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李老头你干什么!”“快出来,快出来!”一个七旬老人给自己行此大礼,王亚生可不敢接,赶快伸出手去拉。“李教授,我可也不是什么仙师,快出来!”李教授虽然胖,虽然却扛不李教授虽然胖,但是却扛不住王亚生的力气,被硬生生的拉了起来。可是以往那个端庄的教授此时却泪流满面,激动地喊着,“求仙师救命啊!恳求仙师救我李有德一家吧!”。...

道医奇相

推荐指数:10分

《道医奇相》在线阅读

“李老头你干什么!”

“快起来,快起来!”

一个七旬老人给自己行此大礼,王亚生可不敢接,赶紧伸手去拉。“李教授,我可不是什么仙师,快起来!”

李教授虽然胖,但是却扛不住王亚生的力气,被硬生生的拉了起来。可是以往那个端庄的教授此时却泪流满面,激动地喊着,“求仙师救命啊!恳求仙师救我李有德一家吧!”

栗老一脸懵逼,跟李有德半个世纪的交情了,可是从来没有见过李有德这么激动过,还叫着刚刚带来的小子仙师?

虽然在那个风水法器一条街的地方经营,可是栗老却是一个完全不信鬼神的人。

场面一时僵持,王亚生把李有德拉到旁边,好说歹说,这才慢慢平静下来,开始絮絮叨叨的说起一些陈年往事。

当年的李有德刚刚满二十四,在部队服役,一次执行任务途中遭遇敌人伏击,九死一生。恰好这时候一个叫王祁宏的人出现了,顷刻间电闪雷鸣,将那些敌国武装分子诛杀殆尽。

后来才知王祁宏只是恰好路过,见是国家军人便出手相救,同时告诉李有德他是一个命格崎岖之人,每逢本命年必有大难。而且这大难只能挺,不能躲,要是躲了那劫难叠加还会殃及后人。

王祁宏说完留给李有德三个锦囊,保他三次大劫不死。三次之后如果有缘,自有后人过来相助。

李有德对王祁宏的神仙手段将信将疑,毕竟一个根苗正红的军人恰好又是扫除一切牛鬼蛇神不久的年代。

但是之后每一次本命年,李有德果然遭受大难,凭着三个锦囊一一化解。

可到了七十二岁这一劫,李有德差点病死床头,如果不是当时找了各方关系请了一方外之人出手相救,李有德早就坟头草三尺高了。可是那方外之人也只是出手帮忙躲避,并没能切实的解开这个劫难,并言说,李有德早应该在二十四岁身死,活到现在已经是老天垂怜。

如果李有德想要不殃及后人,要么找到当年那位神仙人物,要么还是干脆自己抹脖子算了。

“我说李老头你自从年前那次大病之后怎么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感情还隐瞒着我这么多事!”听完李有德的陈述,栗老颇有感慨,不过对其中的这些神神道道还是报着一丝怀疑。

李有德却没有管栗老,而是满脸恳求的看着王亚生,“当年的话,总在我心头回响,今日终于遇到仙师说的后人,那您必定也是仙师了,还请仙师出手再救我一次,我,我李有德愿意给仙师立下长生牌,日夜供奉……”

说着李有德又要起身给王亚生磕头行礼,王亚生忙不得赶紧把李有德按在椅子上。

闹什么了这是,到现在王亚生还是满头雾水,李有德形容的老爷子,和自己印象中的老爷子感觉完全是两码事。

老爷子虽然有些神神道道的本事,但是和挥手间电闪雷鸣的仙人风范完全是天壤之别好吧。

不过看着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又是下跪又是恳求的,王亚生有点信了那么七八分。

但是一想起这本命年的劫难,王亚生也有点头疼,“李教授,我家老爷子也只是让我过来找您求个安置,您说的这劫难,我那三脚猫的水平也不知从何开始化解啊!”

李有德看着王亚生那不似作为的神情,脸色闪过多种神色,最后终终化为一声长叹,“哎,也罢,我李有德幸老天垂怜多活了这半个世纪,也是该知足了!”

说完,满脸死灰,那就好似认命了一般。

“这……”栗老看着这一切,张了张嘴,却完全不知说什么,只能有些无力的拍了拍李有德的肩膀。他完全能够体会到老友内心深处的绝望。

场面一时冷淡下来,王亚生有些手足无措,看着李有德那神情,心里是想帮也不知道从何下手。

不过这场面一冷,之前那股不对劲的感觉却越来越重,好似一股阴冷的气息从侧室的门缝里飘散出来。

心里打了个激灵,王亚生猛的抬手掐了几个手决,“玄黄无极,乾坤借法!”

左手拇指压着中指无名指在眉心一点,眼前一划,“灵目,开!”

李有德和栗老看着王亚生的动作,感觉有些玄奥,当王亚生手指划过眼睛,那原本黑色的眼珠子却蒙上一层蓝光。

而此刻王亚生眼前的景色却完全变了个样,空气中红的,白的雾气轻飘飘,晃荡荡。办公室旁边的侧室门缝却慢慢的飘出一丝丝黑色气体往李有德的方向飘来。

山术,灵目!

又称为望气之术,看见天地灵气,幻法真形。修炼到高深境界就可变作神通,上查三十三重天,下探无边幽冥地。

眼前的红色气体是都市红尘中很常见的红尘气息,白色的是天地灵气,而那黑色的却……

“居然是凶煞之气!”

王亚生忍不住低喝一声,煞气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轻者让人昏迷神智大病缠身,重则要人性命滋生妖邪!

“煞气?!”

听到王亚生的话,两人惊疑不定。

栗老道,“老头我常听说那些江湖术士说什么煞气,凶气,难道还真有其事?”

“凶气煞气确有其事,但一般地方相当少见,除非是那些古战场,古墓,大凶地等特殊区域才会出现!这煞气常人沾染一丝就足以导致气血虚弱,长久接触或者大量接触那可足以要人命!”

“李教授,你这门里面是藏着什么东西?”

李有德迟疑半晌,道,“我平生的一些收藏都放在侧室里,还有前年考古挖掘的一个存货!”

“可能,李教授,你这七十二岁的劫难就在你的收藏之中!”

李教授一惊,赶紧起身去办公桌抽屉里拿钥匙。

半刻,门开。

这是一个二十多个平方的小房间,两侧放着几个陈列柜,房间正中却是一个颇有些年代的青铜大鼎。三足死耳,呈方形,四面纹刻着一些人文事物,那缕缕煞气正是从这青铜大鼎中逸散出来。

准确说,是从大鼎一面的鬼面的口中,逸散出来。

“这是前年东汉古墓里发掘的铁纹鬼面鼎!”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