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等我再度醒回来的时候,是在自家的床上。再后来我才据说,我被河水席卷一空了,幸亏两个路过此地的村民意外发现,冒险的将我从河里面给拽上去,回去后,就发了高烧,连续三四天都在说胡话后来我才听说,我被河水卷走了,幸好两个路过的村民发现,冒险将我从河里面给拽上来,回家之后,就发了高烧,连续四五天都在说胡话,嘴里面一直叫着傻子姐姐的名字。。...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在自家的床上。

后来我才听说,我被河水卷走了,幸好两个路过的村民发现,冒险将我从河里面给拽上来,回家之后,就发了高烧,连续四五天都在说胡话,嘴里面一直叫着傻子姐姐的名字。

醒过来之后,我还要去找傻子姐姐。

但是,被爹和后妈给拦住了。

“找啥找,没了正好,反正是个拖油瓶。”后妈冷冰冰的说着,不如说,还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后来我才知道,傻子姐姐也不是后妈亲生的。

是后妈原本丈夫的女儿,在那个男人死了之后,就成了傻子姐姐唯一的监护人,所以对傻子姐姐一直都很不待见,现在傻子姐姐没了,后妈高兴还来不及。

“那么大雨,被卷走就活不了,不用去找了。”爹也对我这么说。

但是,我不相信傻子姐姐就这么死了,我相信,傻子姐姐,一定能活着,我都活着,傻子姐姐也一样,不会死的。

我听人说,那条河的尽头,是城里,我要去城里,我要去找傻子姐姐。

因为这个目标,我放弃了所有的一切,不再注视着刘小颖,不在乎别人的冷嘲热讽,拼命的学习。

终于,中招考试的那年,我拿到了全市第一名的好成绩,我终于可以到市里面去上学了,终于有机会去找傻子姐姐了。

但是,很快一个噩耗砸了过来。

爹,后妈,不许我去上学,家里没钱,供不起。

我说,我有奖学金,我拿到了全市第一名,学校给了一千块钱,在那个年代,在农村,那是一笔巨款。

“家里的房子漏了,那钱要拿来修房子。”后妈说道。

我不甘心,我好不容易有机会进城去找姐姐,我不想浪费这机会。

我要去打工,我要凑齐足够我上学的学费。

不过,还不等我计划好出门的时候,一个膀大腰圆,光秃秃脑袋的男人,出现在了我们家门口。

往桌子上丢了一万块钱,把我给带走了……我知道,自己被卖掉了。

那个年代,人也就值这个价了。

男人名字叫做张彪,长得很壮实,很胖,比村里面那个小霸王黄彪还要胖。

而且,眼神看起来很凶,脸上还有一条长长的疤痕,从左边脸斜斜滑到右边眼角的位置,说话的时候,就像是一条蜈蚣,在脸上蠕动着。

站在这男人旁边,我就止不住的害怕,感觉这是个很凶暴的人,我不知道他把我给买走究竟是想要干啥。

我想跑,但是就算是跑了,我又能干啥啊?

张彪带着我去了他家。

那是我第一次进城,城里面的高楼,看的我眼花缭乱,路上都是轿车,街道上一个个穿的干净得体靓丽的身影,让我很羡慕,一些人看着我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都在偷偷的笑,大约是在笑话,这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土包子吧?

我在心里面暗暗发誓,总有一日,我也要像这些人一样,穿上这么好看的衣服,也能像这些人一样,开上车子。

张彪的家,在一个小区的三楼。

家很宽敞,墙壁刷的白白的,很干净,地板上也看不到什么灰尘,我的衣服很脏很破,有些不敢进门,怕一个不小心把这房间给弄脏了。

张彪只是看了我一眼,跟我说进来吧,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虽然张彪可能已经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温柔一点儿了,但是还是好吓人。

