧啧!

  米果儿挽着谷枫的手臂,昂着头,走的像个高傲的公主。直到二号厅被彻底的甩到身后,完全看不到了,她才丢开谷枫,吸吸鼻子。

  谷枫忍不住又翘兰花指,有些酸溜溜的安慰她:“哎哟,不就是个做狗仔的劈腿男吗?你至于不?就他那贱样儿,为了个金都的本地户口,就去巴结那只超大号的加菲猫,往后的日子,让他哭去吧!”

  米果儿又狠狠的吸了一下鼻子,“我不是难过,就是有些不甘心。你看到凌菲菲的大肚子了吧?那可是货真价实的,里边揣的可不是抱枕!当初那事儿一出,这才不过半年,人家都奉子成婚了。你说我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怎么就比不过一个几块钱的户口本儿?而且,他劈腿谁不好?偏偏劈腿凌菲菲?那可是跟我同租两年的人,我们曾经是无话不谈的闺蜜!”

  “啊呸!”谷枫毫不客气的唾了一口,“她也配做你闺蜜?我看那只加菲猫比王小贱还贱,他俩一起正好,绝配!叫什么来着?双贱合璧!”

  “噗——”

  米果儿望着谷枫娘娘腔的骂人,尤其是那捏着兰花指,眼风翻飞的模样,终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谷枫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那啥,跟我说说咱男神呗!”

  “男神?”

  “就是那个……帅到爆棚的,说说,你对他,什么感觉?”

  一谈到楚千亦,米果儿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组不良镜头,小脸顿时就涨红了。她赶紧转过脸去,顾左右而言其他:“都是我不好,出了那么大的乌龙。人家都说:宁拆十座桥,不毁一桩婚,幸好楚千亦是被逼婚的,不然,我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不过,眼下我倒是逃了,就是不知道他该怎么面对他那孙控的妈。”

  “哟呵,啧啧,这就担心起人家来了?我说,你这嘴唇是不是他啃肿的?”

  “胡说!明明是……”

  米果儿的声音,慢慢的小了下去,脸蛋涨得更红,像个秋后的柿子一样。

  “是谁?你别告诉我,是一不小心被蚊子亲的!果儿啊果儿,虽然我常常告诉你,要想走出失恋的阴影,最好的办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可是你好歹得照顾一下身边人的感受啊!我天天不分白天黑夜的陪着你,帮你度过失恋的那段最难熬的时光,可你倒好,直接把我给扔后脑勺了,跟楚千亦第一次见面就弄了个香肠嘴,你还真打算抢人家男人哪?”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