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连姝回家中,颤抖着着将门闩上,闭着眼睛,修长的身影顺着门板坐倒下去。这是她第一次杀人。长这么大,第一次杀人。而她现在,是连只鸡都敢杀的。她不明白自己后来怎么会这是她第一次杀人。。...

连姝回到家中,颤抖着将门闩上,闭着眼睛,纤细的身影顺着门板跌坐下来。

这是她第一次杀人。

长这么大,第一次杀人。而她以前,是连只鸡都不敢杀的。

她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勇气,只是被一股仇恨支配着,高高举起了屠刀。

她很紧张。那一鼓作气的劲儿泄了之后,此刻全身都在发抖。

她不停的安慰自己:那人是罪有应得。而且那一带没有监控,夜又已深,没有人看得到自己。就算看到了,她蒙着面巾,也不会有人认出她来。在这样的贫民窟里,住的都是些命如草芥卑微如斯的底层人,没有人会为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醉汉尽心尽力的查案子。

警察向来都只为有钱有势的上层社会的人服务。

更何况,张贺化了名,他没有身份证,没有亲人,死了也没有人来收尸,所以,死了也就死了。

她稍稍松了口气,慢慢的平静下来。

隔壁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小姝,是你回来了吗?”

盲了眼的人,耳朵总是格外的灵敏。

她稳定情绪,扬声道:“是我,奶奶。您快睡吧。”

“哦。”简短的声音过后,恢复一片沉静。

连姝将凶器处理好,塞在枕头底下,她随便洗了洗漱,上床躺下。

16岁之前,她住在燕城,一直以为自己是连家的女儿。

16岁之后,偶然的一个机会,她得知了自己的身世。

原来,她是白家的女儿,父母在生意场上得罪过很多人,怕被仇家报复,她从生下来,就被抱到了白家一个姓连的远房亲戚家,托他们把她养大,想等她成年后再接回家。

父亲给她取名连姝,意在希望她能长成一个美丽安静的女子。

而母亲当年产女,很多人都是知道的。所以,他们又悄悄的从福利院领养了一个女孩,取名白荷,对外宣布那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父母每年只带着白荷去燕城看望她一次,每次都是以亲戚的身份,所以她并不知道,那其实就是她的生身父母。

5年前。她16岁生日刚过没多久,惨剧发生。

白家被仇家寻上门来,父母惨遭杀害,领养的姐姐白荷失去踪迹,生死不明。

而连家没了白氏夫妇的周济,日子也越发艰难。

三年前,她的养父母双双因病过世,留下了连老太太跟她相依为命。

她带着连老太太,从燕城搬回了云城,回到了这个她出生的地方。

这些年,她一直都在寻找姐姐白荷的下落。

白荷是代替她存在的,她出了事,她不能不管。

可惜一直杳无音讯。

直到不久前,白氏夫妇的一个心腹终于辗转查到了白荷的消息,说是当年白氏夫妇遇害后,一个叫张贺的小混混,冒充白氏夫妇的手下,带走了白荷。

那天在派出所门口,她接到了私家侦探的电话,才查到了张贺的下落。

可惜,连他也不知道姐姐在哪里。

五年了……

夜色深沉,漆黑得没有一丝亮光。

她就那么躺在床上,黑暗中,睁着一双眼睛,久久无法入睡。

第二天,杨小帅上门。

他来的时候,连姝正坐在门槛上嗑瓜子。

“哟,小梳子,这么悠闲哪。”杨小帅笑眯眯的走过来。

姝跟梳同音,他最开始是叫她姝姝的,后来发现,姝姝跟叔叔同音,实在不宜再叫,所以又改叫她小梳子了。

阳光很好,连姝惬意的眯起了眸子,懒得理他。

杨小帅笑嘻嘻的在她一旁的门槛上坐下来:“哎,听说了没有?昨晚西边胡同里死了人。”

连姝点点头:“嗯,听说了。”

杨小帅道:“你说谁会杀一个醉汉呢?这人又穷得要死。”

连姝懒懒的:“谁知道呢。警察来了吗?”

“来了,”杨小帅点点头,“不过很快就走了。”

连姝淡淡的。这些都在她的意料之中。贫民窟这种地方,天天都有人打架斗殴,喝醉了闹事,隔一段时间就要死个人,警察来也只是走走过场,哪里会上心。

今天的阳光真是好啊,晒在身上,暖洋洋的。

连姝抬起手,微微眯起眸子,金黄色的阳光从她的手指缝隙里洒落下来,照在她那张美丽无暇的脸上,连细小的绒毛都似乎带了圣洁的光芒。

杨小帅看着这样子的她,有些出神。

三年前,连姝搬过来,两人很快成了坑蒙拐骗的狐朋狗友。

尽管如此,他却总觉得这个女孩子不简单。

她似乎背负着什么秘密,却从不轻易跟人说。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很了解她,但有时候,又觉得她深不可测。

“想什么呢?”连姝拍了拍他的肩膀。

杨小帅回神,掩饰的笑笑:“没什么。”

连姝眯起眼:“帮姐姐打听个人呗。”

杨小帅没好气的拍掉她的爪子:“你跟谁姐姐呢?咱俩到底谁大?”

