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说话的的是沈豪阳,也是沈家长孙,深得沈家老太太宠爱。“如玉的工作餐落家里了,我给她送去。”徐晓平淡回应。“那你站外面,你这种常常呆在厨房和厕所的人,身上带的病菌太“如玉的工作餐落家里了,我给她送来。”徐晓平淡回应。。...

说话的是沈豪阳,也是沈家长孙,深得沈家老太太宠爱。

“如玉的工作餐落家里了,我给她送来。”徐晓平淡回应。

“那你站外面,你这种经常呆在厨房和厕所的人,身上带的病菌太多,万一让爷爷病情恶化我们可承担不起。”沈豪阳嗤笑一声,慢悠悠来到门口。

“我听说徐晓在家里什么家务活儿都干,手肯定很脏!”

“说不定来之前还刚通了厕所下水道呢,一手屎尿味儿!”

病房里其他沈家子弟,纷纷出言嘲讽,哈哈大笑。

“你们收敛一点!”沈如玉皱眉,但眼里对徐晓的失望更胜过对他们的愤怒。

如果自己的丈夫是个有作为的社会精英,哪里会有现在的窘迫画面?

三年来,徐晓在沈家的妙手医药公司业绩最低,每次都是敷衍了事,没有半点进取心。

但徐晓在家里又什么家务活都干,就连沈爸下身瘫痪,每次端屎端尿都是他来照料,沈如玉扪心自问,自己也做不到这一点。

所以她对徐晓的感情极为复杂,有厌恶有嫌弃,但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

“我只是来给如玉送东西的,不进去也无所谓。”徐晓本来就没打算进去。

他正要把东西递给沈如玉,却被旁边的沈豪阳一把抢过去,看都不看,直接往门外的走廊一扔。

精心烹饪的菜肴、米饭撒了一地。

“你那一手的病菌,这工作餐肯定也不干净,扔了算了。”沈豪阳一脸冷笑。

沈如玉叹息道,“徐晓,你赶紧打车回家吧。”

说完掏出几百元就要塞到徐晓手里。

“沈如玉,注意你的身份!你是沈家人,你怎么能把沈家的钱花在外人身上?”沈豪阳毫不客气地呵斥。

“你……!”沈如玉气的浑身发抖。

“如玉,别跟他们置气,我现在就走。”徐晓连忙道。

“等等!我让你走了吗?”沈豪阳突然出声叫住了他,“作为爷爷钦点的女婿,来医院探望,连礼物都不带?”

沈豪阳凑到他跟前来,又冷笑道,“你的孝心被狗吃了?爷爷当初让你做上门女婿,真是老眼昏花了!”

其他沈家子弟纷纷大声附和,“就是,探望爷爷,两手空空地就来了,真不要脸。”

“我为爷爷感到不值,就这废物,我呸!他也配攀上咱沈家的高枝?”

“你们不要太过分了!”沈如玉面若寒霜,“就算他怎么样,那也是我的家务事,轮不到你们来教训!”

徐晓惊讶地看了她一眼,三年来,这还是如玉第一次替他说话,他心中不由得一暖。

沈豪阳拿起自己的礼品盒子,得意洋洋,“你看看我给爷爷带来的礼物,野山参!虽然只是七十年份,只值十几万,但也是我这个做长孙的微不足道的心意。”

说完,他又故意嘲笑道,“徐晓,听说你每个月生活费只有几百块,这种野山参,你连一根须子都买不起吧!”

徐晓忽然仔细看了山参几眼。

“看什么看?”沈豪阳拦在人参面前,“把它看坏了怎么办?你赔得起吗?”

徐晓冷冷道,“你这根本就不是山参,而是廉价的园参!”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