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铮亮不染一丝尘埃的皮鞋在雪地中已发出嚓嚓的声音,像一把刀,磨在季南初的心上。“想我救你肚子里的野种,也可以,说我昕昕在哪里。”“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季南初撕“想我救你肚子里的野种,可以,告诉我昕昕在哪里。”。...

铮亮不染一丝尘埃的皮鞋在雪地中发出嚓嚓的声音,像一把刀,磨在季南初的心上。

“想我救你肚子里的野种,可以,告诉我昕昕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季南初撕心裂肺的哭求,心里面只有无尽的悔恨。

身下涌出热流,开始失血的季南初觉得自己的身体比雪还冷,她查过孕妇的各种反应,她现在是出血早产,甚至可能难产……

“不见棺材不流泪?”傅时漠微微一笑,深黑的眼底如嗜人的黑洞,似有一丝异样,却瞬间消失不见。

对上傅时漠残酷的笑容,季南初的心凉透了,她从他的眼里,看到的只是冷漠绝情,几年的真心,他从未放在心上。

季南初认清,攥住傅时漠的手一松,朝着刚刚甩掉的手包伸去,如同垂死在陆地上的鱼,艰难的朝着扑腾着,力度越来越弱。

似乎看穿了季南初的想法,傅时漠一脚拦在季南初的手边:“想要打电话求救?”

“你、你想做什么?”

季南初颤着声音问,瞬间就崩溃了,压抑许久的委屈如缺堤般汹涌而至,泪水哗哗的眼里满是惊恐。

傅时漠却只是冷眼看着,弯身,将手包拿起来,拿着季南初的手机在她的面前晃了晃,在季南初触手可及的时候收了回来,朝着前面的山边扔了下去。

“不!不要,傅时漠,他是你的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季南初无助的伸手出去,然而却仍旧什么都阻止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手机掉落山中。

季南初脑袋瞬间空白,空洞的双眼看着傅时漠空荡荡的双手,她早该知道,傅时漠不爱她,不光如此,还恨不得她死在这里。

所以他亲手断绝了她一切的希望。

“季南初,你搞清楚一件事,我傅时漠只会要苏昕给我生下的孩子,至于你肚子的就算是我的,我,也,不,会,要!”

傅时漠绝情的嗤笑,落在季南初腹部眼神闪过森森的狠光,转身回到车上。

恐惧蔓延至季南初全身,她的脸色越加惨白,身下的血也越来越多,她朝着傅时漠哀求:“不,不要,我不和你结婚了,我不和你结婚了,傅时漠,求你送我去医院……”

季南初慌了,她也放弃了,她始终比不上傅时漠的残忍,始终不如他狠心。

傅时漠对她多狠心她都可以不在乎,但是却不能伤害她的孩子。

“晚了,我现在就去酒店,真是这么命中注定你能活着,那我就和你结婚。”傅时漠冷笑,毫不留情的开车离开。

“不——傅时漠你回来——你救救我的孩子——你不要这么残忍——”季南初撕心裂肺的哭求,心里面只有无尽的悔恨。

因为她的执念,害了自己的孩子!

雪越来越大,似乎有一种将她完全淹没的感觉,季南初拼命的喊着救命,然而这条路去向只有一个傅氏庄园,大雪天气,人烟罕至。

身体像冰一样冷,最后一声微弱的救命喊完,季南初觉得自己的意识已经模糊了,眼前飘过妈妈去世时的绝望,看到父亲逼她代替苏昕嫁给傅时漠,还出现了许久未见的苏昕,她一脸害怕跪在她的面前。

“南初,我不想死,你救救我好不好,我不想死,傅家有遗传罕见病,嫁给他们的女人,都活不过一年……”

“南初,傅家说我嫁给时漠,还一定要一年内生孩字。”

“南初,这样我会死的,我会被他们害死的,我不想这么年轻就死了。”

“南初,我知道你爱他,你来代替我嫁给他,这样就两全其美了……”

季南初的耳朵嗡嗡的,下一刻在她耳边响起了傅时漠温柔的呢喃,却又在瞬间就绝情的将她推向万丈深渊。

季南初觉得自己一定是死了,所以看到生前所有的过往,她还看到,苏昕冲着微笑:“南初,感谢你,以后我会带着你替我生下的孩子,和时漠一家三口幸福的在一起的。”

季南初张张嘴想拒绝,最后却化成一道绝望的笑。

是啊,傅时漠恨不得她死,她何必留在这里当碍眼的第三者。

成全他们,成全自己。

三年后。

季南初做了一个冗长而又绝望的梦,有拼尽全力无法挽回的母亲,逼迫她替嫁苏昕出嫁的爸爸,将她丢在雪地里任由她自生自灭的傅时漠。

“孩子……救我孩子……”

“季总,季总你怎么了?”

睡梦中的季南初被助手朱莉叫醒,猛地一睁眼,梦境消失,季南初睁开眼,看到的是傅氏集团的总监办公室。

“季总?”季南初泪流满面的样子让朱莉有些担心的开口。

在人前,季南初永远都是高冷女王,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脆弱的时候。

“我没什么事,做了个噩梦而已。”季南初飞速的抹掉脸上的湿气,恢复一贯的淡漠冷静,冲着朱莉弯了弯嘴角:“怎么这么晚还在上班呢?”

“季总,已经早上了,你一夜都在加班吗?”朱莉抿着唇说完,却又像是想到什么,转身掩饰一样将窗帘拉开,一速阳光洒进季南初的办公室,刺的季南初眯了眯眼睛,不由地抬手挡了挡。

这才让她知道,如今已经是早上了。

一夜过去了啊……

收回视线,季南初却看向欲言又止的朱莉:“怎么,有事?”

“季总,今天的热搜第一,是傅总。”朱莉沉默了一瞬,却还是开口了。

季南初揉着眼睛的指尖一顿,随即打开微博,热搜第一的标题吸引了她:新晋小花蓝心儿酒店幽会神秘金主——傅氏总裁傅时漠。

一身穿着合体衬衣,身姿如经过雕刻一样,每一寸都精美绝伦,眉目深邃,鼻梁立挺,衣服上的扣子随意打开了几颗,露出精壮的肌肤,让整个人看起来孤冷性感。

而修长的手臂,毫不避讳的搂着身边的女人,目光温柔,嘴角上扬,如热恋中的情侣一般。

这个女人,就是傅氏新捧的小花蓝心儿。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