连姝笑嘻嘻:“这个不重要。咱俩谁跟谁呀?一起打过架,一起喝过酒,过命的交情了,你说是不是?”

杨小帅白她一眼,“打听谁?”

“聂少聪。”

张贺说,姐姐跟他有过一段情,那么,他是否知道姐姐的下落?

“谁?”

“聂家那位孙少爷,聂少聪。”

杨小帅狐疑:“你打听他干嘛?”

连姝笑,漫不经心的道:“他有钱啊。我想钓个金龟婿啊。”

“拉倒吧,”杨小帅鄙视她:“人家是什么人?住春来路的有钱人。你是什么人?住芳园里的穷人。人家能看上你?虽然你有几分姿色,但大户人家联姻看的是出身和门第,你就别做春秋大梦了。”

“干嘛?还不许我争取一把啊?”连姝振振有词:“万一我们俩会产生真爱呢?真爱可是能冲破一切束缚和老观念的。”

“还真爱呢,”杨小帅撇嘴,“这年头,还有这玩意儿吗?”

连姝怒:“你就说帮不帮吧?”

“不说拉倒。”杨小帅拍拍屁股起身,“走了。”

连姝坐在门槛上,笑眯眯的道:“记得帮我打听哈。”

杨小帅头也不回:“当是你进派出所的补偿,以后别天天念叨是我害的你。”

连姝笑了。

她慢慢的扬起头,看着天空碧蓝如洗,眼角有微微的湿润。

……

几天后。五味楼。

据说五味楼的大厨祖上是御厨出身,所以云城的显贵们都喜欢到五味楼吃饭。

杨小帅打探到的消息,聂家人喜欢到五味楼早茶。

但不能肯定聂少聪什么时候来,会不会来。

聂家是云城最显贵的家族,普通人轻易碰不到面,所以,她只能来这里守株待兔。

早茶时间,五味楼里生意火爆。

连姝坐在临窗的位置,百无聊奈的用手指在餐桌上画圈圈。

隔壁桌,几位打扮阔气的富家太太正聊得热火朝天。

其中一位白胖的妇人道:“哎,昨儿我可是听说了一件新鲜事……”

其他几位纷纷道:“梁太太,什么新鲜事儿?”

那位梁太太道:“你们知道我有个远房侄女在派出所做事吧?昨儿她跟她妈来我家打秋风,说了件可乐的事儿,可把我给笑坏了……”

众人的胃口被吊得足足的,不停的催促:“哎呀梁太太,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乐事儿啊?”

连姝撇了撇嘴,一听这梁太太说话就是个刻薄的人,亲戚来家,居然被她说成打秋风,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显示她的优越感,这种人,她顿时一点好感都无。她倒要听听,这梁太太嘴里能吐出什么可乐的事儿来。

然后,梁太太说了:“我那远房侄女说,前些天她们派出所抓了对卖一淫一嫖一娼的男女,都证据确凿了,你猜那女的在局子里怎么狡辩的?她居然说,她不是去卖一淫的,而是去给朋友送套子的。你们说,可乐不可乐?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女的去酒店给一个男的送安全套,哈哈哈哈……”

众人:“哈哈哈哈……”

连姝:“……”

她万没料到,这位梁太太聊的,竟是她的八卦。

很好,看来那天晚上的事,已经成为这些长舌妇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她呵呵他们一脸。

隔壁桌笑成一团,梁太太心满意足的起身:“我去趟洗手间。”

连姝冷冷一笑,也慢慢的放下杯子起身。

洗手间门口,她跟已经解决完了的梁太太擦肩而过。

“哎哟。”梁太太不小心被她撞了一下,顿时一个趔趄,不由轻呼出声。

“对不起,对不起。”连姝忙不迭的去扶她,口里不停的道歉。

梁太太站稳身子,没好气的道:“你这人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啊?”

连姝一脸真诚的陪着笑,一个劲的道歉。

“下回注意点。”梁太太没好气的白她一眼,扭动着肥硕的身子走了。

连姝微眯着眼看着她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冷了下来。

回到座位的梁太太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咦?我的钱包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