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玫瑰、汽球、拱门。浪漫的的气息猛烈撞击着江悠悠的心房。昨天是她的生日,陆淮辰发短信约她回来酒店,说有意外的惊喜给她。他们认识了五年,每年生日,陆淮辰都要给她意外的惊喜。昨天,会是浪漫的气息撞击着江悠悠的心房。。...

玫瑰、汽球、拱门。

浪漫的气息撞击着江悠悠的心房。

今天是她的生日,陆淮辰发短信约她过来酒店,说有惊喜给她。

他们认识四年,每一年生日,陆淮辰都会给她惊喜。

今天,会是什么呢?他会不会向她求婚?

江悠悠满怀期待,伸手准备敲门。

没想到房门是虚掩着的,里面突然传来高亢的声音:“嗯……啊,淮辰……”

江悠悠一颗心,猛的一颤。

里面的对话在继续:

“你跟江悠悠有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哦?”

“没有。”

“我不信,你技术这么好,肯定是在她身上练出来的。”

“宝贝,我发誓,我只有你一个女人,江悠悠那个修女怎么可能让我碰她?她根本不知道男欢女爱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小妖精,我要死在你身上……”

江悠悠感觉心头猛的被什么狠狠一扎,痛得她险些踉跄。修女?陆淮辰竟然把这样的词用在她身上。

认识四年,恋爱两年,她从来不知道陆淮辰竟然有这样的一面。

给她惊喜,这就是他给的惊喜?

她揪紧一颗心,推门而入。

地板上各种凌乱,BRA和男内交叠在一起,散发着暧昧又嘲讽的味道,沙发上是不堪的两道身影。

“啊——”女人看到江悠悠,夸张的大声尖叫起来,立即拉薄被将自己盖起来,眼神却又是那么的挑衅和得意。

江悠悠看清女人,脸色变得更白了。宁雨桐,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十三年前,王薇带着宁雨桐母女二人登堂入室,隔天清晨,她永远失去了妈妈,地上,只有散落的药瓶和药片……

她已经努力不去想从前的事情了,可是宁雨桐用这样的方式又一次狠狠撕裂她的伤口。

多么可笑,她曾以为她的爱情可以走到地老天荒,但转眼她的男友就跟自己的妹妹勾搭在一起!

她忍着心头血淋淋的伤口,努力让自己显得平静,甚至唇角还勾着嘲讽的笑容:“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啊?”

陆淮辰神情僵硬,极不自然的看向江悠悠:“你也看到了,你不愿意给我的东西,雨桐可以给我。她是宁家的千金小姐,她身份比你好,脾气比你好,还比你年轻漂亮。”

他看向茶几:“这支票你拿着,是给你的分手费,分手以后,我希望你不要死缠烂打。”

江悠悠唇角的笑意更大了,她死缠烂打?

当年,是他穷追猛打地追了她两年,她才勉强同意交往。如今,却说她死缠烂打?

宁雨桐见江悠悠不拿支票,她鄙夷的瞟了江悠悠一眼,嘲讽道:“姐姐是不是嫌钱少啊?五千块,不少了,据我所知,你在司氏集团上班,不过四千块一个月。噗,你不会是想要十万八万的分手费吧?真是要笑死我啦!”

江悠悠忍着心口的窒息与愤怒,微微笑着,哪怕心脏已经泣血。

她微颤抖着手,从包里抽出几张小面值的零钱,放在了支票上面。

语气平静的仿佛说着今天天气不错:“支票你们留着,做人流的时候或许用得上。陆淮辰,我们分手,这是我给你的分手费。你记着,是我江悠悠不要你的。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多喜欢你。”

心再痛,她仍然让自己的语气轻缓,仿佛真的没什么大不了,仿佛她真的不在乎,仿佛她真的没有爱过陆淮辰。

她只是不想在失去了爱情以后,还要失去尊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