我有些哆哆嗦嗦的进了房间,就在这时候,一个很漂亮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长得好漂亮,跟傻子姐姐一样好看,将近一米七的身材,比这个时候的我还要高一点,瓜子脸,柳叶眉,杏仁眼,细腰腿长。

而且,皮肤也不像是农村那些经常需要帮着家里面做家务的女生那样粗糙,细腻白皙。跟我偷偷在黄彪家电视里看到的女明星一样好看。

身上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套裙,一双腿上,包裹着黑色的丝袜还有高跟鞋。

真的好好看。

在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我都有些局促。

张彪告诉我,这个女人叫张夕瑶,二十四岁,叫我们认识一下。

我知道自己身上脏,手在衣服上使劲儿的擦了一下,然后学着电视里面看到的样子,准备伸过去握手。

结果,张夕瑶只是冷冰冰的看了我一眼,眼神当中明显有些厌恶,转身推开一扇门,钻了进去,留下我一个,在那儿满脸尴尬。

我知道了,张夕瑶并不待见我。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端着一个碗,蹲在旁边,虽然餐桌上,传来香喷喷的味道,但是我不敢凑过去,在家里面一直都是这样,后妈从来不让我坐在桌边吃饭。

“蹲在那边干啥,过来一起吃。”张彪叫我过来。

往我碗里面夹了两块肥肉,说多吃点儿,看看你瘦成什么样了,吃完饭之后,张彪叫我洗碗,然后让我先睡在沙发上。

沙发,也很软,比起家里面那种硬邦邦的木板床,要舒服的多了。

我本来以为,张彪买下我,是想要当养子的,可是后来看起来,好像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儿。

过了几天,家里面来了好多人,都是张彪这边的亲戚。张灯结彩的,门上贴着大红的喜字儿,张彪也是满脸笑呵呵的。

我身上原本脏兮兮的衣服,也换成了一套西装,我从来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

其中有一些年龄比我稍微大一点的,张彪让我叫他们堂哥,表哥。

有几个堂哥表哥,勾着我的肩膀,说我上辈子肯定是烧高香了,这辈子才会有张夕瑶这么漂亮的美女当老婆,甚至一个个贼兮兮的问我,有没有跟张夕瑶上过床,感觉怎么样?

几个人的问题,闹得我面红耳赤,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同时,心里面也感觉很古怪,张彪买下我,不是要我做干儿子的吗,究竟是想要干啥?

后来我才知道,张彪买下我,是要我嫁给张夕瑶,做张家的上门女婿,结婚要二十二岁,我的年龄还不够,就让我们先办个婚礼,年龄够了再领证。

那个年代,观念都比较老旧,有点儿封建,讲究香火传承。

家里面没儿子只有女儿,就会招个上门女婿。

而且,张彪是个杀猪头,卖猪肉的,虽然很有钱,但是据说张彪很迷信,不知道从哪儿听说,自己杀生太多,会早死,报应甚至会落到自己女儿头上,破解的法子,就是让家里面多一些阳气。而且,要属龙的,年龄不能比张夕瑶大,总之,很复杂。

很迷信的张彪,就捉摸着招个上门女婿进来。结婚证办不办的以后再说,先举行婚礼。

张夕瑶原本的闺房,变成了新房。

结婚那晚,张夕瑶穿着一身红色的旗袍,静静的坐在床边,绸缎一样的秀发,高高盘起,露出了一截白皙的脖子,旗袍完美的贴合着身子,将张夕瑶那动人的曲线,完全的勾勒出来。

旗袍开叉的地方,还若隐若现的能看到一双修长匀称的美腿,美丽的让人窒息。

我当时,就看痴了。

我不懂的,但是那些堂哥,表哥之类的亲戚,之前偷偷跟我灌输了很多洞房的知识,所以我朦朦胧胧当中,也知道洞房里面应该干啥。

就是,脱掉张夕瑶的衣服,然后亲她,大约就是这样子吧。

我呆呆的,一步步,冲着张夕瑶走过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