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山参芦头短细略微弯曲,而你这根人参,芦头短粗笔直,这是其一。”“山参表皮上有密密的螺旋纹,掌面细而深,呈黄褐色,你的人参主根表皮上掌面却粗而浅,呈白色,这是其二。“山参表皮上有细密的螺旋纹,横纹细而深,呈黄褐色,你的人参主根表皮上横纹却粗而浅,呈白色,这是其二。”。...

“山参芦头短细弯曲,而你这根人参,芦头短粗笔直,这是其一。”

“山参表皮上有细密的螺旋纹,横纹细而深,呈黄褐色,你的人参主根表皮上横纹却粗而浅,呈白色,这是其二。”

“山参的侧根少而细长,分枝角度大,你的人参侧根又多又短,分枝角度小,这是其三。”

“你这根人参,简直把山参和园参的区别占了个遍!”

“你用园参充当山参,以次充好,要是用在爷爷的药里,反而会加剧病情!”

徐晓指着沈豪阳,每说一句,语气就加重一分,到了最后,甚至掷地有声。

此语一出,全场皆惊。

“你放屁!入药的必须是两百年以上的山参,我怎么可能害爷爷!”沈豪阳眼神游移,倒像是真像心里有鬼。

徐晓作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你知道你送的园参不会入药,所以才以次充好来蒙骗爷爷奶奶,那十几万都进了你的口袋吧!”

沈豪阳神色不安,因为他的心思全被徐晓说中了。

“徐晓,你不懂就闭嘴,区区一个洗碗工装什么专业人士?”片刻后,他强装平静地反驳。

“对啊,徐晓是个什么货色咱们还不清楚吗,他就是在污蔑豪阳哥。”

“我估计这家伙黔驴技穷了,自己所谓的人参迟迟不来,就污蔑豪阳哥的山参是假货,真让人恶心!”

病房里其他人一开始还有所怀疑,现在顿时反应过来,立刻出声为沈豪阳说话。

沈如玉低头用手机搜索了一下,却惊讶地发现,徐晓口中分辨人参的技巧,居然和网上分毫不差。

“你们在说什么,这么热闹?”门外忽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走进来的是沈老太太蒋兰,虽然也七十多岁了,却还精神矍铄,自从沈老爷子一病不起后,沈氏集团的权力全都集中到了她的手里。

沈豪阳眼珠一转,抢先道,“奶奶!徐晓这家伙浑身都是病菌,还想进爷爷的病房,更可恶的是,他污蔑我送的人参不是山参,是廉价的园参!”

沈如玉被他气的脸都白了,这家伙竟然恶人先告状,说徐晓污蔑他!

她现在对徐晓有强烈的信心,因为她知道,沈豪阳的人参,必定是假的!

“豪阳,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蒋兰瞥了两眼人参,慢悠悠道。

沈如玉脸色一喜,还以为老太太明察秋毫,要向沈豪阳问罪了。

沈豪阳也顷刻出了一层冷汗。

哪知道蒋兰却立刻直视徐晓,“这是老头子的病房,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

说完她又厉声斥责道,“更何况,徐晓,你竟然罔顾老头子定下的不许内斗的规定,污蔑豪阳!”

说到最后,她直接背过身,一甩袖子,“这样的人,就该直接轰出去!”

徐晓愣了一下,这人参显然有问题,而且老太太早年跟沈卫国一起创业,靠的就是自己过硬的中药知识,她不可能看不出来。

“您再仔细看看……”他还想解释。

“我说它是山参,它就是山参!难道你想说我老眼昏花了,连真假都分辨不了吗!”老太太转过身来,声色俱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