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七点刚到,壹号公馆内便犹如机器厂房一般就运作,每个人明确的分工明确的,但都矛头一个目标,为了一个人而服务。虽然昨天有点儿非常特殊,他们昨天凌晨3点接通知,他们还需尤其准备好一但是今天有点特殊,他们今天凌晨接到通知,他们还需要特别准备一份适合东方女人口味的食物。。...

六点刚到,壹号公馆内便如同机器厂房一般开始运作,每个人分工明确,但都指向一个目标,为了一个人而服务。

但是今天有点特殊,他们今天凌晨接到通知,他们还需要特别准备一份适合东方女人口味的食物。

卧房内格调简约却十分奢华的kingsize大床上,年轻稚嫩的女孩儿正酣然沉睡,娇嫩白皙的酮体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

一个身量高俊挺拔的男人站在床前,如豹般犀利的眼神正细细打量着床上的女孩。

男人走到床头,修长的手指拨打内线,“叫张妈送件女人的衣服上来。”

不一会,门被敲响,一个年近五十的女人走了进来,弓着身子叫了声先生。

“给她穿衣服。”

“是,先生。”

尽管张妈的动作已经尽力放轻,床上的女孩还是皱着眉悠悠转醒。

一双迷惘疑惑的鹿眼眨了又眨,“这是哪儿啊?”

傅祁大手一挥,房间就只剩下他两个人。

韩欣欣这才注意到房间内原来还有个男人,那是一个极其高大俊逸的男人,五官俊朗出尘,轮廓深邃好看的不像亚洲人,一双深邃沉静的眼睛微微眯起,通身都散发着一股子干净优雅的气质,仿若上世纪末的英伦贵族,叫人望而生敬。

看着倒是有几分眼熟。

见他没有回答,韩欣欣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看着他,“你是谁呀?是你救了我吗?”

“傅祁。”

男人的声音低沉好听,透着一股酥入骨髓的磁性。

“你好,我叫韩欣欣,谢谢你救了我。”

女孩说话时嘴角勾勒出甜甜的一弧笑,像是引诱他采拮一般。

“不必谢,我并没有说不拿报酬。”

“什么?”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韩欣欣震惊不已,一张莹润嫣红的小嘴张张合合,男人的眼神蓦然变深,透着危险的光芒。

这眼神,看的韩欣欣心底发颤。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傅祁压低身子朝她凑了过来,一双修长有力的大手掐住韩欣欣的下颌,说话间吐露着清朗宜人的气息。

“意思就是--既然知道是我救了你,那就养好身体,报答我。”

五雷轰顶。

韩欣欣白着脸,她这是被什么人给救了啊。

难道老天爷真的这么不愿意放过她,刚把她从生死攸关拉回来,又要让她陷入失身的境地之中吗?

这么想着,她干咳两声,尴尬的笑了起来,“别,别这样,这样不好吧……”

傅祁嗤笑一声,脸色冷漠,松开了钳制她的手,转过身朝房门走去。

“下楼吃饭。”

三分钟后,韩欣欣坐在欧式宫廷风豪华长餐桌前,望着眼前各式各样的中式早餐,嘴惊讶的圆成了“O”形。

有钱人的世界果然是不能随意仰望的。

弄这么多,吃的完吗?

张妈弓着身子在给她一一介绍菜系,从粤式早茶到台式早点,再从北方面食到南方小粥……

韩欣欣听的两眼昏花,肚子饿的咕咕直叫,扭头一看,傅祁穿着一身赭蓝色的家居服,清净自在的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